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治疗伴侣

治疗伴侣

治疗伴侣

加入月光会不久,静香接到了鹭沼美子的电话。

  「现在我的手头上,已经有几个申请案,有空的话请你过来一趟。」这次又是在午休的时间,走访鹭沼诊所。

  在诊疗室等候的女医生,正在看着电脑营幕。

  「这里有好几个男性会员,年龄在十多岁至五十多岁之间,他们都希望成为你的治疗伴侣。」静香闻言不禁大惑吃惊。

  「什麽‥‥十多岁? 」

  姜子微笑的点了点头。

  「不必吃惊,其实这个年龄层的男人,性慾最强,而且烦恼也最多,我们现在所提到的这个男孩,今年十九岁,某某大学的挫学生,曾经因为感情受到打理,而引起一时性的阳痿,後来是在他母亲的关心之下,来院接受治疗,终告痊癒,可是目前却因性慾过强,无法安心念书,因此在他母亲的恳求下,特别注他成为本会的会员。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在他母亲的了解之下进行的。」静香还是难以置信。

  「可是十多岁的男子和我‥‥这个岂不是‥‥」「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可以再换一个,反正後面後补的人还不少,只是我个人免得一开始最好找个年轻人试试,用你优越的地方,来诱导他。」「可是这个男孩会不会不喜欢我这种『欧巴桑』啊? 」姜子苦笑的摇了摇头。

  「不会有这种事的,这次是男孩自己希望成为你的治疗伙伴,因为他比较喜欢与母亲年龄相近的女人‥‥」「真的是这样吗? 」原来除了袭击她的强奸魔之外,也有这种喜欢成熟妇人年轻人。

  「如果这样的话,我也没有关系‥‥」

  年轻一点的话,或许可以不只一次吧!现在的静香只有两次、三次以上才能满足她火热的慾念。最近由於阴道发炎,医生嘱咐要尽量不要自慰,所以这几天一直是让她苦闷难过。

  「好吧!在决定两人相会的日子之前,我们先来检查你的阴道的复原情形。」静香於是脱了底裤,爬上了诊疗台,女医生将内诊镜插进已经微渗爱液的阴道。

  「已经没有关系了,那我们就订在明天的礼拜六如何?俗语说打铁趁热,而且对方也没有意见,所以就由我来帮你们决定,如果同意的话,那就使用第二诊疗室吧‥‥‥反正那个房间专供谘询之用,而且床铺、浴室一应俱全,也比不较不会引人侧目,除此之外,因为近咫尺,所以万一出了什麽状况,也能即时伸手援手‥‥‥。」静香心中不禁怀疑第二诊疗室的设置,是否就是为了这种幽会的功用,因为谁也不会看出医院里进出的男女,会有性接触的可能。

  结果第二天的下午雨点,静香便真的与那年轻人会面,两人有了进一步的性接触。

  就两点之前,静香走进挂着﹁休诊﹂牌子的诊所恃,对方已经先行进入诊疗室了。

  「他说他先去洗澡‥‥」

  她说的是春男,当然与静香的美穗子,一样,都是假名。

  「可是我要怎麽做才好?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美子开始不断的鼓励迷惑不已的静香。

  「没什麽好可耻的啊:对方与你都是同病相怜的人,所以你尽管捐弃己见,采取率直的行动。虽然春男已经不是处男,可是对女人的经验还是不足,所以你要来带动他。对了现在刚好是你的安全期,所以不用使用保险套,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直接接受他,因为男性的精液,对女性的身体相当的滋补。」静香就在女医生的引导下,走进了第二诊疗室。

  这位名叫春男的年轻人,正穿着浴袍闲极无聊的坐在床上,虽然在静香的脑海里,这位曾经患过神经衰弱的年轻人,应该是一个更具神经质的孩子,可是事实上,对方却脸圆而且有肉,眼神稳定。看着静香的进入而露出了高兴觑腕的微笑。

  「春男久等了,这位是美穗子,今天就由你们两人来共度快乐的时光‥‥」「你好,我是春男,请多多指教。」年轻人在女医生介绍完之後,立即站起身打招呼。

  「我是美穗子已经是个欧巴桑了,请多多指教。」「你怎麽会是欧巴桑,你比我想像的还要美啊! 」「唉啊!你真会讲话。」「我先离开了,有事再按铃通知我。」

  女医生才一离开,美穗子就被年轻人亲蜜的拥抱住,感觉上,就像是亚纪子的儿子所给她的印象。

  「我也去洗个澡吧! 」

  数分之後,当美穗子全裸的围着浴巾出来时,春男已经全裸的仰躺在病床上。病床上只有舖着白色的床单,没有盖被,不过因为室内有空调设备,所以也不免得冷。

  牠的阳具已经勃起呈垂直状,向上直指着天花板。虽然稍细,可是发育得相当良好,包皮已经割过,龟头红而微带红色。

  「啊!已经自己在享乐了啊! 」

  尿道口渗出了透明的液体,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

  「我‥‥我很急‥不能再等了‥‥」

  「我也是‥‥」

  就在静香拿到毛巾,将自已裸程在这位十九岁年轻人的面前时,年轻人很认真的说。

  「对不起,能不能拜托你‥‥」

  「什麽事? 」

  「你能不能穿上底裤和衬裙,这样‥‥这样会比全裸来得刺激啊‥‥ 」「是吗?好吧! 」静香的心中,虽然不停的嘀咕着,可是她还是把先前脱掉底裤、衬裙,再-坎的穿上,底裤是白色的棉质。可是却中间参杂着若隐若现的刺绣,是一件还算漂亮底裤。而衬裙却是一件胸口、下摆缀有蕾丝的普通款式。

  「啊‥‥真漂亮‥‥」

  春男的眼睛,吹出了耀眼的光芒。

  「是吗?没想到你看到穿着衬裙的女人,就会这麽兴奋啊! 」「要不要亲吻? 」静香以领导者的地位发言,丰满的肉体轻轻的覆在春男的身上,送上了自己的香唇,而春男的手则抱着她的腰背,隔着光淜的衬裙,缓缓的爱抚那内感的身躯。

  「嗯‥‥妈妈‥‥」

  春男紧紧的接住静香,年轻的慾望器官侵入了她的体内,就在年轻人炙热挺的抽插中,静香全身燥热、血液沸腾,只记得激烈的慾望,完全我去了自我就在回过神来时,春男已经不在身边,只有身着白衣的鹭沼医生望着自己自己身上的衬裙已经浑然湿透,两边的肩带被拉下,乳房完全裸露在外,而下也被拉到腰部,臀部与耻部也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外。

  女医生笑的制止了这位急欲起身的未亡人。

  「再躺一下吧!你在连续的高潮下,昏绝过去了。」「啊!真的吗? 」静香终於记起来是第三次结合中。她四肢趴爬着让春男从背後进攻。

  「从背势给了你的G点,相当大的刺激,所以才会兴奋的昏绝过去,春男到你一直没有知觉,也顾不得自己还没射精,轨通知我了。」从浴室出来的春男,已经穿上底裤了。

  「美穗子你没事吧? 」

  「没事,只是你让她太兴奋了,所以才会这样。」在医生的说明之下,春男才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你可让我大吃一惊,‥‥不过美穗子你真的好紧啊上紧的使我的阳具最後既拔不出来,也插不进去。」静香不禁涨红了脸。

  「谢谢你,希望有机会再与你相聚。」

  年轻人说完,身影消失在门口,当静香终於坐起身时,一股白浊的液体,从阴道盈溢而出,这就是混杂着爱液的年轻人的精液。

  看到静香身下的床单,全然濡湿的女医生,开口问道:

  「果然是G点的射精,他射精几次? 」

  「三次,最初是正常体位,一进去就射了,可是他保持同样的姿势不动,不久又在我的里面硬了‥‥第二次,我想他也达到高潮,只是射精时,一直叫着妈妈,还是让我大吃一惊。」「是吗?他第一次射精,就是在看到自己母亲,只穿着一件衬裙正在熟睡的样子,一时春倩大动的射了精。因此他使常常以母亲的底裤来自慰,可是日子一久,在罪恶感以及强烈性慾的左右为难之下,爱成了心因性的阳痒,後来虽然经过其他皆生的治疗A以及心理辅导,使他重新恢复了生机,可是如此一来,他强烈的性慾无法排解,而且他中心的理想的女性是自己的母亲,因此在性交浑然忘我时,便会产生与母亲性交的错觉。所以一旦对方不是与母亲年龄相近的母亲,便无法舒解他的慾望。」「原来是这样‥‥」静香终於明白年轻人为什麽会找自己这个三十多岁的妇人,同时也明白了他为什麽会要自己穿上衬裙。

  「在这之後,虽然也能与同年龄的女性性交,可是大多数的女性,都不愿变成别人的替代品,所以他的对象当然是母性爱强烈的女性最好。」当静香重新洗好澡,芽好衣服回到诊疗时,鹭沼女医生正在打着电脑。

  「我现在准备帮你安排下一个约会‥‥这一次你喜那一种型的治疗伴侣呢?

  「这个‥‥」

  静香踌躇了一下,还是大胆的说了出来,这个问题是她刚刚在冲澡时,就不断思考的问题,最後她终於发觉自己的所要的,并不是这种年轻没有经验,只能好几次射精的阳具。

  「如果有的话,我希望能换个有经验的人,来领导我‥‥」女臀生微微一笑看着未亡人。

  「好想被领导? 」

  「嗯‥就是‥‥这怎麽说才好呢?应该皿说有点强迫‥,就是按照对方的好恶来做‥‥」「原来如此,你想要的型:就是有点凌辱,有点粗暴的对象是吗? 」静香红着脸低下了头。

  「我是想那种凌辱‥‥我过世的先生从来不是那种人,所以我想找个这种人做治疗伴侣,也算是一种历炼。」女医生的微笑,近似观音般慈祥。

  「没关系,有话你尽可老实说,有被虐待的倾向,并非可耻,因为女性经常是接受阳具的一方,所以当然是被凌虐的一方,一般来说,所有的哺乳动物都是如,此因为性交的目的,就是为了生育下一代,所以为了强壮的下一代,一定要选个强壮的雄性,因此雌性常常高兴的扮演着被侵犯的角色。唉啊!这种说法如果让倡导男女平等的人听到,铁定吃不完兜着走。」一边打着电脑,一边继绩说了下去。

  「看到这麽有性生活烦恼的患者,不禁让我对现今的婚姻制度有了怀疑,因为能够拥有相同的性趣,而过着幸福美满的例子,实是少之又少,虽然男性可以在外头,另外处理牠的慾望,可是女性却不方便在外头处理她的慾望,大多数只好终其一生,过着自己的嫌恶的性生活最近有很多离婚的案例,便戾因为这种性生活不协调而造成。」诚如女医生所说的,亡夫治彦虽然颇有精力,可是却不是那种热情而且对性勤下功夫的典型,从来不曾努力去满足妻子,永远都只是一种标准的姿势,既不会要求妻子帮他吹萧,也不会自己来个前戏,倒是刚才的春男,在狂热时,不停的只着自己乳房与耻部‥‥「啊::这是什麽?刚刚才传送过来的讯息吗? 」就在鹭沼女医生的谈话中,电脑画面出现了以下的文句:

  一看到这边的内容,原来对方是与鹭沼医生旧识。

  「这个人也是医生,月光会开始创立时,就已经加入了,他是大学医院消化器内科的住院臀师,由於自己身为本会的医生会员,所以常常为了自己的患者或者熟人介绍,或者为了满足自己的兴趣,而招募治疗伙伴。」「是吗?什麽兴趣? 」静香一问,女医生也毫不讳言的回答。

  「他的兴趣就是肛门性交,特别是成熟妇女的肛门。」「什麽? 」看到静香的吃惊,女医生不禁轻轻的笑了起来。

  「原来静香太太你没有肛交经验啊? 」

  「当然没有,万一那边受伤了,不是会变成痔吗? 」看到静香惊恐的样子,医生笑笑的双肩直抖「其实很多医生都认为那里不是性器官,用那里来享受性交乐趣的人,是耶门左道,可是我却不这样认为,因为肛门事实上,是仅次於阴道的重要性感带,有许多的人,不论是男性或者女性,都能从肛交来得到快感,所以说肛门,其实可以视为第二性器。」「第二性器?」静香不禁膛大了双眼,这位豪爽的女臀生,虽然谈及性事时,相当的直率,可是静香却想不到她会与松永亚纪子一样,有着这麽开放的想法,其实亚纪子也是一个肛交的实践者,以前就常常劝她试试看。就在自己成为未亡人之後,虽然非常小心那种过激动的言论,可是内心却不停的期盼着,能有机会再来一次先前那种同性恋的享乐。

  「可是‥‥我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肛门能够接受男人的阳具。」「确实有人无法做到,可是只要花点时间,大多数人的肛门都会扩张,并且因此而得到快感,根据我的观察,静香太太的肛门既无变形也无痔疮,是一个非常健康的肛门。而且刚刚在电脑在布告栏里署名的人,是一个惯於肛门扩张法的医生,所以绝不会用不卫生或粗暴的方式来弄伤它。而且他的兴性格有点近虐待狂,喜欢强迫伴侣依言行事,不过,他并不是那种喜欢别人凄惨痛苦的人,而是看到别人越害羞,他越兴奋的类型,所以我想他应该与你所希望的治疗伙伴,条件相吻。试试看不会有什麽损失的? 」结果,鹭沼医生的说法,就像催眠术一般的说服了静香,静香终於答应秋介医生来当她的治疗伙伴数日後,秋介医生指定治疗游戏场所在崭新都心的城市旅馆举行,时间是星期日的下午。

  於是静香便在几天前前往亚纪子的家,一来拜托她照顾女儿由加利,二来向她再借一次香奈儿的礼服。

  结果亚纪子不但爽快答应,而且又再借她成套的首饰与皮件静香上了一趟难得一去的美容院,整理好头发,然後换上高贵的礼服,一副贵夫人的模样,连女儿由加利都大感惊讶「妈妈,好美啊!真像王妃啊! 」静香闻言不禁同时苦笑,星期假日把女儿丢在别人家里,自己去和一个未曾谋面的男子私会,好像有点本末倒置,人不应该了。

  在指定的时间下午雨点之前,静香来到了城市旅馆一楼的茶室。胸口一直不安的跳动着。

  (秋介医生究竟会是什麽样的人?)

  二点一到,女服务生便来到她的身边。

  「对不起,请问是不是月光会的美穗子小姐? 」静香按捺住自己的惊讶,微微点了点头。

  「柜台有您的电话。」

  (难道是今天的约会要取消吗?)

  静香颤抖的接过电话。

  「喂!你是美穗子小姐吗? 」

  中年男子严肃的声音,大概是医生使唤人惯了,所以听起来相当的有威严,静香开始紧张了。

  「是的,我就是美穗子。」

  「我是你今天的治疗伙伴秋介,我已经进了房间,请你上来吧!就在二十一一楼的二二0二室。」对方一下子便挂掉了电话,静香不禁当场呆在那里,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会面法。

  静香心跳加速,双腿抖颤的来到二二0二至前,心惊肉跳的按下门铃。

  「门是开的,自已进来。」

  「对不起‥‥」

  静香颤抖的打开房间,只见房间相当的宽敞,中间有张双人床,窗户的窗帘已经拉上,只留墙边立灯,枕边的床头灯,以及门口虚的天花板灯而已,这种适当的昏暗,让她不禁想起鹭沼诊所的治疗室。

  而那位名叫秋介的男子,就端坐在墙边立灯旁的沙发椅上。

  这是一位瘦高型的四十五、六岁中年男子,上额微秃,轮廓很深,鼻梁很高,有点外国人的味道,而且眼光犀利,下颚尖削,充满了强烈的意志力,如果换上白衣的确看起来会是一位有能力、有智慧的医生,只是外表冷酷的印象,恐怕不会为患者所喜爱。

  这位穿着西装结着领带的中年绅士,一动也不动的紧盯着站立在门边的静香,从头仔细的端详到脚。

  「你好,我是美穗子。」

  「嗯!比我想像中的还美,而且更年轻‥‥过来这里。」伸手比了比自己斜前方的椅子,静香遵照他的指示,正襟危坐的生了下来。「怎麽这样害怕啊:所谓的治疗伙伴,就是为了要让好满足,所以才存在的,不会危害你,你不用害怕,只是今天,你一定要服从我的命令,因为这是你希望不是吗? 」「是的‥‥」静香屏住气息,小声的回答。

  「其实我的本性就是喜欢命令人家,如果日本不是个和平国家的话,我-定会是个军人。既然成不了军人只好做个医生,毕竟现在只有医生一行,才能不用对人低声下气,只是找不到一个既听话又喜欢的女性,实在是我的不幸,所以老婆才会逃得远远的‥‥哈‥‥」看来是一个相当爱讲话的人,只是不知是否也喜欢听人讲话?静杳顺从的听着他说话,并且不时的点了点头。

  (既然已是人家的俎上肉,只好任其处置了。)「在游戏之前,我们先放松一下自己,要不要来点酒?﹂「这个是名牌的香槟酒,当我和自己喜欢的对手进行治疗游戏时,一定要喝它。」静香拿起玻璃杯,轻轻的辍了一口香槟之後,只觉一股淡淡的甘甜以及酸味,直窜脑门,真是美味的令人难似置信。

  「真好喝‥‥」

  听到静香的感叹,秋介满足的笑了笑,站出了两边的犬齿。

  「我和鹭沼医生是以前的旧识,曾经互相介绍彼此的治疗伙伴,也互相帮忙解决过一些疑难杂症,你是不是从她那儿知道我的事情,就是我的兴趣‥‥静香红着脸垂下头来。

  「嗯‥就是那‥‥那个肛交‥‥」

  「没错,你好像还没有经验啊? 」

  「嗯! 」

  「有没有接受过PV训练? 」

  「有!大概训练了两个月。」

  「那性感带应该已经充分的开发了吧!其买阴道与肛门,有着连动的关系,所以肛门也很容易有感觉,今天就让我开发你後面的性感吧: 」说到这里,他的口气突然一改。

  「那麽在进入治疗游戏之前,你要记住从现在起,我是主人,你是奴隶,你必须对我完全的服从,不许反抗,如果反抗的话,你必须觉悟会遭到稍许的疼痛的遭遇,好吧!你现在就在我的面前跪好。」静香的胸口突然猛烈的跳动了起来,虽然自己早有觉悟,可是像这样一下切入主题,不免还是让她有点胆怯,但是尽管如此,她仍然未曾对游戏的规则到踌躇,马上从沙发上站起身来脱掉高跟鞋,然後来到这位态度傲慢的男子面一双膝一跪,两手往地毯上一放,四肢投地的跪好。

  「很好,现在请照着我的话念,美穗子是秋介的奴隶,我的身体住你处置(什麽?要念这个?)对静香来说,这种支配与服从的游戏才别开始,虽然对这种相当屈辱的言与强迫,有些许的抵抗,事甘却是同时感到逐渐激荡的兴奋,於是静香服从了令。

  「很好,美穗子是秋介的奴隶,我的身体任你处置。」「很好。」秋介满意的点了点头。

  「按着脱掉身上这件高贵的套装,对了,连底裤也一起脱掉。」就在静香准备脱掉身上仅剩的底裤时,赫然发现底裤的裤底有着一小块濡湿的痕迹,不禁大吃一惊,自己也不清楚为什麽最近阴道会无故的渗出爱液。

  「就这穿着高跟鞋过来。」

  秋介比了比自己面前的地毯。

  「好。」

  「嗯‥‥不错的肌肤,胸部如果再大点就更好,不过身材大致还可以。」秋介用那好似挑选家畜的眼光,紧紧的盯着在羞辱下强颜欢笑的未亡人。

  「把手从你的身上拿开,放到身後,然後伸直背脊,腰部向前挺,眼睛向前看。」简直就像一个军事教官的吆喝着,静香怯怯的按照牠的指令,两手放在身後,两腿并拢,腰部向前挺,於是下腹的秘毛,便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男的面前。当静香的双腿叉开约三十度时,黑色纤毛深处的内缝清楚可见,竟溢而出的淡白液体已濡湿了大腿的内侧,一股女性特有微带酸味的异味,直冲男子的脑门「啊啊!已经这麽湿了啊!果然真知鹭沼女医所言的,你是一个性被虐待狂,哈哈‥‥真不赖,有什麽好可耻的,你要知道女人的诞生本来就是为了男人的慾望。当然肪沼皆生不能相提并论,‥‥来吧!你这个风骚的小寡妇,转过身来让我欣赏一下你的屁股,快点照我的话做。」在秋介怒叱中,静香就像一个受人摆布的玩偶一般,慌慌张张摇摇摆摆的转过身去,双脚无力的直打哆嗦。

  「现在把脚张开四十度,好就这样自下腰来两手抓住足踝‥‥」如此一来。仅穿着一只高跟鞋的裸体,刚好从肛门到耻部,完全裸露出来。静香虽然碍泣不已,可是还是在秋分的命令下,摆出了最屈辱的姿势。

  「好‥就这样‥噢!这个漂亮的肛门,即使生过小孩,还是丝毫没有脱肛的迹象,还是这样的平滑,嗯!你就保持这个姿势不要动‥」男的以手电筒的光束,对准了静香丰盈圆润的双臀之间。那里有菊花形肉瓣的排泄孔,就像一位可爱少女嘟着嘴的嘴唇,看起来竟外的使人怜惜。

  秋介脱掉上衣之後,从坐椅边拿出自己的公事包,放在打开,只见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器具与药瓶,这些正是他在肛门训练时,所常用的装备。

  首先秋介卷起了白衬衫的袖子,两手套上用了即丢的薄橡皮手套,然後拿出白色的凡士林。站起身来触摸静香的菊花瓣。

  「不要动,否则我就让你的屁股又红又肿。」

  就在里的叱责理中,他的食指已经潜进了肛门,在肛门里不停的到处挖弄,这时静香发出了痛苦的呻吟,人颗大颗的泪珠,沿着脸颇滴落在地毯上。

  「嗯!果然相当健康,而且富有弹性,看来不用太大的辛苦,就能容纳我的阳具,喂!不要动! 」秋介拔出了手指之後,便从公事包拿出透明的软塑胶容器,里边注满了无色的液体。容器没有盖子,不过顶端又细又长,就像鸟嘴般的伸出。

  秋介拿起剪刀在它的尖端一剪,轻轻一按,里边液体便随即喷出,这正是医院用的用完即丢的洗肠液。

  这位肛交嗜好者,二话不说,便将容器的嘴管塞进静香的菊花瓣,将冰冷的液体注入肠管之中。

  「不要动! 」

  全身战栗不已,身体开始动摇的静香,在秋介的叱斥,当掴臀部之下,开始大声的呜咽起来。

  就在五十cc的洗肠液全数注入静香的体内之後,秋介又从公事句里,拿出一件不可思议的东西。那就是一条细皮带所制作的女用T字带。然後紧紧的缚在静香的腰上。既存对准肛门的地方,有一个黑色酷似龟头的凸起物。

  「这:这是做什麽? 」

  「这就是肛门塞以及T字带,主要的用途就塞住肛门,只要把这塞子一塞,不管你多想大便也排不出来,所以你要小心,只要杵逆我,这个塞我就不会把它拿下来,好了,现在跪好。」好不容易才从前屈开脚的姿势中,获得解放的未亡人,又被肛门塞塞住肛门的跪在地毯上。

  (啊‥‥开始产生作用了‥‥)

  冰冷的洗肠液,很快的促进了肠子的孺动,一股强烈便意,开始蠢蠢欲动。秋介慢条斯理的脱掉全身的衣服,虽然腹部稍有赘肉,可是大体来说,是属於肌肉型的削瘦体型,也就是所谓的斗士型。

  「来吧!帮它服务一下吧! 」

  傲然而立的中年男子,命令跪在面前的静香,两手奉住自己尚未完全勃起阳具,开始用嘴巴来只吭它。

  静香就在使意的袭击下,肠管有如千针万刺般的绞痛,一边忍耐着夹背直流的冷汗,一边必死的吸着对方的阳具。数分之後,看到自己嘴巴里拔出来,血脉亢张满是唾液的巨大阳具,不禁恐惧的扭曲了脸庞。

  秋介看到她的恐惧,不禁淫笑出声。

  「放心吧!一定可以进去的,在你之前就已经有好几十个女子,让我贯穿肛门过了,如大可放心啊!直至目前,唯一进不去只有一个人,这个人就是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哈‥‥」「呵呵‥‥拜托你‥我要上洗手间‥‥」「可以‥‥」

  秋介带着他肛门奴隶来到浴室,不准她在马桶上坐下来,而是采半路的姿势,反方向蹲在马桶上,然後才褪下静香腰上的T字带。

  「求求你‥我‥忍不住了‥‥」

  就在悲痛的哀求声中,秋介终於拔掉子肛门塞,同时,一股褐色的污水,便如水库泄洪般的直落马桶中。

  「不要‥你不要看‥‥」

  获得解放才松口气的静香,突然发觉秋介还在身边,欣赏着自己排使的过程,不禁羞耻的尖叫出声,泣不成声。

  「不要胡说,你这麽辛苦,我当然不能错过啊!好了终於完全贯通了,让我们上床去吧! 」秋介拿掉了床上的毛毯与床罩,然然让洗完澡的未亡人,全身赤裸的跪伏在雪白的床中上,愉快的拿起保险套,罩在自己已经怒涨的阳具上,并且在保险套上再涂上一层的凡士林。

  「不要紧张,一紧张就不好进去,而且肌肉一旦太过紧张,便会裂伤,你要知道肛门的括约肌一旦裂伤,就会无法再缩紧,排泄物便会随时流出,你这一生就离不开尿布了,所以你不要紧张,听我的话放松一点好吗? 」虽然对方给了自己指示,可是恐惧不已的女体,还是不停的颤抖着,害怕的眼泪滴湿了床单,可是就在此时,她的秘唇却不可思议的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像连绵不斯的丝般,滴落在床单,形成了不小的渍痕。

  「开始罗! 」

  简直就像在驯服一匹无檀野马的牛仔一般,秋介意气风发的接住静香丰盈的双臂,将自己昂奋挺进肉蕾之中。

  「啊! 」

  静香发出凄惨的叫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