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落入日本宪兵手中的两个国军女情报员

落入日本宪兵手中的两个国军女情报员

我叫秋田一郎,大东亚圣战开始后,起初是在南方军的16师团的一名二等 兵,由于在缅甸战役中负伤,左腿留下了残疾,于是在1943年的初秋,我调 到支那云南省龙陵守备队,这里相对而言比较平静,少有战事,由于轻度的伤残 ,在守备队辖区中,我被分配到镇安镇的行政班,主要的工作无非是维持治安和 抓捕中国军队的间谍。

随着战局的趋紧,入秋以后,龙陵一带中国军队的活动十分频繁,游击队和 间谍破坏事件时有发生,传说中国部队不久就要对腾冲和松山发动大规模的攻击 了,我们的日常工作也随之紧张起来。镇安镇,也叫镇安街,是离龙陵20公里 的一个小镇,我们行政班是属于龙陵守备大队的宪兵队编制的,有30多个人, 镇内还驻扎有56师团的181联队,在镇西侧山岭一线有181联队炮兵中队 的阵地,是拱卫龙陵的要地。

负责行政班的是冈田军曹,一脸的麻子,40岁上下,他是一个很有心计的 军官,日常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我们的行政班设在镇子西头一个独立的大院里 ,大院和镇子里的居民区之间隔着一片水田,院子很大,前院是办公室和宿舍食 堂,后院是一排牢房,审问室在后院另一侧的地窖中,地窖很大,一个阴暗的走 廊连起了几间屋子,其中除了审讯室外也有几个临时关押受刑者的牢房,还有一 个简陋的医务室。

最近时局紧张,抓捕的嫌疑犯很多,后院的六间牢房里关了差不多有20多 个人,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审问这些嫌疑犯。但我调到这里还不到两个星期,并 没有参加过几次审问,而且参与的时候大多数也就是做些记录工作。

关于情报的来源,在镇安镇里,归顺于我们的中国人出于各式各样的目的, 也经常密报一些情况,由于镇子并不大,外来的人员很容易会被注意到,大概是 10月底,有人检举了几个外来贩盐的商贩很可疑,我们按照惯例跟踪了一天, 就开始逐个拘捕。

第一个是一个叫赵常国的中年人,因为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看守就很松懈 ,但在他当晚在看守室企图逃跑被发现,发生了打斗,逃跑途中被击毙后,我们 就确信这是一个重要的线索,但随后的事情进展不太顺利,在拘捕他的两个同伴 时,居然没想到发生了枪战,这俩个人都被当场击毙了。

在失望之余,线报说,他们这一伙人上次来的时候,还有两个年轻姑娘,这 次好像没有来,但这给了我们一线希望,果然,在镇公所查到,这5个人是一起 办的良民证,都是那个叫赵常国的人签的字,于是在上次他们落脚的客栈安排了 眼线。

很幸运,第二天线报就报告两个姑娘昨晚住进了客栈,整个上午,她们都没 有离开客栈,显然,这个客栈是他们接头的地点。吸取上次的教训,这次的拘捕 安排得十分谨慎,冈田军曹亲自带队,小泽和我安排在门口,其余还有几个人分 布在周围,下午的时候,两个姑娘出来在附近的米线馆吃午饭,然后像一般的盐 贩一样在店铺外排队等着进货,她们排在最后,于是等到快到她们的时候,我和 小泽迎上去,以查良民证为由开始盘问,也不用过多解释,就把包括两个姑娘在 内的几个人一起带到了行政班。

但一进了前院,其他几个人就被哄走了,只留下了她们两个被带进了办公室 。两个姑娘都很年轻,一个是高个子长头发瓜子脸,眼睛很亮,双眼皮,配上细 细的眉毛很是迷人,鼻子也很直,长得确实十分标致,身材很匀称,凹凸有致, 看上去应该是支那北方人;另一个娇小一些,圆脸大眼睛,嘴巴很小,一副很乖 巧的那种支那南方小姑娘的样子,她们都很漂亮,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尽管这时她们已经有些不自然,但依然掩饰得很好,笑嘻嘻的跟小泽说话, 小泽早在十年前就在满洲驻屯军当兵,中国话十分精通,同样的还有冈田军曹, 说起中国话来几乎和中国人没有什么区别。小泽也嘻嘻哈哈的解释说,她们的良 民证上的章不是很清楚,要查一下,不过同时也安慰她们,说是例行公事,后来 小泽跟我说,这个高个子的姑娘听口音肯定是满洲人。

冈田军曹进来之后,气氛明显发生了变化,军曹一边翻看她们的良民证,一 边好像漫不经心地随口问到:「赵常国赵老板在哪里呀,怎么没有一起来?」

「谁呀?不认识呀!」

「不认识?不认识他为什么给你们取证件时一起签字呀?」

「噢,那个,好像是一起办的证呀,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哦!」长发姑娘反应 很快地答道。

「你们这次来做什么?」

「进点货到龙陵卖。」

「没见过两个女人搭伙贩盐的!」

「嗯,我们,那个,因为人手紧呀,只好就我们俩来了。」

「住嘴!」军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赵常国都已经招认了,你们还演什么 戏?」

这句话给两个姑娘带来的震撼是巨大的,我看到她们俩都愣住了,尽管长发 姑娘马上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说听不懂皇军在说什么,但她们俩的脸都涨得通红 。军曹满意的坐下来:「他们三个人都在我们手里,如果不是他们招供,我们怎 么会一下子就抓到你们呀?」

「不明白您在说啥呀!」

「够了!」冈田军曹显然是生气了,他让我们上去搜身。在屋里的还有来自 北海道的掘井圣雄是个粗壮的军人,跟我一样,也是因为负伤才来到后方,他起 身快步上前,把高个子姑娘推到墙边,用手上下摸索起来,姑娘脸涨得通红,掘 井除了一些纸币和随身用品之外并没有搜出什么,便转向圆脸姑娘,从她身上搜 出一些纸笔和小账本,以及一些杂物,都是些没有什么意义的东西。

「把衣服脱了。」

「求求太君,我们是良民呀!」

没有理会她们的哀求和挣扎,小泽也上去帮忙,和掘井一起很快就把两个姑 娘扒了一个干净,两个姑娘眼泪都下来了,捂着胸部和下身,缩起身蹲在墙边。 她们此时恐怕还不知道,她们以后再也没有穿过衣服了。

军曹把这堆衣物摊在桌子上,一点点的仔细搜查,我们这时便开始打量墙边 蜷缩着得两个姑娘的酮体。高个子姑娘看起来很丰满,肩头圆圆的,大腿也肥嫩 诱人,圆脸姑娘这时已经哭出声了,她比那个高个姑娘要更白皙一些,皮肤细细 的,透着一股水嫩,因为看不到她们的胸部和下身,我们都有些遗憾。

「带到后院下面,先让她们懂点事!」军曹头也没抬地说道,一直在仔细研 究那些衣物和物品。

我们几个起身上前去拉,于是两个姑娘低着头捂着胸部和下身,身体微微颤 抖着被推推搡搡的走到了后院,中途遇到了要出去执勤的松下敬二等人,他们惊 讶地看着这副场景,嘴里不停的叨叨着,松下从我边上路过的时候,诡秘的笑着 跟我说:「不要打得太厉害了哦!」

我到行政班时间很短,虽然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有关用刑的事情,但并没有太 在意,我觉得这俩个姑娘很快就会被小泽他们这样的老手给吓尿了。上个星期我 在后院的地窖里参加过几次行刑,发现小泽和掘井确实是干这种活儿的能手,掘 井嘛下手极狠,而小泽非常冷静,施刑时就像在慢条斯理完成一项艺术作品那样 用心。坦率的说,我呢,在经历这些的时候,偶尔还是会暗自哆嗦。 >]

上一篇:冰恋四杀 下一篇:鏖战荷花池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