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收获人妻的小贼

收获人妻的小贼

第一章 第一天白天一大早,马总坐着奥迪A6缓缓驶出时,小王正好在别墅区的路上慢跑,擦身而过的两人 对视了一眼,小王首先对车里的马总点头微笑,「叔叔早!」马总愣了一下,也微笑致意。「这是谁家 的孩子?」马总顺口问司机。「不认识,看起来眼熟,挺懂事。」司机小张搔了一下脑袋。「家教不错, ……哦,没事了,走吧。」马总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想着上午要开的会,把小王抛在脑后。 小王他年纪只有二十岁,穿着的校服胸口别着某贵族学校的校徽,脚踩洁白的运动鞋,一米六五的 身材略显壮实,灵巧的手指细长像是精通钢琴,眼睛很明亮,稚气未脱的脸挂着讨人喜欢的笑容。 小王看起来跟这高档别墅区完全相配,是哪个大富之家的孩子,在名校读书,乖巧懂事。 但实际情况却完全令人瞠目结舌,小王根本不住在这里,他只是个技术高超、经验丰富的小贼。 小王原来曾经做过一阵街头扒窃,不过现在他只做入室盗窃。 每当团伙老大踩点锁定大型高级住宅区的目标,就由小王这样的一些二十岁的青年实施盗窃,由于 年纪小,一般进入小区时不容易被怀疑盘问,而且即便失手,通常也不会被怎么样,到少管所蹲一阵就 出来了。 不过小王经验非常丰富,他出道以来还从未失手过。 这个小区很大,面积大概近千亩,大都是独栋别墅,环境优美,光是人工湖就有好几个。 小王直奔其中一栋三层别墅走去,这次他的目标就是刚刚打过招呼的马总家。 小王年纪不大,做事却很老到,他跟着老大经过大半个月的踩点,已经充分了解到马总一家全部人 的动态,每天早上八点以前,马总、他的儿子马志和儿媳芝绣上班离开,不用上班的只有马总的妻子茹 芬,茹芬一大早就会去散步健身,之后再约几个太太喝茶打牌或一起逛街美容,通常到下午四五点钟才 回家,这段时间里只有一次回家也是在中午十一点多,这是她每天固定的行程。 家里有一个保姆淑惠,每天九点出去买菜,十一点才回家。 也就是说,每天九点到十一点这两个小时的时间内,这所豪宅内是空无一人,可以尽情搜刮。 小王在守在别墅附近的树丛里,等到九点,马家的人包括保姆已经全部离开,时机到了,跟计划的 完全一样。 小王小心翼翼地避开监控探头,绕到别墅的侧面,这边有个一楼的小阳台,可以直通厨房,原本也 是监控范围,但是由于近两年绿化带的树越来越高,已经将监控探头遮挡住。 小王看看四下没人,轻身一跃翻过阳台栏杆,眨眼间,他用钢丝轻松打开门,闪身进入马家别墅中。 虽然已经刺探了一段时间,马家的豪华布置还是让小王一阵感叹,楼下巨大的客厅里摆放的「达芬 奇」家具至少也值几十万,正中的楼梯好像为了显示所用石材的名贵,并没有铺地毯。 小王看了一下表,九点十分,他戴上手套,没有在楼下耽搁,直接上到二楼,直奔二楼最大的一个 房间,那是马总和太太茹芬的卧室,他曾经观察过,茹芬的首饰大都放在梳妆台上,很容易得手。 小王绕过房间里的红木大床,来到梳妆台前,举起一条项链,认真看着吊坠上的宝石,「真货,果 然不愧是大户人家啊,这价值几万的东西随便就丢在桌子上。」他正准备把项链装紧袋子,忽然听到一 丝「咔嚓」的微响飘来,好像有人在楼下开门,这个时间…… 小王又仔细听听,果真是有人进来,应该是个女人,她好像鞋也没换就直接走上楼梯,高跟鞋踩在 楼梯上,「咯噔咯噔」的声音,好像敲在小王的心底。 来人上到二楼就直奔这边走来,小王见势不妙,马上把链子放在桌上,迅速趴下身子向床底滚去, 高跟鞋的声音已经接近门口,小王情急手脚并用,总算在来人发现之前钻进床下躲好,还好床罩够长够 大,拖到地面,可以把小王完全遮住。 刚才进入房间时,小王看着满屋的红木家具还认为很俗气,现在倒是感谢起这张大床来,要不是这 张传统大床底下有空间,小王真的不知该躲在什么地方了。 小王刚刚躲好,来人就进了房间,由于卧室里有地毯,高跟鞋的声音忽然听不到了。 他慢慢轻轻挑起床罩,把脸贴在地上,想观察一下来人的位置和动态,忽然一只穿着浅灰色高跟鞋 肉色丝袜的小脚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小王一惊,本能地挪动自己的身体,缩向床底深处的角落。 忽然床微微一沉,来人应该是坐在了床边。 再掀开床罩看时,什么都没有了,人呢? 难道她穿着高跟鞋躺在床上? 小王正在琢磨,忽然传来手机铃声,在寂静的房间里格外刺耳。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小王吓了一跳,他深吸一口气,稳住自己的心理。 入室盗窃多年,这样被别人堵在房间家里确实是第一次。 小王埋怨老大因为人手紧派不出人来做「外围」,又后悔自己过于自信和邀功没有坚持。「喂,」 电话被接通了,一个细细软软的女声传来,「赵姐啊,我是茹芬,不好意思,今天身体忽然不舒服,我 回家躺一会,三缺一?你替我跟她们说声抱歉,实在没有精神,嗯,好,改天,Byebye. 」原来是女主 人茹芬,小王心里逐渐镇定下来,光是听她的声音,就知道这女人脾气秉应该是柔弱型,好对付,被发 现飚眼泪装悲情也许就能过关。 听到茹芬身体不舒服,小王想等她睡着后自己偷偷离开就好了,看来今天不适合下手,不过没关系, 她不会每天都不舒服吧,明天就可以把她的金银财宝一扫而空…… 想着出手一向大方的老大给自己的奖赏,小王忍不住地偷偷笑了。 等了很久,茹芬没有动静了,小王以为她已经睡着,正打算观察一下,忽然感觉床又微微一动,掀 开床罩偷看,茹芬穿着高跟鞋的双脚又出现在床前,她好像睡不着又起来了,小王心里暗骂,骚货,不 舒服还折腾什么,赶紧睡觉啊! 茹芬不但没有躺下,反而下床活动起来,先是去倒了杯水,又在床头柜里翻出了什么。 小王心里焦急,看看表,已经快九点半了,这时传来好像喝水的声音。 然后茹芬坐在床边,穿着高跟鞋的小脚再次缩到床上。 过了许久,小王趴得腰酸手麻,茹芬再没有动静,他想茹芬应该已经睡熟,自己可以出去了。 小王从茹芬脚底的方向慢慢爬出床底,他趴在床脚仔细听了一会,寂静的房间里,茹芬均匀的呼吸 微微传来,她果然已经睡去。 小王坐起身,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茹芬高跟鞋的鞋底,崭新的鞋底很干净,从这个方向看过去鞋子很 尖,朝向床的左侧重叠着,看来她是侧躺。 小王慢慢地站了起来,果然,茹芬侧身躺在床上熟睡,身上穿着月白色的休闲服,腿微微弯曲。 茹芬美丽的面容如此安详,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小巧的鼻子翕动着,樱桃小嘴微闭,果然不愧是 老总夫人,虽然年纪已经不小,但注重保养,就好像三十几岁的少妇,却又有着更加成熟的诱惑,她身 材娇小,身体玲珑浮凸,丰乳肥臀配上没有一丝赘肉的纤腰,性感异常,再加上那双丝袜包裹小脚的穿 在淡灰色的高跟鞋里是如此精巧诱人…… 小王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 刚才他本想趁她熟睡把首饰钱财席卷一空然后逃走,可是看到这幅海棠春睡图,小王一时间竟然忘 记自己进入马家的本意,呆呆地欣赏起茹芬这成熟睡美人的娇态。 小王一向十分喜欢女人的美腿小脚,虽然只有二十岁,但聪明伶俐的他深得老大喜欢,风月场里老 大早把他带熟了。 刚开始跟老大时,老大就把自己珍藏的一本「御女心法」赠送给他,说自己年龄原因已经不能用, 希望小王好好修炼。 经过几年的努力,小王变得体力超群,按照流行说法,算是「少年的身材、力士的体格」了,更厉 害的是,本就天赋异禀的他,加上坚持不懈的修炼和风月场里摸爬滚打,肉棒早就威武雄壮,不要说同 龄人,比成年人的也厉害得多,几乎每次轻易就能把那些经验丰富的熟美妓女干得死去活来、娇啼婉转, 老大曾说他不干盗窃也可以去拍A 片,绝比那些洋鬼子强。 其实还有表面上看不出来的,那就是小王虽然年纪小,但是已经有着一种对女人的诱惑力,即便是 见识男人无数的妓女也会被小王的气质所吸引,产生混杂着母爱和情欲的感觉而不能自拔,更不用说那 些良家妇女了,一次在街上遇到一个贵妇,就主动搭讪想要收小王做干儿子,不过被他婉拒了。 因为喜欢女人的小脚,小王每次嫖妓都挑选那些身材姣好、腿美足嫩的,自带高级丝袜和高跟鞋让 她们穿上。 好几个兄弟为此还笑话他,说钱都花在买丝袜和高跟鞋上,一点出息也没有,不过老大就不这么说。 老大是中文研究生毕业的,原来在行内被尊称「教授」,小王跟了老大六年,识字读书都是老大教 的,因此他对老大无限崇拜,没有「任务」时老大就把自己的知识对小王倾囊相授。 老大也深爱女人的小脚,经常跟「同好」小王聊聊小脚的妙处,从五代李后主的金莲台、聊到清朝 的李渔、方绚、再到民国的辜鸿铭,不过老大喜欢的当然不是缠足而是淑女娇小玲珑的天足,特别是穿 着丝袜的。 老大还说,外国人也喜欢小脚,比如安徒生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相貌美丽就不用说,关键就是她 的小脚,绝对是全国第一,因为她的水晶鞋太小巧,是其他女人穿不上的。 通过老大的「开导」小王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爱好是如此「高雅」。 眼前茹芬的小嫩脚正好是他非常喜欢的那种。 小王一看到茹芬小脚,下身马上有了反应,久经沙场的年轻肉棒迅速挺了起来,被限制在内裤里, 胀痛得难受,他用手把肉棒向上拨了一下,让小弟弟有个空间伸展。 小王定了定神,扫视了一下四周,忽然发现床头柜上摆着半杯水和一瓶安眠药,这下他放心多了, 看来茹芬是吃了安眠药,一时半会醒不来。 现在时间接近十点,机会如此难得,他是否可以摸摸茹芬的小脚…… 小王内心斗争着…… 那么美的小脚…… 只摸一下…… 对,只摸一下就好…… 最终,欲望大获全胜,小王吞了口唾液,慢慢走到茹芬的脚边,冒火的双眼紧紧盯住她的高跟玉足。 又等了一会,没有什么动静,小王悄悄伸出手,拉住茹芬左脚的鞋跟,把鞋子轻轻拉下来一些,丝 袜包裹的肉红色足跟好象熟透了的苹果,一下暴露在空气中,小王另一只手抚摸着那又软又滑的圆润足 跟,接着他轻轻抓着足跟向上微抬,把茹芬的鞋子脱掉,完美无瑕的丝袜小脚就呈现在眼前。 小王把脱下来的鞋子举起仔细观察,精巧的小高跟鞋显示出女主人的脚一定也是娇小玲珑、不盈一 握。 鞋子是GUESS 的,小王超喜欢这个牌子,曾经在网上认真研究过,还订购了一双,出去招妓时几乎 每次都会带上让她们穿着。 茹芬的鞋口非常浅,穿在脚上时可以看到足心美丽的弧线,而且鞋子尺码非常小,看起来绝对在33 码以下,小王订购时本来也想买这么小的,作为他挑选「灰姑娘」的「水晶鞋」,可是也许因为外国女 人的脚普遍要大些,能网购到GUESS 最小的尺码只有35.5,这双鞋一定是定制的,那么这本就昂贵的鞋 的费用会增加几倍。「不愧是有钱人家……」小王对着鞋口贪婪地吸了一口,那种混着皮革和香足的味 道让他心里不由得激动起来。 他放开茹芬的小脚,双手用高跟鞋摩擦着自己的阴茎,最后干脆把肉棒掏出来,把小高跟鞋套在上 面。 茹芬的小高跟鞋挂在他的巨大的龟头上,更显娇俏可爱。 小王向仍在熟睡的茹芬看去,那被脱下鞋子的玉足显得异常精巧,脚上穿的是透明的肉色短丝袜, 套在她那柔软丰腴的小脚上,有着朦胧的美感。 茹芬是个洁净整齐的妇人,丝袜穿得一丝不苟,像皮肤一样贴着小脚,袜跟端端正正包裹着圆润光 洁的足跟,袜底微微贴她那淡粉细嫩的足心,袜尖也完全贴服脚趾,只是在纤细的脚踝处多了些皱褶, 更为熟睡的美丽贵妇人增添了慵懒的娇态。 透过袜尖小王看到,圆嘟嘟的幼嫩足趾好似熟透的葡萄,饱满匀称,光洁的趾甲如淡红色花瓣,散 发着诱人的淡淡光泽,茹芬的二趾比大趾略微长些,脚趾整齐排列在透明的丝袜里,和精心保养的嫩红 脚掌组成美丽的莲花。 小王肉棒上挂着高跟鞋跪在床脚,颤抖着伸出一只手,缓缓抚过茹芬的足心,丝袜的滑腻和足底柔 软温暖的触感让他心里一股火焰腾地燃烧起来。 小王把茹芬的另一只高跟鞋也轻轻脱下,那一双美丽柔若无骨的纤足,完全符合老大说的「小、腴、 软、秀」的标准,光是看着都让人垂涎欲滴,恨不得马上放入口中品尝。 小王把双手贴在茹芬的足底抚摸感受着,她的秀脚是如此之娇小,像是精致纤巧的玉雕,不盈一握, 还没有小王的手长。 不过茹芬的玉足虽然小,但脚型极为秀美,比例匀称,从侧面看去,那曲线优美的足弓、纤细可人 的足趾、肉感微凹的足心、嫩滑娇柔的足跟,形成一组妙不可言的弧线。 小王轻轻握住茹芬的双脚,微微用力,揉捏着那肉感十足的金莲,茹芬在睡梦中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小脚轻轻一缩,小王吓了一跳,捧着茹芬小脚的双手僵在那里。 停了一会,小王看她没有进一步反应,就继续玩弄手里的玉足。 他继续捻按着茹芬肉感十足的绵软足心,感觉手里充满着嫩滑细柔,然后又轻捻那娇嫩欲滴的玉趾, 尽情的把她的每一只饱满丰润的趾肚都揉搓着,充分感受着那肉感的弹性。 茹芬娇嫩的小脚在小王粗糙的手中变幻出各种形状。 小王把小脚举在眼前,那对丰腴、秀美、柔软的娇小香足因被小王的玩弄而显现出细嫩的红色,透 过丝袜泛出滑润的光泽,茹芬因受到刺激而无意识地轻轻扭动着小脚,那娇柔的形态就好像美丽的少女 在呼唤情人的爱抚。 小王把脸轻轻贴在丝足底,贪婪地嗅着香足散发出的气息,又用鼻尖轻轻滑过趾缝和足心,丝袜的 细滑质感摩擦着小王的脸部皮肤,给他带来更加舒爽的刺激。 茹芬仿佛有点怕痒,细嫩的脚趾轻轻勾着,轻轻点触小王的脸。 小王用嘴唇轻触着茹芬的丝足,随即他开始热吻茹芬的纤足,玉趾、足背、足心、足跟都被他吻到。 茹芬被他玩弄着,轻轻翻身,变成仰躺的姿势,这样小王吻她的美趾就更加方便。 小王干脆坐在床上,把茹芬的双腿捧在自己胸前,将丝足送到嘴边,轻轻将脚趾含进嘴里,用牙齿 轻轻咬着那香软的玉趾,再用舌尖轻舔袜尖包裹着的珍珠,最后他索性将茹芬的小脚送入口中,尽情吸 吮吞吐着,口水湿润了茹芬的丝袜。 茹芬的一只小脚因被玩弄得太厉害,丝袜已经被扯得滑落了一截,丝袜的足根部慵懒地堆在足心处, 而柔软的袜尖部分已经松脱,微显凌乱地软软搭在美丽玉趾前。 丝袜微褪的纤美嫩足在小王手中娇颤连连,又像是躲避又像是引诱。 茹芬的秀莲是如此让小王心醉,他用力吸吮着,舌头舔遍了小脚的细嫩趾缝,肉感嫩白的脚背,和 香软松绵的足心。 他跪在茹芬臀部下方,将茹芬的小脚架在肩头,抚摸按压了一会茹芬的裆部,感觉好像有一丝丝的 热气从她娇嫩的下身传到手上。 小王又一边吻吸她的丝足,一边用自己的肉棒探入茹芬的两腿之间,在她的裆部探寻着前后抽动, 有几次将薄薄的休闲裤和内裤顶着,在茹芬的裆部形成深深的凹陷。 被小王的玩弄刺激着敏感的下身和小脚,茹芬在睡梦中呼吸越来越重,脸色也渐渐潮红,小王略带 惊异地看到茹芬在熟睡中已经兴奋了起来。 还有小王看不到的,那就是茹芬的下身渐渐湿润流出粘滑的液体,长裤保护下的小内裤裆部已经濡 湿了一小片。 小王肉棒胀痛得厉害,又不敢真个脱下茹芬的裤子插入奸淫,于是他改换了动作,将茹芬的两只小 丝脚按在自己的巨棒上摩擦着,然后他又将她的玉足轻轻并拢,将肉棒插入她脚心之间形成的缝隙抽插。 随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大,身体里的火焰也越燃越旺。 从未给丈夫足交过的茹芬仿似有这方面的天分,不用小王帮助,在睡梦中也能无意识地抽动双腿, 两只小脚一前一后伸缩着主动摩擦小王的阴茎。 小王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正犹豫是不是要将浓精喷射到茹芬的脚上,忽然听到楼下的门「 咣当」一声响,家里有人回来了! 小王这一惊非同小可,所有的兴奋瞬间转为恐惧,毕竟他还从来没有过盗窃被撞见的经历,他赶紧 放下茹芬的丝足,连滚带爬地下了床,慌乱中钻进床底,这下腰部又一次重重撞在床的底座上,随即仍 旧硬着肉棒又被自己压了一下,痛得他差点没惨叫出声音。「马太太,您回来了吗?」一个低沉但不失 娇柔的女声从门口传来,原来是保姆淑惠买菜回来,她看到了茹芬随手丢在楼下茶几上的钥匙。 随着声音,保姆淑惠出现在门口,她看了一眼仍在熟睡的茹芬,又叫了一声:「马太太?」发现茹 芬没有反应,淑惠走到床前,轻轻推了茹芬,「您不舒服吗?」小王躲在床底,将床罩掀开一点,向外 偷看。 眼前出现的是一双穿着棉布拖鞋的纤足,裹在白色丝袜里,只能看到一点足跟,但是看起来十分娇 俏可人。 淑惠又摇了茹芬好几下,才将茹芬摇醒,「嗯……淑惠啊,怎么了,有事吗?」「您不舒服吗?脸 红红的,好像有点发烧,要不要送您去医院?」「没事……我…… 我刚才……就是想睡会。」「那好吧,我去给您做点吃的,您先休息吧。」说着,白丝足的主人— —淑惠走了出去,离开前,她细心地将地上躺着的茹芬的高跟鞋摆放整齐。 茹芬被淑惠叫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她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她被一头黑熊追赶,最后自己摔倒在地上,黑熊扑上来时她一脚踢 去,却踢进黑熊嘴里,黑熊却没有咬她,只是含着她的脚舔弄,那种又热又湿又暖的感觉是如此真实, 却又让她无法挣脱而且…… 好像自己被它含着小脚却产生了一丝快感…… 它竟然还把巨大厚重的熊掌放在自己的那里…… 压力十足…… 热度也一阵阵传来…… 怎么会有这样的梦…… 好羞人…… 茹芬躺了一会,准备起床时,忽然发现自己有些不对头,首先是感觉脚上有点凉,好像有一点湿湿 的,她看了一眼,左脚的丝袜也脱落了半截,露出弧线优美的白皙足跟异常耀眼,难道是自己刚刚做梦 时蹬的吗? 自己好像是穿着鞋躺在床上的…… 她一时有些迷惑不解,不过头还是有些昏,干脆不想了。 还有…… 很羞人的就是,自己为什么下身也有些湿了? 那个梦…… 那只熊…… 茹芬俏脸不由得羞红了,拒绝再想下去,赶紧整理好丝袜,下床穿鞋进了卫生间。 如果被小王能够看到洗手间里香艳刺激的画面,他会做出什么举动就不好说了,不过此时小王还躺 在床底,一边回想茹芬的玉足一边撸着自己的肉棒。 茹芬此时正站在洗手台镜子前,休闲裤被她褪下堆在小腿,她满脸通红地看着自己内裤裆部濡湿的 一团,好一会才把手伸到内裤里摸了一把,手指滑过蜜穴口时,带来的刺激让她忍不住轻轻呻吟。 她抽出手举在眼前,难以置信地看着上面沾着的爱液,心里羞愧不已,自己怎么如此…… 如此淫荡…… 心里深深自责,她的手却忍不住再次伸到下身,细美的手指隔着湿乎乎的内裤轻轻按在小凸起上, 强烈的快感让她再次娇呼失声。 她忍不住想起,自从儿子儿媳搬回来,丈夫已经有一个多月自己那个了……「太太,我煮了一碗… …太太?」淑惠手脚很麻利,很快就将煮好一碗面端了进来。 茹芬被吓了一跳,赶紧把裤子提上去,胡乱洗干净手,走出洗手间。「您脸好红……」「没事没事 ……放在…… 那里…… 我吃完再休息一会…… 就好了。「茹芬感觉好像被淑惠看透了自己,再加上对自己刚才的举动充满负罪感,羞得不敢抬头 看淑惠,赶紧把她打发走了。淑惠其实没发现什么,放下托盘就出去了。 茹芬坐在床头发了一阵呆,总算收拾心情,随便吃了两口,困意全消,就坐在床上看韩剧。 这下小王可就惨了,刚刚发射了一次的他躲在床底不敢出来,肚子又饿,香喷喷的面早把馋虫勾起, 却没得吃。 他心里着急却又毫无办法,又困又累的他一不小心就在床底睡着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