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妻轶事 - 成人在线_国产自拍_亚洲伦理av_超碰在线视频-久久在线AV
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浪妻轶事

浪妻轶事

我的女友是我的高中同学,两个人彼此感觉都不错,在高中毕业的聚会上喝多了我送她回家,结果 她家里晚上没有人,所以她才成了我的女友。 一米六三的个头,细腰美臀,只是胸不是很大,一只手差不多就能抓的过来,罩杯是75C,及腰 的长发又黑又直。她是那种床下可爱床上很骚的类型,不过这也是慢慢调教出来的。 开始的时候叫床都不肯,只是高潮的时候忍不住叫几声,后来在外面旅店开房,大半晚都能听见别 人叫床,她也慢慢的越叫越大声,到现在忍都忍不住。 我们大学时候不在一所学校,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不定时的见一面,谁的时间多些谁就到对方那 里去,然后就是一天一夜的疯狂做爱或者两天一夜,然后拖着又困又乏的身体回去自己的学校。 我怀疑要是每天在一起的话,我根本就喂不饱她。有时候半夜听到人家叫床,她都会兴奋,然后不 管我睡没睡,抓着我的鸡巴又捋又舔的,看够硬了就坐上来,再做一次才能安心睡觉。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四年,一直到我们大学毕业,她读的师范类,毕业以后去一所小学做了教师,我 是学工程的,但是成绩不好,去不了设计院,只好先去了一个监理公司,倒也凑合,只是这个工作几乎 就没有假期,但是我们公司工程量比较大,所以人也很多,有事情也不用请假,工地没什么大事直接走 就行了,总监肯定没时间到处走的,万一碰到检查的会有工人通知我回去。 我和女友准备过两年结婚,我倒是没事,住在监理部,女友只好和学校里新进的五位教师一起租了 一间三室一厅,四女两男,一间屋子两个人,平时人基本都在,周末的时候差不多就全回家了,只有一 两个人嫌家里远或者不爱走动就留在出租屋里,我就经常赶在这个时间去出租屋和女友翻云覆雨一番。 只是她忍着叫声很辛苦,租的床质量不是很好,动作大了会有响动,所以就会用很多平时不用的姿 势,比如叫她趴在窗台上,窗户打开对着外边还能叫几声,因为是6楼,所以也不怕被人看到,而且大 多都不开灯,往这看也看不到,有时候还用毛巾把她的手绑在暖气上,抠的她水都顺着屁股淌下来,然 后把鸡巴插到她嘴里,这时候舔的最卖力,逗的她求我才干她,要不就把她脱光按在磨砂玻璃的门上, 让她的乳头顶在门上或者屁股顶在门上,当然是不敢开灯的,要不同事就能看免费真人的A片了,这样 看上去不仔细分辨就黑黑的一片,我也不担心她和别的人搞上,因为实在是不没有方便条件,我偶尔能 看到她们同事真空的穿着睡衣去厕所什么的,但是也只是看看,毕竟不熟,别说干,连摸都摸不到,只 能看看乳沟或者大腿解解谗,然后拿女友的身体泄火。 又过了一年,学校把体育馆的一侧腾出来给她们住,这回不在出租屋了,在那可以玩的花样都玩不 了了,我郁闷了挺久一段时间,不过也没办法,大家都搬过去了,不能叫女友自己住这边,房租一年要 一万,六个人无所谓,自己付的话就太贵了,只好也搬了过去。 寝室是在体育馆的另一侧,只有两层,男的在一层,女的在二层,又新来了几位教师,都是女的, 也住的开,只是早上用厕所的时候有些紧张,女人又多,洗漱又慢,所以经常都会占用一楼的卫生间, 所以我是很羡慕他们的男老师的。 大早上起来就有春光。 说实话她们教师里虽然没有太漂亮的,但是除了一个农村考过来的教师,其他的长的都不错,该有 的地方都有,不过光看屁股我还是认为我女友的最好,臀型圆翘,碰一下还直颤,每次都要摸很久,又 大又圆,有时候光想着那个屁股就叫人流口水,估计她们单位的两个男人也没少看,可能偶尔有机会还 能装着意外碰两下。 做监理的日子挺苦的,工地上都不通车的,我们工地不是住宅,都是注水变电站一类的,要出来就 要自己想办法,靠走路的话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走到有车的位置,监理部加上施工单位一共就那么几个女 的,长的又不好看,虽然因为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把女的都当宝了,但是我的女友就在我不远的位置,我 也根本就没有对这几个女人有什么想法,不过对女友是越来越想,所以经常下班以后去找女友,不做爱 的话在外边逛逛也能摸摸奶子,抠抠小穴,叫她给我舔舔什么的。 工地晚上一般都留两台配车,是应急用,从一个站到另外一个站,靠走路的话要半小时到一小时, 我们这一年的工程量是六个站,所以基本都是两台车,因为大家都住在一起,所以和司机关系也是很好 的,晚上就可以借台车去看女友,晚上驻地是一台现代,黑色玻璃的,一台捷达,透明玻璃的,不用说 我肯定是借黑色玻璃的,在车里还能做些小动作。 不过确实不大习惯自动档的车,去载着女友到处走走,连开房都不用了,就在车里解决,然后送她 回宿舍,我就回工地。一星期大概去一回或者两回。 这天又到周末了,我知道她那又没人了,车停在学校所在小区的停车位上,打了电话说晚上出来啊? 结果她说第二天有人找她,很久不见的一个朋友,正要回家呢,明天再回去的话到家可能就中午了,太 晚,我一想我又不是非做不可,於是就答应了,说用不用我借车送你回去啊?油钱都是公司报销的,她 说不用,东西都收拾完了正在下楼呢,我说那好吧,准备她下楼我吓她一下,反正车已经到这了就顺便 送她回家。 结果在学校门口等了有10分钟也没见她下来,就又打了电话问她说你走了啊?她说对啊,正在等 车呢,不说了啊,正提着东西不方便拿电话,到家了给我电话,我还没等说话呢电话就挂掉了。我正要 再打过去呢,忽然愣住了,学校有两个门,想回家的话必须要走这个门的,另外一个门在小区里面,没 人傻到多走一里地再绕回来坐车的啊,刚才第一次电话的时候我确实听到是在学校,有不少小孩子打闹 的声音,然后没看见她出来,难道又回宿舍拿东西了?但是为什么又说在车站了? 回宿舍的话是往校园里走的,不走大门,所以我直接就进了教学楼,因为才放学,所以不用在门卫 登记就可以进,接孩子的人很多,要不然我基本都是直接去体育馆那边的,根本不认识门卫,可能还得 给她打电话我才进得去。到她办公室,从门上的小窗户看她座位上没人,背包和外套都不在,肯定是走 了,我又走到体育馆那边,宿舍不是从馆里进,是从外边的另一个门,门锁着,我拍了拍门,没人来开, 开来宿舍的人都走了,我就纳闷了,这人哪去了?碰到学生家长了? 不方便说话所以告诉我在车站? 算了,反正今天不能做了,回去好了,於是回来上了车。忽然又一想不对啊,碰到家长直接说就好 了,说在车站叫别人听了多不好啊,正准备再打个电话问问呢,忽然看到我女友从正门出来了,正要按 开玻璃喊她,然后发现她和单位其中一个男老师一前一后的走出来,这时候放学的孩子基本走的差不多 了,要不可能都注意不到她旁边那个男人。我的车就是黑色的很常见的车型,玻璃也是黑的,她也没有 看到,包也没背,直接就在我前边十多米的地方走过去,然后两个人就往一条全是饭店的街道那边走过 去,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原来你是和别的男人约会,妈的还把我晾在这,不过这些年见到这样的事情 也不少,倒也没直接冲下去,因为还不确定那男的和我女友到底是不是一起出来的。而且我经常给女友 发一些凌辱女友,暴露的淫荡妻之类的暴露女友的文章,心里也确实想女友被别人干,但是一点准备都 没有直接碰到,心里还是有股火。 反正我时间有的是,就看看他们到什么程度了。天还没黑呢,我又不好开车跟过去,因为女友在这 车里和我做过几次,认识这车的,只能下车步行,吊的远远的跟着,看着他们进了一间火锅店,很郁闷 的是做的不是靠窗的座位,不过还好勉强能看到女友,不至於一时走神他们走了我还不知道。心里说不 上什么感觉,既希望女友和那个男的有一腿又想她只是平常吃顿饭,但是我知道那不现实,吃顿饭的话 不至於骗我说回家了,连明天都不能陪我还说要陪朋友。 虽然戒烟很久了但是也去买了包烟,女友和那男的整整吃了一个半小时,因为离的远,连表情都看 不到,不过肯定不是在谈工作了,天都黑下来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因为学校周围都是学生,所以平时我和女友在一起的时候都不会拉着手 或者做些亲密的动作,怕影响不好,毕竟都是小学生,小孩子口没遮拦的如果有什么被看到了马上就会 被传开的,所以他们还是离着十多米的位置,等离开那条全是饭店的街道了,快到学校的时候,就没有 像刚才那样离那么远,两个人就慢慢走到了一起,那个男老师姓刘,另外一个男老师姓万,因为一群女 的就两个男的,很够他们臭美的了。 单叫这个人的时候就叫大刘,那个叫小万。大刘的胳膊来回摆着,在后边走上来,摆到前面的时候 在我女友屁股上碰了一下,然后说了句什么我也听不着,天黑了我也能跟的近一些但是还是不敢太近, 毕竟她们关系要是不正常的话,肯定会关注周围的。 我还在想,碰了屁股一下是不是故意的?是在对女友道歉吗?然后只见女友速度慢了下来,没回头, 忽然屁股撅了起来在大刘的裤裆位置撞了一下,我心猛的一跳,看来确实是女友已经被他上了,是从什 么时候开始的,一点迹象都没有,我要不是今天碰巧没给她打电话就过来的还不知道呢,女友这个动作 经常在商场或者公共场合看人不注意的时候对我做的,基本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就是有点犯骚了。 然后就见大刘回头看了一下,发现附近没人,把手摸了上去,在女友的腰上摸了一把,然后顺着裤 子边缘把手插了进去,我鸡巴瞬间就硬了,女友因为腰细臀肥,所以根本不用系腰带的,他的手插着也 方便,只见他手伸进去一下,然后马上又抽了出来,我还想就是啊,怎么也不能在大街上啊,虽然天黑 了,但是想看还是能看到的,毕竟有路灯的,结果看到他把女友的内衣翻了出来,然后又把手插进去了, 我心又猛的跳了一下,原来隔着摸不爽啊,要肉贴肉的摸。 我女友的屁股扭了扭,看样子是为了他放手方便,看着放进去的程度应该是能从后边够到我女友的 小穴了,果然,只见我女友屁股撅的更高了,本来就翘,这一撅看的我鸡巴硬梆梆的,然后女友把头仰 起来好像很舒服的样子,两个人贴在一起往前走着,速度很慢,快到学校的时候,女友转过来贴着他耳 朵说了句话,估计是我女友说把手拿出来,结果大刘摇了摇头,往另外一个方向走,手还没从女友的屁 股位置离开。 这时候我才看到原来不仅是他的手在女友的小穴处,女友的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插到了大刘的裤裆 里,直到大刘转到另个方向我才看到,女友慌忙的把手从他裤裆里拿出来,然后放在他面前,估计是女 友的手被他的鸡巴弄湿了,结果他把手抽出来放在女友的嘴边,可能意思是说你也湿了,结果女友竟然 把他的手指含在嘴里,我感觉我的裤裆都要爆开了,这个样子真是太骚了,然后他俩就说了几句话,可 能是女友拗不过他,所以最后还是被他拖着走了。 我还纳闷呢,宿舍应该没有人了,才下班不久的时候我去过一次的,现在能肯定的是他们俩当时在 宿舍,只是没开门,当然他们不可能知道是我,我也不知道里边有谁,所以我也不会喊我女友来开,所 以现在宿舍里应该是没人的,但是他们怎么不回去呢?我伸手整理了一下我的鸡巴继续跟在后面。 他们俩顺着学校旁边的小路走到楼区里,楼与楼之间的空地上种了许多树和灌木,从近地面的地方 就开始丛生出横生的枝干,走到里边根本找不到人,不过我也不愁他们脱离我的视线,出来的时候肯定 看的到。正准备绕路过去的时候发现忽然他们不走了,在一个木质的拷贝椅上坐了下来,原来是想在这 里亲热啊? 我正准备矮着身子悄悄的走过去,忽然我的电话响了,差点把我吓死,幸好没走过去呢,我的铃声 是渐强模式,就是开始声音很小伴随着震动,然后声音越来越大的,用最快速度接了起来,是我女友的 电话,她说到家了,因为下班人多,所以等车等了很久,这才刚到家换好衣服,还没吃饭呢,先不说了, 然后就挂了电话。我把电话弄成静音,连震动都取消了,这才慢慢的摸过去。 树枝实在太多了,想看到她们只能走到很近的地方,不过因为树枝太密,只要我不弄出大响动,他 们也根本发现不了我,我在她们7米左右的地方蹲着,其实还可以更近一点,但是已经能听到他们说什 么了,於是就没再靠前。 大刘抱着女友说:「你和你老公没在外边做过吗?」「没有啊。」女友说,其实是做过的,第一次 在外边还是女友提出来的,那是大二左右的时候在她们学校旁边的开放式公园里。 「那我们试试啊?咱们从来都没在外边做过。」「不要了,这离咱们学校这么近,就回去吧,被发 现就完了,咱们还是老师呢。」「你老公做过的,我要做,他没做过的我更要做。你让不让?」说着加 剧了对女友的挑逗,我听见了女友小穴里发出的水声。 「啊,轻点,人家想叫。」「那你让不让?」说着手抽动的更剧烈了,水声更大了。 「不行啊,嗯,哦,我害怕,咱们回去吧,回去你想怎么样都行。」「不行,我都硬这样了,你个 小贱人吸我手指的时候我都想把你按在大街上干了,才扣完屁眼你就放嘴里。我当时都硬的不行了。」 日,原来刚才走路的时候没抠到小穴,是在抠屁眼,也是,走路的时候要挖到下面的小穴确实不容易, 屁眼就方便多了。 「人家不是想要了吗?啊,啊,想着勾引你回去就干我,别折磨我了。」然后把嘴吻上大候的嘴, 能听到女友小穴的水声和接吻的声音。 「那我回去怎么都行?这是你说的啊。」说完把没抠小穴一直搂着女友的手从衣服下面伸进去抓着 她的奶子揉来揉去。 「嗯,嗯,好,那我们回去。」说着就要起来,然后被一把拉住了。 「我现在这样怎么回去?先给我舔一下。」大刘按着我女友的头往裤裆的位置送去,我女友一点都 不排斥口交,我知道她不会拒绝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就经常的舔我的,有时候正在做,要换姿势的时 候她都会抓着我的鸡巴舔几下,很回味的样子然后再把我的鸡巴送到小穴里,然后就听到解开腰带的声 音,过了几秒就听到我女友口交的声音,这期间大刘也没闲着,手指一直在女友小穴里抠挖,估计女友 的内裤已经湿透了。 大刘爽的直喘粗气,「小骚货,是不是总给你老公舔啊,这么舒服。」我女友抬起头,有点生气的 说,「不许说我骚,骚是跟谁都行,我可不是,只因为租房子时候被你们灌多了才便宜了你们。」大刘 赶紧说:「好好好,不说你骚,不知道为啥不能说你骚,说你欠操,说你小贱人都行,就是不能说你骚。」 我心里一沉,平时我就说我女友欠操或者小贱人什么的,从来没说过她骚,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妈的 租房子时候就被上了,我还以为是之后的事情呢,还有女友说被便宜了你们,那就是说另外一个男老师 也有份? 「反正不说那个就行。」说完女友低下头继续做着舌功。 大刘喘了两口气,然后说:「好,那我不说你骚,但是你得叫我在这干。」「都说了不行了,回去 怎么都行。」女友还是不干。 「要不然回去不也是我怎么都行,不然回去今天不操你,抠的你直淌水。」「那,回去我让你拍照, 好了吧?」「好,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让照的话今天折磨死你。」然后他们收拾了一下,往学校走去, 我等他们走远了到靠背椅上看了下,以为能看到女友的淫水什么的,结果什么都没有,只有些性的味道, 然后往学校走去。 到宿舍门口,郁闷了,门是锁着的,里边就他们俩人,把门锁好是肯定的,原本我也没奢望他们会 把门开着,不过亲眼看到了还是很泄气,不知道她们会在哪间屋子做,我绕到了一楼的窗户下面,忽然 开心的发现窗帘没拉,因为一共就两个男老师,所以他们住一起,小心的凑上去却发现里边没人。 那肯定就是在二楼了,因为一楼除了这间连床都没有,然后我又绕到了另外一边,因为体育馆周围 都是很高的柳树,长了不少年,枝条密密麻麻,所以不可能有人看的到,所以窗帘从来都不拉的,搞的 屋子和阴面似的。 体育馆一楼窗户上边的位置是有一个防雨棚的,顺着大门的防雨棚上去就能看到屋子里面,这对我 来说难度不大,百米成绩11秒多,还总在工地混的,不至於连个雨棚都上不去,只是不发声音有点难 度,我小心的爬上来,不担心找错窗户,因为他俩只有两个地方,大刘的寝室和女友的寝室,其他的都 锁着的。 我没敢露头,在窗户旁边听了听,声音很远,因为是夏天,学校不会给寝室装空调的,所以窗户都 开着,灯没开,寝室的门开着,能看到走廊的灯也开着,可能在做操前准备吧?然后听到两个脚步声走 过来,赶紧又藏起来。 灯亮了,接着忽然听到女友的呻吟声,真是一点时间都不浪费啊,女友摸胸的话声音不是这个样子 的,肯定是小穴又落到人家手里了,然后听见衣服摩擦的声音,偷偷看进去,不开灯我不敢在窗户这偷 看的,开了灯,因为外边黑,所以只要不靠窗户太近,里边是看不到外边的,然后就看到女友已经只剩 一件内裤了,连胸罩都没了,男的还没脱,咬着女友一边的奶头,一只手在屁股上,一只手在下边挖着, 「嗯,嗯,要,轻点。」然后啪的打了男的一下。 大刘把女友转了个身指着女友室友的床,对着女友屁股拍了一下,「去,撅着去,我给你照几张。」 「不要嘛,不照了。」「不是你说要让我照的吗?恩?小贱样的,是不是你?」说着扑上去把女友的内 裤剥到了大腿上,然后把嘴就印在了女友的小穴上。 我被刺激的够戗,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搞真的很爽,以前看小说总以为也就是看看,到自己的话可能 会不愿意,没想到这么爽。 女友也被弄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嗯嗯的呻吟着。 「让不让我照?不让我走了啊?」说着就要站起来。女友也知道他不会真的走,都硬那样了会走才 怪,不过犹豫了一下,说:「那好吧,但是你不许和万XX(另外一个男老师)说,而且只准照这一次, 而且不准照脸,要不以后不和你们玩了。」大刘一听赶忙说好,我也没在意,因为我也想照,不过我不 敢,我的手机拍照的时候声音消不掉,不被发现才怪。就见大刘拿出手机,对着我女友说:「摆几个姿 势,让我看看你欠操是什么样?」然后我女友就按他的要求摆着各种淫荡的姿势,照一两张大刘还去亲 亲女友的屁股,胸什么的,弄的她一直很骚的样子,然后光着身子,穿起高根鞋,在窗户旁边,桌子上, 床边摆着欠操的姿势,到爬在门边上的时候大刘忽然把门打开了,把女友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啊?快关门。」「没事的,整个宿舍就咱俩,来到走廊里来。」女友犹豫着没动,大刘 就把手指插在女友的穴里一动一动的,女友就走出去了,然后我就听见卡卡的拍照声,但是看不见人, 弄的我心里既恨的痒痒的又爽的痒痒的。 过了一会,听不到拍照声音了,然后女友的呻吟就响了起来,混着不知道是接吻还是口交的声音, 没一会就听到女友啊的一声,说:「怎么这么急啊,去床上啊。」「不,就在这,在楼梯口乾你不爽吗? 你说现在要是回来人了看你被我干呢是什么样?」女友没说话,就用啊啊的叫声回答他,也没提要回床 上了,我着急了,这不是看不着了吗?听着他撞的女友屁股啪啪的响什么也看不着,我差点急火攻心。 忽然灵机一动,回到大门上面的雨棚上,给女友打了个电话,把话筒声音都调到最小,只听女友在 那边说,「啊,啊,我电话。」「你是不是想接啊?是不是你老公啊?告诉他没空,正被猛男操着呢, 等你被操爽了再打给他。」然后啪啪的声音更大更急了,她也没来接电话。 「马上就回来给你干好不好?我去回个电话,乖,今天晚上伺候你一晚上呢,别急这一会。」然后 听见高根鞋的声音到屋里,接起了电话,呼吸很急,我用很小的声音说:「喂?老婆啊,我困了要睡觉 了,告诉一声一会不用给我打了。」「嗯,好,那咱们明天聊吧,拜拜啊。」我心里有气,你就那么着 急给人干啊,然后说:「你在外头呢?喘气这么急去哪啊?」「哦,没有,和我妹闹来着,她说我屁股 大。啊。」虽然看不着,但是也肯定是大刘对着我女友动手动脚呢,「那想我不想我啊?今天本来想去 找你的,我这憋了快一周了。」「没事的,下次补给你啦,啊,好不好?」听着声音又被偷袭了一下。 「那我现在怎么办啊?想你想的鸡巴都硬了。」我可没骗她,确实是很硬了。 「那我吃吃它好不好?叫它射在我的嘴里?」「你妹还在旁边吗?不在的话叫给我听好不好?」女 友停了一下,「那好吧,只给你叫几声,然后乖乖睡觉好不好?」「嗯,我听着呢。」「啊,啊,老公, 人家好想啊,你不在人家只好找别人了,他在抓人家胸呢,好舒服啊,啊。」我一听,知道她说的肯定 是真的,然后说:「有没有我抓的爽啊?」「等一下啊,马上打给你,我躺下了就和你说,马上啊。」 然后挂掉了。 声音马上大了起来,「啊,啊,别弄我,我打完电话再弄。」「那你就打电话,我轻点弄,你告诉 他你手淫呢,叫他听听我干你。」女友想了想,明显也想试试,「那好吧,不过你一定得轻点啊,我要 是叫太大声或者你太用力就露陷了。」大刘答应了,女友接好了耳机,躺了下来,我赶紧又回大门上边 的雨棚上等着。 「喂?老公啊,想我了吗?」「想啊,鸡巴都硬着呢,怎么补偿我啊?」「那我自己玩,叫给你听 好不好?」「好啊,别叫太大声啊,我这人都睡了,在工地呢一个个的都憋的不行,叫他们听着了该叫 我公放了。」「那就叫他们听啊,我叫的不好听吗?」女友知道我在开玩笑。 「嗯,行,我已经公放了,你叫吧,我就不说话了,等你玩爽了告诉我。」然后把声音调没,就回 到了窗户边上。 「啊,老公啊,有人摸的我好舒服啊,哦,我在外边呢,他说要干我,我给他干好不好?」然后没 等我回答又接着说:「啊,不答应都不行了,他把那个掏出来了,我好想要啊。」然后一口把大刘的鸡 巴含在嘴里,大刘也没闲着,手插进女友的小穴里搅动。 「啊,他把手插进我下面了,我在给他口交,他夸我技术很好,说要奖励我吃他的精子。」我往话 筒里吹气,弄的像我在手淫大喘气的样子,「可是我不想啊。」女友接着说:「我想他射在我里面。」 我一惊,原来是这样,我憋了一周多就因为女友来那个了,这赶在安全期原来是要他内射,女友冲着大 刘笑了一下,然后趴在了床边,估计是怕做爱弄出的床响惹我怀疑,「老公他要插进来了哦,啊,插进 来了,好舒服啊,在动了,好粗哦,啊,人家要被他撑爆了。」大刘也爽的直喘气,然后女友真的叫了 起来,虽然压抑着不敢大声,但是听的出她确实很爽。 大刘张着嘴,两手抓紧我老婆的屁股,「啊,他在抠人家的屁眼,老公救我啊,我被强奸了。」大 刘把手指插进女友屁眼的时候,能明显看到女友下身一抖,然后屁股上刚才被抓的红指印清晰可见。 「老公我被他干了,好爽啊。」然后回头看着大刘,说:「他要射了怎么办?要射在我的里面了。」 然后屁股上下左右的画着圈,她这一招很厉害,一直这样动的话我坚持一会就会射出来,果然,大刘加 快了抽插。 「啊,干我啊,射给我,回头冲着大刘舔了下嘴唇。」然后大刘用力的在屁股上撞了两下,声音很 大,女友赶快就把电话挂了。「啊,啊,你干什么啊,不是不叫你用力吗?」大刘没说话,更快的干着 女友,女友也不说他了,配合的往后送着屁股,她知道他快到了,然后大刘啊的叫了一声,在我女友的 小穴里射精了,没戴套。 女友等他拔出来,回头在他的鸡巴上舔了几下,然后给我打了过来,我回到安全的位置接起来,「 喂,老公啊,刚才人家光顾着叫给你听了,没注意耳机掉下来了,乖乖睡吧,明天见哦。」「嗯,拜拜, 那明天再说吧,我睡了。」挂了电话,又慢慢挪了回去,这回该做什么了?他射了,我还没射呢,最主 要我女友也没爽呢。 浪妻逸事三、一夜春歌偷偷摸回了窗台边,女友把电话收好,摸着大刘还湿着的鸡巴又在嘴里吮了 吮,「这回爽了吧,要是不回来还不能这么做呢。」「嗯,是挺爽,不知道你老公知道你这样打着电话 被别人上了啥感觉?」大刘爱不释手的抚摩着我女友的屁股。 「他什么感觉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爽了,而且我还没舒服呢,你说怎么办?」女友看着大刘慢 慢变小的鸡巴说道。 「没事,刚才实在太刺激了,一时没忍住,平时不可能这么快,马上就能硬,就看你的口活到不到 位了。」说着摆弄着自己的下面,在我女友的脸上蹭了蹭,「刚才竟然射里边,还好前两天才完事,今 天就让你爽个够,以后可不行了,你歇一下,我去洗一下你弄里边的,省着一会糊了不舒服。」然后在 大刘的蛋上摸了一把,光着屁股穿着高跟鞋走去卫生间。 大刘爽到歪,拿了张湿巾擦了擦阴茎周围,又擦了擦屁眼,明显湿巾变了颜色,把用过的湿巾丢在 旁边准备好的塑料袋里,就在女友的床上躺着,拿起手机看着之前给女友拍的照片。然后打了个电话, 意思是告诉家里同事玩的晚,不回去了,这才吃过饭就八点多了,等玩完很晚就直接在宿舍住了,然后 就听电话那边一个中年妇女唠唠叨叨。 正说着呢,女友回来了,看大刘在讲电话,就趴在床上逗着大刘的鸡巴玩。 大刘挂了电话,「小浪蹄子是不是又发骚了?」「哪有啊?一直都没舒服呢。」很诧异女友竟然不 提不让说她骚这件事了,「这东西变小了也挺可爱的,叫我能一口全吃下去。」然后把大刘的鸡巴全含 进了嘴里,大候呵呵一笑,看着女友正努力的把自己的鸡巴塞进嘴里,然后连蛋也想吞下去,本来刚才 就没干多久,只是一时没忍住,看着女友吃着鸡巴的可爱样马上又硬了起来,只见女友含在嘴里的阴茎 慢慢的变粗,本来正努力的往嘴里塞呢,留在外边的地方却越来越长了。 「坏。」女友含着大概15公分的鸡巴含糊着说了一句。然后更努力的往嘴里送,直到差不多全都 含进去,只留蛋在外边,知道自己吞不下,於是头又上上下下的动作着。 「小逼洗乾净了吗?」大刘伸手揉着女友的胸,「讨厌,洗乾净了啊。」大刘把手从胸挪到屁股上, 拍了拍,「来,给我看看。」女友就那么含着大刘的鸡巴转了个圈,爬到了床上把屁股对着大刘。 不知道是才洗完还是刚才的水就没干,湿湿的小穴展现在我和大刘的面前,大刘用两手扒着女友的 屁股分向两边,看着女友的小穴不像一年前那么粉嫩了,两边靠下的位置颜色有一点变暗,不过还是粉 色,只是没原来颜色那么浅了,大候看了一会,用舌头舔了舔,女友的头就动的更快了。 「真是好逼啊。」说着把手指伸进小穴里沾湿了然后挤进了屁眼里,然后继续舔她的小穴,我女友 很喜欢做爱的时候抠她的屁眼,也不知道是她自己告诉大刘的还是大刘就喜欢这样,果然女友的屁股动 了动,除了两人互相舔弄下体发出的声音以外又响起了女友的呻吟,没有第一次那么猛烈,却变的悠长, 加上长长的叹息,比开始更诱人。 两个人就这么舔着,动作一会快一会慢,好像打算慢慢玩,我在窗外有点忍不住了,毕竟这是在雨 棚上,手要支撑着免得自己不小心掉下去,不能打手枪,只希望他们快点做,我好看全些,一会是水声 一会是呻吟声的真折磨死我了。 大刘才泻过一次,现在显然特别持久,一点没有忍不住的意思,女友就显得比较急,只见她一会扭 动屁股,一会又放开他的鸡巴叫几声。还不好意思开口要,用手给他打着手枪回过头,却看不着他的脸, 一脸的着急,只好又转回去,舔舔龟头,用手给她打着手枪,又把蛋含在嘴里,想把他刺激兴奋了好干 她。 可是大刘还是不紧不慢的舔着,看样子他是真打算慢慢玩了,舌头累了换成了手指,女友又仰起头 啊啊的叫了几声,又回过头,还是看不见大刘的脸,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忽然转过脸去,嗓子里发出 嗯嗯的声音,然后疯狂的用嘴套弄着大刘的鸡巴,我能看见大刘在笑,这混蛋肯定知道女友想要,但是 却不给她,还装着不知道,然后用舌头舔女友的屁眼,「屁眼舒服吗?」「嗯嗯,啊,舒服。」含混不 清的声音,「喜欢被舔屁眼吗?」「嗯,嗯,呼呼」女友都没空回答他了。 「原来舔屁眼这么舒服啊?」大刘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我可以看到他在笑。忽然反应过来了,原 来他想女友给他舔屁眼,我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既想看到又不想看到女友真的给他舔,每次我洗完澡 做爱的时候女友都会舔我的屁眼,她对口活并不排斥,不过显然没舔过他的,要不也不用这么一步步的 诱导了。 女友现在显然比较迷糊,根本就分不出来话里的意思,只是不停的嗯嗯着,不停的舔,估计她的脖 子也已经很累了,不再继续上下的动,只是含着蛋在吮吸,大刘舔着舔着忽然动作加快,然后把手指插 进小穴里,这下女友可受不了了,还没等她做什么动作,大刘就把女友的身体往下一推,女友的头就埋 在了大刘的裤裆中间,嘴正对着他的屁眼,然后连犹豫都没有,用手拨开了大刘屁眼周围的毛,伸出舌 头就舔上去了。 「恩,你没洗。」很明显女友在说大刘,估计她尝到了味道,大刘像没听见一样,手指和舌头动的 更快。 女友嗯了一声也不管他洗没洗了,卖力的舔上了他的屁眼。幸好他之前有擦,要不然估计再挑逗我 女友也不会舔的,现在就不一样了,我看到大刘爽的嘴离开了女友的下体,紧闭着眼睛张大嘴巴喘着气。 持续了大概三分钟,女友就忍不住了。「要,要,啊。」「叫点好听的就给你,不好听就不给。」 「嗯,哥哥,大刘哥哥,给我,人家要。」「嗯?这个不够好听。」「啊,老公,给我,别闹了。」「 啊哈哈,好,老公给你吃大香蕉啊。」说着猛的一拍女友的屁股,女友飞快的坐起来,还没来得及转过 身来就朝身下的鸡巴坐了下去,扶着大刘的大腿,用自己的小穴套弄着大刘的香蕉。 大刘枕着自己的手臂,欣赏着面前的表演,因为才泻过不久,加上舔屁眼并不能刺激鸡巴,所以大 刘也没有要射的意思,由着女友自己在身上动。看着看着,抓起旁边的手机,又照了几张。「讨厌啊你, 又照。」屁股的动作没停,扭过头打了他一下。半转着身子,乳房正好突出来,大刘伸手就抓住了,然 后另只手拿着手机对着乳房又拍了一张,「人家香蕉都拿嘴吃,你呢?用下面的嘴吃啊?」大刘边做还 边调戏着女友。 「坏死了你,我两张嘴都有吃啊,你喜欢我哪张嘴吃啊?」「我都喜欢啊,可是只有一根香蕉,填 不满你两张嘴啊。」「都能啊,等万XX回来了,哪次不是,啊,哪次不是把我两张嘴都放满啊?」哎, 还有一个姓万的呢,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把女友给上了的。 「怎么了?想他了啊?我干的不比他好吗?」「少来,肯定要我说你干的比他好,然后他回来告我 的状,啊,然后你们一起欺负我,我才不上当呢,你干的就是没有他好。」看来女友也有点小聪明,大 刘听了不干了,「是吗?」然后用力往上挺着,插的倒是挺用力,差点把女友掀到地上去,一只脚都踩 在地上了,女友把另只脚也拿下床,半坐在他身上,「怎么了?嫉妒啦?嫉妒就把我弄舒服啊,我就承 认你干的好。」大刘一听,来劲了,一使劲把女友抱了起来,鸡巴没离开女友的小穴,然后把女友放到 了寝室的桌子上,桌子是学校给老师备课用的,一人一张单桌,桌子很小,但是高度比床高多了,床太 矮,站着使不上力气,大刘把女友放在桌子上,抓着她的胸用力的按揉,「这可是你说的啊,小贱人, 今天操的你叫我亲爹。」女友抓着桌子边,还没稳住呢,「把我抱回去,我要回床上。」大刘没听她的, 抓着女友两个乳房就用力的抽插着,干不几下,因为太用力,桌子还小,桌子在地上一直动。一分钟不 到,桌子就顶到了窗台上,桌子高度比窗台矮点,我吓了一跳,赶快回大门上的雨棚上,然后就听见女 友的叫床声连成了一片,声音跌宕,连着屁股被撞的啪啪声,我忍耐不住,就坐在雨棚上面打着手枪。 「啊,啊,啊哈,嗯,你好棒啊,加油啊,YES,YES,啊」听到女友喊YES就知道她要高 潮了,最开始女友不好意思叫床的时候我就诱导她叫,然后她问我怎么叫,我随口就说了YES,CO MEON什么的,那时候看欧美的A片都很激情。没想到后来女友放的开了,高潮了不一定就叫出来, 但是叫出YES来一定就是高潮了。 每次听到女友喊YES,我都会很兴奋,快速的捋了几下,我也射了,大刘这时候还在坚持,还在 拚命的干着,啪啪声变成了咚咚声,一听就知道干的很用力,女友高潮了,声音都变的有了哭腔,下体 却仍然被硬硬的鸡巴占有着,大刘的动作慢了下来,估计是累了,但是一下下的变的更有力,女友也配 合的叫着:「啊,你比他干的好,比我老公也好,你最棒了,比谁都好,啊,啊,COMEON。」大 刘也叫了两声,然后一泄如柱了,全射在了女友的阴道里。 我没打算揭穿他们,只要不出事,玩就玩去吧,只是很想每次都看到,又等了一会,他们离开了桌 子,倒在床上,呼呼的喘着气,「混身的汗,去洗下吧。」女友说道。 「你自己去吧,我不想动。」「哦,懒虫,刚才你怎么不说不想动呢?」大刘没回答,闭着眼睛, 手还搭在女友的乳房上,过了一会,也没见他们说话,我很好奇,仔细的看了下,他们都睡着了。还真 是乾的够卖力的,连阴道里的精液都没处理。 我看了下时间,10点半了,我知道不可能等着看他们下次再做了,整理了一下身上,回到了车里, 也没回工地,直接就在车里睡了,想明天早上起来再去看,因为女友说的是周末要陪朋友的,现在变成 陪炮友了,明天起来肯定还少不了又是一轮大战,结果第二天早上我过去的时候,发现校园里不少早上 晨练的老头老太太,肯定不能当着他们的面爬体育馆的雨棚,只好放弃了,开车回到了工地,司机看了 看我,问:「精尽人亡?」,我无奈的笑了笑,「昨晚确实很爽啊。」一天上班无精打采的,想着昨晚 的一幕幕,倒是鸡巴勃起了很多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