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大开眼界

大开眼界

啊┅┅啊┅┅」爱丽丝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

她现在正躺在床上,屁股靠着床沿,大腿分开,架在她老公比尔的肩膀上。

比尔站在地上,双手抱紧爱丽丝的大腿,腰部一前一後猛烈的动着。六英寸长的阴茎在爱丽丝滋润
的小穴里冲动。每一进,都尽根而入,自己短短的阴毛刺激爱丽丝的外阴;每一出,都只剩半个龟头被
爱丽丝向外翘的阴唇夹着。

」老公,你快┅┅快┅┅一点儿┅┅」爱丽丝娇断断续续的说。

比尔想想自己也差不多不停的干了半个小时了,也知道老婆高潮就要来了,所以加快频率。

」啊┅┅啊┅┅老公┅┅我┅┅我死了┅┅」爱丽丝娇声叫着。

看着娇妻半闭的眉目,听着勾人的叫床声,比尔就觉得龟头一阵发麻,知道自己要射了。可是
作为一个名医,他当然知道女人的高潮持续时间较长,他当然也有自己的一套。

在射精前的一刹那,他抽出自己的阴茎,把老婆的大腿从肩膀上抬起来,倒在一边。爱丽丝马
上转身跪在床沿把屁股翘起来对着比尔。比尔用手扶正阴茎,对准老婆的菊门射出一道精液,然後用力
提肛,不让精液汹涌而出。

爱丽丝的淫水,加上温暖润滑的精液,完全起到了润滑肛门的作用;而刚射过少许精液也使阴
茎敏感降低,同时保持完全的勃起,比尔轻易的就插到老婆的肛门里,继续满足老婆持续的高潮。爱丽
丝也伸手指头到阴道内侧,向上顶去。

本来阴道就很紧,老婆的手指头又顶住自己来回摩擦的路线,龟头下的敏感部位被深深的刺激
着。比尔突然想起成人电影里两男一女的镜头。一根阴茎插在阴道里,一根插在肛门里,就隔着一层薄
薄的阴道壁。老婆的一根手指己让自己舒服的不得了,哪┅┅想着想着,他再也支持不了,拔出阴茎,
射得老婆满屁股都是白花花的精液。

」老公,你好厉害。」爱丽丝转过身子,一脸满足的表情。她看到老公的阴茎还没有完全软下
去,就跪在地上,把老公的阴茎含在嘴里。

比尔虽然是医生,但他却不反对老婆这样做。每次老婆含着刚从阴道或肛门里拔出来的阴茎时,
他都觉得很兴奋,而且总是可以在老婆的嘴里马上再硬起来一次。这次也不例外。

爱丽丝笑笑的,她也喜欢阴茎在她嘴里从软变硬的感觉。看到老公色色的眼神,她知道他还想
再来一次。

」你先去洗洗吧。不早了,你明天一早还有病人。」

比尔只好作罢∶「不过你先去吧,我想先躺一下。」

看着老婆扭着腰肢走去冲凉,比尔心里又有些纳闷。他觉得爱丽丝应该满足现在的性生活,可
是她为什麽还要告诉自己她那个和别人做爱而且有很多人看的梦呢难道她不满足吗难道她真的想和
做给别人看吗难道她真的想和别的男人做爱吗

不多想了,反正明天也会打电话给道格,问他一下那神秘的住宅和神秘的活动。不知道自己到
底可不可以参加呢┅┅

(第二章)

回家的路上我们俩都没有说话,舒涵只是静静地牵着我的手。几分钟之後就到了家,刚过九点
半,珍妮已经让小孩睡了,舒涵给了她几张5块的钞票,我目送到她过马路回到自己家中。

小姑娘,修长的腿,不太丰满但很青春的乳房,她常穿又短又紧的牛仔短裤和白色T-SHI
RT在街上招摇。好几次我看到她晚上和朋友出去,穿的和白天差不多,不过不用胸罩,乳头看上去不
错。我想像得到她和她朋友坐在汽车後座,衣服拉到胸上,裤子掉到膝下,还不停地抱怨汽车後座如何
的不好。

我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瞎想。

上了楼,我听到舒涵在洗澡,我也开始换些家里穿的便装。水停了,我听到舒涵擦乾身体的声
音。她出来时我正在换裤子,她赤裸裸的,身上满是水汽。她走到衣柜旁,拿出一件睡衣。

她还是和我第一眼见到她时那麽迷人。中等身材,身高一米六四,体重保持在46公斤左右,
俏臀、长腿、细腰,即使在生了小孩後,身材还是保持得和原来一样,我想我经常在她腹部擦的「润肤
霜」一定很有效果。

她一边扣上睡衣,一边转向我,透过睡衣的透明下摆,我看到她的阴毛剃得又短又整齐,乳房
不大,但很丰满。

她抬起头,发现我在看她,她再向下看,看到我早已将裤子顶起一大块,舒涵笑了笑,对我说
∶「看样子它还不想睡觉。」我赶忙点头,将胯部顶向她。

舒涵笑着,边摇头,边解扣子。解到一半,她走到衣柜前,找出我的真丝睡衣扔给我∶「你到
楼下去倒点酒,我一会儿就下去。」

我心中暗喜,酒精常使舒涵很兴奋,一些白酒就更管用了。我走到楼下的客厅,打开灯,把灯
扭向一边,这样光线不至於太亮。打开音响,把声音调低,然後倒了两杯白兰地,坐在沙发上等着舒涵。

15分钟後,舒涵走下来,这等待绝对是值得的。头发已经吹乾,卷曲地披在肩上;她也换了
件睡衣,黑色真丝,几乎全透明,长到脚踝,前开襟;睡衣里面她穿的是什麽我可看得一清二楚,也是
黑色的透明贴身内衣,刚刚好包住整个乳头;下身的透明丝袜用掉袜带和内衣连着,没穿内裤;最突出
的是那近10公分高的高跟鞋。

」哇!」

舒涵笑着向我走来,她举起酒杯,透过杯子盯着我。走近了我才看清楚,她居然有时间涂上眼
影、摸上口红,我也闻得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她15分钟内可以做这麽多事情,可是常常抱怨去
赴晚宴时一个小时都不够她忙的。

她边喝着酒,眼睛再一次盯到我的裤裆处,她的打扮早让我高高翘起。她冲着我甜甜的一笑,
放下酒杯朝我走来。

」翘得那麽高干什麽很难受吧要不要我帮你」不等我回话,她就跪在我的双腿中间,掏
出我的肉棍,缓缓地上下抚摸。我身子向後靠到沙发背上,好好地享受这美妙的感觉。

突然,一阵趐趐麻麻的感觉从龟头出传来,我太熟悉了。她正用舌尖绕着我的龟头舔着,血液
猛往阴茎上冲,涨得有些「难受」。接下来的几分钟,她不停地舔我整个阴茎,用牙齿轻扣龟头,还把
两个睾丸轮换着含在嘴里,然後再从龟头来一遍。

正当我觉得美到极点时,舒涵微微抬起身子,把我整个龟头含到嘴里,然後顺着我的阴茎向下
滑,我觉得自己的阴茎进到了个暖暖的洞中,龟头直伸入她的喉咙。这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到的,龟
头处一松,她把我的龟头从喉咙中放出来,然後慢慢向上滑,她的牙齿扣住龟头下端,然後用舌头绕着
我的敏感部位不停地搅动。就这麽来回几次,我哪里还忍耐的住,几股热流射入她的口中。

她含着我的阴茎,把精液吞下去的同时,还不停地用舌尖挑逗我的马眼,舒服得我又贡献了一
些精液。

她慢慢地吐出我已经软下的肉棍,抬起头来,我什麽也没说,只是冲她笑了笑。她拿起我没喝
完的白兰地,以诱人的姿势把酒倒入口中,慢慢地吞下去,扔开酒杯,她用双手摩擦我已软掉的阴茎。

她从来就没有「空手而返」,我的小弟弟马上就恢复了生机。

她抬头看着我,小小声的说∶「我要你。慢慢的。」

我把双腿并紧,让她分开腿坐在我的大腿上,她用手解开我的睡袍,扔在一边,也把她睡衣的
上半身褪到腰间。

我的人差不多是斜靠在沙发上,她分腿坐在我的胯部,扭动腰肢,用她的下唇来摩擦我的肉棍。
她和我的手都不停着,她用手抚摸自己的乳房,我就用手指轻弹她的乳头,和找机会攻击她的阴蒂。

她不停地前後左右的扭动,我也不停地用手帮忙,阴毛也不住地扫着她的私处。

不一会儿,她大叫着∶「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啦┅┅」然後倒在我的身上。

她就是这种女人,高潮可以来得很快,需要也多,好在我早知道过30的女人如狼似虎,坚持
锻炼身体,对付老婆还是绰绰有馀。

她在我身上靠了几分钟,然後起身走到酒柜前又倒了些酒,我也站起身向她走去,讨些酒喝。
扔在地上的睡袍我没有捡起来,我就这麽赤裸的走向舒涵。小弟弟没有发射,依然高高翘起,舒涵盯着
我,冲我喊道∶「韩江,我还要!」我还能说什麽

舒涵放下酒杯,搂住我∶「我还要。」我笑着把她横在沙发上,二话不说,开始舔她的乳房和
乳头,两只手也不闲着,一只挑逗她的阴蒂,一只冲向她的肛门,在门口来回抚摸,她的阴蒂也因充血
而变大。

我又是捏,又是掐,有是弹,她什麽也说不出来,只能不自主的喊道∶「天哪,受不了啦!赶
快插我!赶快┅┅」

我的手加快了频率,她的身子开始颤抖,我这才抬起她的双腿,分开搭在我的肩上,她的下体
早已湿湿的,我不再挑逗她,挺身刺入她的阴道。湿滑的阴道让我顺畅无比地自由出入,阴道紧紧地夹
住我的肉棒,出来时,舒涵的阴道口夹住我的龟头,真是美妙无比!

舒涵还不满足,大叫道∶「我要你┅┅插我另一个小洞洞!」然後她抬起臀部,自己用双手把
大腿分得更开。

我自然乖乖的听话,拔出早被润滑好的阴茎,将龟头朝着那微微分开的粉红色菊门插进去,她
大声喊着些什麽,慢慢地张开菊门,让我插入。我双手扶住她的臀部,一寸一寸地向前挪动。还是润滑
的效果好,最後一下深深的插入,睾丸撞击在她的肛门附近。

舒涵的阴道又紧又湿,连肛门都是如此。整根没入之後,我停了一下,然後开始有节奏地深深
的插入,完整的拔出。舒涵伸出手,自己不停地刺激自己的阴部,手指也插到阴道里,透过薄薄的阴道
壁,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手指头。我把手从她的臀部空出来,玩弄她硬起的乳头。

虽然我们都泄过一次,但这次也没有持续多久,舒涵非常的兴奋,她不停地告诉我,我是怎麽
的厉害,她怎麽的喜欢我,还告诉我以後要如何挑逗我。我哪里受得了,手紧紧抓住她的腰部,以最快
的频率冲刺了一阵子,然後和舒涵同时倒在高潮中。

音乐已经结束了好一会儿了,我们站起身,捡齐地上的衣服,关掉音响、电灯,手牵着手回到
楼上卧房。【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