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姿势 - 成人在线_国产自拍_亚洲伦理av_超碰在线视频-久久在线AV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姿势

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姿势

开车等在浦东机场的出发点外,电话响了,「妖兽!我到了,你在哪?」她调皮的讲,一点不似从未谋面!「哦,
我在出发10号口,你出来,看到一个别克商务,就到了!」我温柔的说,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说不上是激动还是等的
时间太长,身体不自觉的反应,脑海又是她的样子……几分钟后,有张熟悉的脸出现在副驾驶窗外:「哎,怎么这么没
有绅士风度,也不下车迎接!小心姑奶奶我生气!」撅着小嘴的样子好不可爱,我赶忙下车把行李拿上车,她自己已经
钻进副驾驶,我回到车上的时候,她目视前方,微笑,「出发,大笨象,带我走吧……」

车开出机场,她左看右看,从容自在,我倒显得有点拘谨,她一会问问这,一会问问那,走中环的时候,她说:「
上海怎么和个破农村一样,和我们大连的乡下差不多!」我笑:「上海本来就是个小渔村,城郊结合部,就是农村啊!」
她看着我,手变拳,打了了肩膀一下,「你这农民看来不错啊,哈哈,今天晚上给大爷唱个小曲,哈哈哈哈……」发出
一串豪迈的笑声。

这个时候的上海,已经有点凉,她穿了一件银灰色风衣,里面穿着意见黑色的高领线衣,眼睛贼大,忽闪忽闪的,
鼻子高高的,嘴唇圆润可爱,长发藏在风衣的领子里,看到我在偷看她,她完全转过身来,「咋,怎么回事,偷看我,
看什么看,看到什么了,怎么这样看,看眼里拔不出来……」又是一串机关枪……她,叫白蛇,一个身高172 的高挑美
女,认识快一年了,当时糊里糊涂就认识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慢慢聊的多了,互相之间也熟悉了起来,彼此说话
也没了那么多忌讳,虽然一直未谋面,但聊起了,感觉特亲切,我们一起聊生活,聊画画,聊趣闻,聊自己,甚至最后
聊到了性,哎,一切都原本觉得不该聊的,竟然自然而然的就聊上了,周围有许多美女的我,竟然有点迷失在这个网络
虚幻的「蛇女」之中。难道这就是缘分!

因为彼此都也是有家有口,所以,不敢有造次,但那种人性欲望的贪婪,又让我忍不住一次一次突破自己的聊天底
线,我能感觉到,她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所以,我们俩聊的即很小心,又很奔放,有时候,聊一两句,觉得不对劲,
我,或者她,就会主动转移话题,心照不宣,却有心有灵犀。

为了彼此的幸福,我和她约定,「如果在2011年国庆节前来,我就三陪,陪吃,陪玩,陪睡!」她欣然答应,我仅
仅是给自己找个不出轨的借口,因为我相信,她不会来,我也不会去,这个誓言,就算是年少轻狂的最后一点见证吧。

「你在干什么呢,大笨象!」她推了我一下,「干吗呢,心疼钱啊!」她调皮的看着我,「放心吧,你求求我,我
会考虑给你节约开支的!」她似乎很满意自己占据优势。我拿出放在怀里的水,「来,喝点水,口渴了吧」!她放在鼻
子边闻了闻,「哇,好臭,你好恶心,干吗藏在怀里!」她喝着水,估计挖苦我!「滚,这是保温,想让你喝点暖和的,
舒服点!」

我i 回捶她一下,结果水撒了出来,湿了胸前一片,我赶紧找纸巾:「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有意
的!」她拿过我手里的餐巾纸,「没事,笨死了你,好好开车,我来」,然后自己擦着,我不安的开着车!「水很温暖,
很好喝!」她一边擦着衣服,羞涩的说了一句。这一刻,感觉她妩媚无比。

上周的时候,她发了一张照片给我,我问:「怎么看着是婚纱照?你没事也去玩这个啊?」

她说:「屁,这就是拍结婚照啊!我证都领了!」我忽然感觉好难过:「哦,行,既然你已经领证了,说明你已经
决定自己的幸福了,那我消失了!我们说好的,你找到了幸福,我消失。

这就是那个时候了!」「壮士!留步!」她一直这样称呼我,「壮士,你走了,小女子如何是好!」

「留步干啥,看着你被人掳走啊?还是看着你自己幸福!」我说,「咱不是约好了,当你幸福决定的时刻,我就消
失,或者,你在国庆节前来,我们云雨,过了,我还是消失,仅仅是纯友谊,现在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消失,不耽误
你,不给你制造麻烦!」

「好,那我来!」她半天不说话,然后忽然来这么一句!我笑了:「好,你来,咱说话算话,你来了,三陪!」因
为之前她已经说过好几次,都是说说,所以,我没多想:「来,来,来,让我给你上一课,让你整天嚷嚷,来了让你三
天下不了床!」她半天又不在,后来半个小时,她回了一句:「谁怕谁!」

一切,我都以为,如同以前的玩笑话……「大笨熊!晚上机场接我!两个小时后到!」她彩信我,还有一张今天的
机票!就这样,我急忙推掉了应酬,晕乎乎的就来到了机场!现在,她就在我车上,在副驾驶上!我是要稍微使劲呼吸
一下,都能闻到她身上的味道和热量!脑子晕乎乎的!

「还好,上海没那么冷!都说周末要降温,害的姑奶奶我还穿风衣来!」她一边擦着衣服,一边说,「大笨象,你
吃饭了么?」我说没有,等你一起吃!「好,找上海最贵的餐厅,我们去吧!」我说好,车过了中环,进了南北高架,
到了一个连锁酒店停下,拿着门卡,我送她上了楼。

「你在干吗?」白蛇回头看看站在门口的我,「哦,不太方便吧,你换换衣服,我们去吃饭!」

我在门口说,她看我一眼,「哦,好乖!呵呵」,她接过行李,拉进房间,关门的一瞬间,我脚一下顶住门,「算
了,上海治安不好,我还是进来保护你吧!」我嬉皮笑脸的说,她摇摇头:

「哎,就知道你没那么雷锋,进来吧,上海治安不好,你在外面,我怕被人捡走喽!」我赶忙进来:「对,对,对,
女侠所言极是,写女侠收留!」

她把行李放好,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件小夹克,一件粉色T 恤,然后脱下风衣,挂衣橱,「去换下衣服!」然后,
她拿着小夹克,粉色T 恤,进了洗手间。给她定了这一间是大床房,我站在房间,感觉自己不知该干什么,洗手间传来
微微的声响,我想了想,开门冲了进去!她正对着镜子在化妆,贴身的粉色T 恤,外面罩着一件深蓝色小夹克,下身一
件蓝色牛仔短裙,修长的腿被黑丝紧紧包裹,臀部高高的翘着,把牛仔裙撑的要爆开!丰满的胸部在粉色的T 恤中,也
纯纯欲动……「干嘛?」她看我一眼,回头继续对着镜子开始化妆,我走到她身后,贴近她,手绕住她的小蛮腰,她呼
吸一下紧张起来,画口红的手,停在空中,不知道该怎么放,「你干吗,你干嘛啊,大笨象!」

她使劲维持这自己的声音,想作出镇静的感觉,但我似乎能听到她砰砰砰砰的心跳声!

我手往上移,来到挺拔的胸部,竟然那里没有胸衣,完全天然……手捂上去,能感到里面有一颗逐渐变硬的豆豆,
好大的一颗豆豆!

我透过长发,呼出的气,穿过她的头发,吹着她青涩的脖颈和耳朵,嘴靠近她的耳廓,轻轻的含住,舌头慢慢的划
过耳轮,她放下口红,慢慢摸着我的脸,「大笨象,坏蛋!」声音羞涩无比,没了刚才的跋扈,让我更加兴奋不已!

我下身贴近她的身体,顶在她丰满而有弹性的臀部,她身体哆嗦了一下,我手越过胸部,摸着她的脖子,把她轻轻
的转过来,她也乖巧的抱住我,手已经伸进我的T 恤,温柔而诱惑的摸着我的后背,胸膛,手指灵巧的沟通着我的乳头。
此时,我的舌头已经找准目标,和她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湿湿的舌吻,让我们彼此都成了真空,无法呼吸。

好不容易从舌吻的真空中把彼此拯救出来,我们四目相对:「这是真的么,大笨象!」她温柔的和我碰着鼻尖,「
我现在抱着的是你么?」我点点头,她继续吻着我,脖子,耳朵,把我的T 恤撩起来,亲吻着每一寸,用舌头舔,卷着
我的乳头,手在背后,摸着我的后背,臀部,最后,整个人完全跪下来,轻轻拉开我裤子拉链,然后抬头看着我,我立
马心领神会的把腰带解开,裤子一脱到底!

四角短裤早已经被强壮的男根撕扯的不行,裤子一脱,一个巨大的金字塔已经升起,她舌头从上往下,先舔了一边,
隔着内裤,但感觉超爽。她一边温柔的隔着内裤舔着鸡巴,一边一手托着下面的蛋蛋揉捏,另外一只手从裆部伸过,揉
着我的屁股和大腿,喉咙发出满足呻吟的声音!忽然,她一下撤掉我的内裤,鸡巴一下弹出来,竟然打到她的脸颊上,
她发出「呀」的一声,然后羞涩的看着鸡巴,两手轻轻的托住它,现用舌头轻轻舔了一下,然后一口含了下去!大口大
口的吮吸着……镜子里,看到我们,看到她在兴奋的舔着我的阳具,她臀部呈现完美的弧线,被牛仔裙紧紧的包裹着,
鸡巴已经肿胀的厉害,我弯腰,一把把她抱起来,放在梳妆台上,把牛仔裙网上一翻,一头扎进她的裆部,那里虽然有
黑丝护身,但很快就被我舔湿了,这才发现,里面竟然是丁字裤,怪不得刚才裙子外看不出内裤的痕迹!

我用牙一下撕开了她的黑丝,她吓了一跳,然后是粉锤乱打:「你个疯子,疯子,疯子!」我两手一下把黑丝扯开,
舌头直接侵犯到那被一根绳子一样勒紧的私处,那里已经汪洋一片,舌头压上去,都是咸咸的,滑滑的,两片肥嫩的阴
唇,已经被压迫的不行,在我舌头的努力下,愤然怒放,水把内裤湿成一条,阴毛也被口水沾湿了……她在洗刷台上已
经被我舔的凌乱了,脚和腿,一会松开我,一会盘住我,下身被我舔的水已经顺着内裤流到台子上:「哇,小淫娃,好
多水,你要把自己流干变成木乃伊么!」

我抬起头,站起来,搂着她的脖子,亲吻着她的嘴,她搂着我的肩膀,积极的回应,一边亲着,我一边帮她脱掉小
夹克,然后帮她脱T 恤脱到一半的时候,我忽然抓住她的两只手,这样她的头和手完全被T 恤拢住,就好像被蒙住眼绑
住了一样,我一手紧抓她两只手,一手把她臀部往外一抱,两条腿大开,湿透的阴部正对着我的大鸡巴!

对准,我开始研磨起来……她的身体很敏感,整个人开始颤抖,随着鸡巴在洞口的研磨,她身体不停的哆嗦,两个
圆润的乳房,随着身体颤抖,她乳晕好大,粉红,兴奋的都鼓起拉,奶头更是屹立在上面,骄傲的随着身体的晃动,晃
来晃去!「大笨象,好坏!坏死了!」「你这条小白蛇,蛊惑人间,看老衲收了你!」我装作得道高僧的样子,「师傅
饶命,师傅饶命,我不敢了……」她配合的也很好,「我也是贪恋师傅法力,所以才蛊惑下师傅,没蛊惑过别人!」我
鸡巴在洞口依然跳来跳去,打着她的小阴蒂,阴唇,洞口流出来的水,已经汇成一片。「那更不行,蛊惑老衲,你是居
心不良,看老衲用法器收了你这妖孽!」我摸着她的乳房,嘴巴靠上去,隔着T 恤,和她亲吻着,「那……那……那就
麻烦……麻烦师傅……快点放出法器,收了小妖吧……」,她呻吟着,好诱人!

我手把她丁字裤一下脱下来,鸡巴对准,插了进去……好紧!好滑!

鸡巴一下插了进去,立马感觉被紧握住,进去出来,都会带出好多水,她呼吸急促,身体后仰,靠在镜子上,我把
她两只手,抓起,靠在镜子上,另外i 一只手,拉着她的脚踝,让她劈开腿,鸡巴使劲的抽查这嫩穴!

她是个大胡子,但每根阴毛都好黑,好亮!好柔软,被水带着,一会到阴道,一会又出来,阴道边缘慢慢的堆积了
一些亮晶晶的液体,像浇水一样,我手放开她,两手同时抱着她的腰,屁股更加有力的前后挺动着,她已经把T 恤完全
脱下来,满脸绯红,妩媚动人,两眼水汪汪的,然后忽然坐直,抱住我的脖子,使劲的吻着我的嘴,吸允着我的舌头,
整个人一下跳到我身上,这样,我就成了抱着她的臀部,她盘着我的腰,搂着我的脖子,我们站着,对着镜子,享受着
性爱的快乐!

「你好棒,大笨象……好棒……」她使劲的挺动腰,让鸡巴能扎的更深,「叫我法师……小妖孽……看妖龙怎么收
拾你……」我把手绕过来,抱着她的两条腿,让她完全凌空,只有手搂着我的脖子,「看本爷爷怎么收你!」我坏笑,
然后鸡巴快速的抽查!蛋蛋打着她的屁股,劈啪作响!我分明看到水从我们的结合部溅出来,空气里弥漫着体液的味道!

「啊,啊,妖龙好厉害!师傅……师傅……」白蛇紧闭双眼,臀部虽然凌空,但也使劲摇摆着,「师傅,师傅……
肏我!大笨象……肏,肏我!」她完全疯癫了,两个大白兔在胸前欢蹦乱跳,完全脱离了地球引力一般。「肏我骚屄!
……师傅……肏我……」她歇斯底里,骚穴一阵一阵的热浪,我知道,她要来了,我直接帮她屁股一下抱住,整个人大
劈腿,完全暴露在我的鸡巴下,「啊,来了……来了……来了……」

她身体急速颤动……「来了啊……大笨象……大鸡巴……来了……」她腿使劲的瞪着,整个人使劲后仰,我感到龟
头在阴道深处,被一阵热汤完全包裹,好烫!我使劲又抽查了几十下,拔出鸡巴,白蛇的阴道滴到地上好些淫液,有个
拔丝,拉出好长好长一根丝,挂在她的屁股上,然后顺着身体的晃动,贴到我大腿上!我鸡巴又一下插了进去,她「啊」
的一声,搂着我的肩膀,枕着我肩膀,温柔的说:「哎,我这真是千里迢迢,赶来受死啊!呵呵」,我亲吻着她的肩膀
:「你好棒,宝贝,好棒!」她微笑,咬了咬我耳朵:

「被你玩死了,刚下飞机,就这么弄人家!一点不给人点羞涩!人家是淑女啊!」我抱着她,走出洗手间,鸡巴一
直插在里面,然后顺势把她放倒在床上!

把她两条腿放到一侧,我侧躺在她背后,从侧后,鸡巴开始不紧不慢的动起来,她主动挺着臀部,和我碰撞,并拉
着我的手,抚摸着她的胸部,抽查了百来下,我休息差不多了,就一翻身,跪在床上,把她屁股一下抱起来,从后面,
扶着鸡巴,慢慢插入!

这是我们最喜欢的姿势,以前在聊天中,我们说过,所以,这个姿势,大家都很喜欢。

她的臀部好圆,屁股沟一条粉红的线,菊花正随着我的抽插,有节奏的收缩着,鸡巴插进去,再抽出来的时候,阴
道内壁一圈粉红的皮,被粗壮的鸡巴一起带出来,又送回去!她撅着屁股,上身完全匍匐在床上,回转头,看着我的抽
插,「大笨象的弟弟好厉害,好喜欢!」我如同被下来命令,抱着大屁股,又是一阵猛冲猛打!

我俯下身体,双手环保,右手抓着她的左边奶子,左手抓着她的右边奶子,马步架势,鸡巴冲刺着她的骚屄,感觉
她身体内部火热火热,她穿着粗气:「收了我吧!法师,师傅!收了我吧……让我变成你的奴隶!肏我……大笨象……
肏我……肏我……!」

「让你骚!小骚穴!肏死你……」我得到极大鼓舞,她叫床叫的真好听!

「干我,肏我!」她拿起我的左手中指和食指,使劲的开始吮吸,我只好右手抓着两个大奶子,好大的大奶子,蹦
蹦跳跳,让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真正的大白兔!

「啊……顶到了……大鸡巴……用力顶……啊……啊……又来了……」白蛇这次完全是嚎叫,一股热浪又包围了鸡
巴,从阴道深处传来……眼前这色香味俱全,让我也把持不住,使劲抽插,抱着大屁股,使劲冲刺……「我要射了……」
我说「射里面,哥哥,师傅,射……射满小穴……」白蛇用手拌着两片大屁股,让菊花和阴道充分的张开,我使劲抽插,
射了出来,然后瘫倒在床上,白蛇拿床头的大毛巾堵住下身,这时候,才发现,被撕烂的黑丝,还在左脚的脚踝上挂着
没拿下来。

她回来,拿起我胳膊,钻进我怀里,我们什么也没说,彼此就这么躺着,她调皮的拔拔我的胡子:

「你好厉害!东西好大,好硬!搞死我了!」我闭着眼睛,得意洋洋。「当然,怎么也不能让你白来啊。」

她又是一阵粉锤。

下篇迷迷糊糊,被舔醒了,睁开眼,是白蛇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啊你,你吃饱了,就睡着了,我还饿着呢,真
没风度!」她舔我鼻子一下!看看表,已经是十点多。「哦,不好意思,呵呵,你还没吃饱么,那我喂饱你!」我翻身
压住她,摸着她的乳房,亲吻下去。她咯咯笑着,把我推开,「饱了,饱了,饱了啊,服了你,下午饭吃饱了,这会去
吃夜宵吧!」她趁我不注意,钻出我怀抱,进了洗手间。

我穿上衣服,她也从洗手间出来,麻利的穿好衣服,这次是牛仔长裤,里面还是那件T 恤,外面一件白色的衬衣,
穿好衣服,门口,俩人又腻味了一阵,才一起出门。秋天的上海,还真有点凉,我问:

「冷吗?给你衣服」,她笑,「不冷,看你一眼就浑身火热!」俩人打情骂俏的走进一家上海本帮菜馆,点了几个
上海的本帮菜,她都说太甜,不好吃,不如东北菜好吃,呵呵,答应明天带她吃北方菜。

吃完饭,已经十一点,我送她会旅馆,她很善解人意,说:「你回去吧,家里还有人等着。」经她这么一说,我反
而感觉到愧疚,说:「多陪陪你,难得来一次」,她笑了,把我推出门,「大笨象,明天来陪我,回去吧,知道你啥人,
别难为自己了,我们一起,是快乐,不是累赘和负担,回去吧,明天见!」

然后调皮的和我眨巴眨巴眼睛,又一阵舌吻,我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

开车回来路上,她发来短信:「床上都是你的味道,就如同你在,让我睡的安心,和你一起,很愉快,没有让我白
来!好梦!」哎,心里纠结啊,一边是家里的妻儿,一边是不远万里的情人,开着车,回到家,看到妻儿已经入睡,心
稍稍宽慰了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十二点多,再也躺不住,起来留个字条说公司有急事,我就接着开车回到了旅馆。

在旅馆下面停车场,我坐在车里,看着上面的窗户,她还没睡,我打来电话:「睡了没?」她笑,似乎刚要睡着,
「恩,还没睡,在想你!」「呵呵,恩,我也睡不着,在想你,你这次怎么忽然来了!」,「想你了呗,就来了,谁让
你整天说我光说不练!」车上有点冷,我打了个喷嚏,她说:「怎么了,家里这么冷,还打喷嚏!」我说,「是啊,好
冷,我来找你,你帮我取暖吧,」,她说:「好啊,你来吧,来了你想咋取暖都成!」我故意刺激她,「真的么,什么
都可以么?」她笑,「当然,你来,5 分钟内到,做牛做马都可以!」我故意假装道:「没诚意啊,飞机启动都不止5
分钟!」然后我已经下车,上楼,她在电话那头笑道:「你不平时都说,心想事成么,看你想不想了,哈哈,老老实实
睡觉吧,明天见!」

我说,「那我过来!」她说:「行了,别让你老婆听见,老实睡觉,明天见!」我说:「好吧,就喜欢你这么乖!」
然后我挂掉了电话,30秒后,我敲开她的门,她一下跳到我的腰上,我随手关上了门……这一晚上云雨,就不必说了,
又搞到凌晨4 点多。两人才作罢,她把我的阴茎夹在两腿之间,背靠着我,一直睡到第二天10点多。

问她啥想玩,她就说就想玩我,问她啥想吃,她就说想吃我,没办法,白天还要上班,今天有几个重要的面试,我
是主考官,所以必须走。我从旅馆出来,约好上午她自由活动,中午一起吃饭。我把公司地址写给她,虽然第一次见面,
但感觉好熟悉,然后我就匆匆上班去了。

上午面了两个,都不错,不一会,门碰的撞开了,白蛇竟然冲了进来,后面跟着紧张的经理助理小陈,小陈拉着白
蛇要出去:「小姐,请先和我预约,然后才能进行面试!」我被眼前的情景弄的有点懵,什么情况?!!就见白蛇很礼
貌的说:「我很喜欢这个工作,所以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展现自己,请经理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真晕,这妹妹真能
玩,我憋着不笑,示意小陈出去。

「你搞什么飞机!没带这么玩的!」我压低声音,笑着对她说。「我叫白蛇,大连人,来上海2 天,这是我来上海
后的第一次面试,请您给我这个机会!」靠,她倒是搞得像模像样,真事一样!

「好吧,白蛇小姐,请先进行自我介绍,开始吧」,我重新坐回椅子,她坐在老板桌对面,「哦,对不起,经理先
生,我不会。」

「……那,那你会什么……」

「哦,我什么也不会……我只会……只会……只会让你现在爽翻天!」她故作害羞的说!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这个女
人要出什么牌,她已经绕过办公桌,来到我的面前,然后一下就钻进老板桌下面:「经理先生,下面就是我的自我介绍!」
然后就解开我的拉链,拉出昨晚已经疲惫不堪的鸡巴,含在嘴里,大口的吃了起来……办公室里,随时可能有人冲过来,
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白蛇含着我的鸡巴,迅速的,舔着,吮吸着,阴茎,睾丸,都沾满她的口水…
…「后面还有面试么?」她忽然停住问,「哦,可能还有吧……」我说,「那快叫人进来,快啊,快啊!」

她玩大了,行,我奉陪。我摁了铃,小陈来了,问了下,下一个面试人已经到了,我说让人来,小陈环顾一下,我
补充说:「白蛇小姐是我朋友,刚才是开玩笑,她已经走了!」小陈退出去,去叫下一个人,来人也是个女的,30多岁,
面试会计,对方是很严谨的那种人,很健谈,滔滔不绝的讲着自己的工作史,白蛇下面就猛忙活!

她先舌头舔着我的龟头,然后调皮的用手捏着我的包皮吹气球,舌头卷动着龟头,上下翻,轻轻吸着马眼,又舔着
冠状沟,然后又忽然一口全部吞下,喊着鸡巴,舌头从下面伸出来,舔着睾丸,我这怕她发出声音来,好在我开着办公
室窗户,风声能掩盖一部分声音,我的鸡巴在她口中增大,增大,增大。

来面试的人手机忽然响了,对方表示很抱歉,我说没事,一会,电话又响了,我表示,她可以先接电话,对方表示
非常的抱歉,然后出去接电话了,白蛇在下面吐出鸡巴,转身,麻利的把自己裤子脱下来,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里面在
我桌子下面展现出来,菊花,阴唇一目了然,二话不说,我插了进去!

我趴在桌面上,上身不动,下身一阵挺动!

门开了,面试的人打电话回来,面试继续,我不敢动了,白蛇在下面却不依不饶,慢慢的,挪动着屁股,鸡巴插进
去,抽出来,插进去,抽出来,上面我还得正经八百的面对应聘人,后来她说了什么,我都不记得了,我甚至没问问题,
就直接和人家说了再见,人家走的时候,明显想和我握手,但我只是摆摆手,说再见,因为下身的鸡巴,正结结实实的
插在白蛇的骚穴中,目送面试人走了,我赶紧跟上去,锁门,回办公桌,从下面抱出藏在桌子下的白蛇,人整个压在桌
子上,从后面插进去,一阵狂插!

白蛇在下面忙活的已经满身是汗,拖出来,头发凌乱,嘴角还流着刚才吮吸鸡巴分泌的口水,「肏死我,肏死我,
经理,肏死我……」她口中胡乱说着,屁股跟着我鸡巴的抽插,配合默契的挺动着!

「干死你这小骚货!跑办公室来撒野!干死你丫小骚货……」我奋力挺动着,前面的老板桌正好卡住白蛇的大腿,
上身趴在桌子上,屁股翘翘的,每一次插入,都让屁股荡起涟漪,我从后面掐着白蛇的脖子,一手抓着她的腰,鸡巴插
着骚穴,打的屁股噼啪作响!

我把她扶起来,从领口伸进去,摸着她的乳房,捏着那两个大大的奶子,揉捏着奶头,她兴奋的浑身发抖:「亲哥
哥,好老公,使劲插……我是你的小浪屄……让你插……给你肏……」她手背到后面,抓着我的裤子,使劲的拽着,让
我能插的更深,更快!

好喜欢摸他的大奶子,柔软,坚挺,捏在手里,都要爆出来,但又很有手感,我抓着,就好像骑大马,抓着缰绳一
样,使劲的顶,插,白蛇的屁股在我的退压下,被挤成椭圆,肉滚滚的……「好经理……大鸡巴……肏死我了……」白
蛇小声的呻吟着「用力……啊,……顶到了……顶到了……啊!」

白蛇一阵哆嗦,我感到小穴深处传来一阵热汤,鸡巴忍不住一哆嗦,赶紧抽出来,全射到白蛇的屁股上,白蛇等我
射完,转身蹲下,把我推倒在椅子上,趴在我的腿上,又贪婪的舔着鸡巴,我整个人都酥了……等着中午大家都走的差
不多,我才和白蛇从办公室走出来,去掌柜的店,吃了点河南菜,然后下午,和白蛇去了外滩,因为我平时就不是特别
能玩的那种,所以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玩,白蛇说我俗气,领着她玩外滩,一副暴发户的样子,俗不可耐,哈哈,我
只能大笑回应她。

晚饭,我带她去静安饭店吃饭,她点菜点的很节俭,我笑,说不是你出钱,她笑,你也别装大款,让我更加喜欢她,
吃晚饭,我们溜达着,牵着手,她笑:「大经理,你不怕遇到熟人,上海可是很小哦」,实话讲,我也怕,自己从来是
守身如玉,没想到,竟然和她聊的来,现在竟然出轨了,但是,如果不牵她的手,让我感觉,又对不起,因为,她现在
也算我的女人了,我使劲抓住她的手:「听天由命吧!」

她不屑的哼了一声,「搞的好像我多稀罕你一样,哼!」

溜达着,溜达着,来到了宾馆,宾馆11楼是酒吧,我们决定去喝一杯!在气氛诡异的酒吧,我们在一个拐角坐好,
叫了点啤酒,洋酒她坚决不要,说喝了会发疯,呵呵,喝着酒,我搂着她,俩人就一直这样呆呆的,貌似没什么话,却
有好像说了很多话。

「为什么来?」我忽然问,「哦,没什么,就是想来了!」

「恩,你倒是痛快!」我拍拍她脑袋,「呵呵,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坏女人吧,千里迢迢来找你日」!

我用嘴堵住她的嘴:「别乱说,你是个好女孩,真不知道我修了什么福,遇到你,能让我们有这段感情,是我对不
住你,不能收了你!」白蛇捶我一下,「你倒想得美,还想收了我,不怕我榨干你!」

我搂着她,更紧了……「本来,我是一条修行的小白蛇,修行的蛮好的,没想到,碰到你这块顽石!哎,破我道行,
坏我修行!」她闭着眼说,「恩,我就是你修行路上的贵人,过了我这关,你就得道成仙了」

我亲吻着她,俩条舌头交织在一起,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口水,忘我的亲吻着。

酒吧待到半夜,这次她一点都没留我,并一再要求我,不要过来,明天再来,送她坐飞机。

第二天早早的,我就来到了宾馆,一进门,全裸的她就砰的关上门,脱下我的裤子,大口的舔着我的鸡巴,然后自
己手摸着自己的骚穴,然后立即转身,我从背后又一次进入了她的体内!

我们呼唤着对方的名字,极其温柔的缠绵着,像两条蛇一样,互相揉在一起,我从背后肏着她,又探身到前面,吸
着她的大奶子,一只手还伸到她的裆下,蹂躏着那可爱的小豆豆,她也极度热情,水一直流着,顺着鸡巴,流到睾丸,
顺着她的大腿,流淌过小腿,最后到地上……这一次很快,二十分钟差不多,我就结束了,我紧紧的抱着她,她紧紧的
抱着我!什么也不用多说,这一刻,只需要,仅仅的抱在一起,就可以了,这一刻,什么也不用说,只需要,感受着对
方的体温,体味,就可以了!

要赶飞机,不得不上了车,送她到了机场,她在车上,紧紧的抱着我,竟然流下两行泪,让我心乱如麻:「有机会
到大连来看我!」然后下车,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大厅……【完】

上一篇:邻家的嫂子 下一篇:大开眼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