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护士长的媚肉 - 成人在线_国产自拍_亚洲伦理av_超碰在线视频-久久在线AV
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熟女护士长的媚肉

熟女护士长的媚肉

引言:我叫方华伟,目前在**市市委办公厅综合科工作,女主角叫陆雁梅,是**市第一人民医院康
复疗养中心的护士长,故事就发生在我大四那年的实习之后……

第01章委身恶少在我大四回来实习的时候,整天百无聊赖在家里上网,比我更无聊的老妈,每天下
午都和单位的阿姨们一起搓麻。

一天下午,搓完麻将的老妈在给我准备晚饭的时候看见了陆雁梅阿姨的手包丢在了我家,就叫我给
送过去。陆阿姨家就住在我家楼下马路对面的一套小四合院里,几乎两分钟都没有到,我就走到了她家
的门前。本来想按门铃的,结果本能的推了一下门,居然推开了,原来大门没有锁。我就径直的走了进
去,穿过小院,进了正房的走廊,刚想喊陆阿姨,却听见了一阵呻吟声。

「啊……轻点……呀……求你了……人家疼……」

陆阿姨叫的好幽怨。

「老骚屄……我肏死你,让你再喊疼!」

「啊……啊……不要……」

陆阿姨依旧在求饶。

「肏……肏……肏死你个老骚屄……」

按说陆阿姨的老公现在应该在外地啊?难道是刚回来?刚回来就这样,他们可真够饥渴的!我边想
边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卧室门口,透过门的缝隙,我看到了陆阿姨躺在床上的,双手被绑在了床头,两只
丰满的乳房被一双大手蹂躏着,两条穿着黑色网格丝袜的美腿架在了男人的肩头,两只美脚在不停的摆
动着,而那个男人跪在床上,胯部不停的向前冲刺着,伴随着他每一次的冲刺,都是陆阿姨幽怨的呻吟
声。

因为角度的问题,我无法看见那个男人的脸,但是我感觉他不是陆阿姨的老公。就在我疑惑他是不
是陆阿姨老公的时候,却听见了陆阿姨再度求饶:「求求你了……啊……博康,别射进来……啊……不
要啊……」

可是那个叫博康的男人却根本没有理会陆阿姨的求饶,依旧不停的抽插着。

陆阿姨不断的求饶,而博康却突然身体向前一挺,在一声低吼之后,足足停顿了有一分钟,然后才
把缴了械的大鸡巴拔了出来。这个时候的陆阿姨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看着陆阿姨
流泪,博康满脸堆笑的舔舐着陆阿姨的眼泪说:「亲爱的,又不是第一次设在里面了,吃点药就没事儿
了,射外面我不爽,呵呵,别哭了!」

陆阿姨没有理他,依旧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博康给陆阿姨擦干净了下体之后说:「亲爱的,今天就
这样吧,我得走了。」

「把我的手解开了,钱在抽屉里,拿着钱你赶紧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陆阿姨的眼睛依旧在流泪。

「好嘞。」

博康再次亲了亲陆阿姨的脸颊,然后解开了陆阿姨双手的绳子,就在他下床取钱的时候,我看见了
他的脸,原来他是我们这里的一个有名的「恶少」,外号叫「六子」,是我们这里一个退休老革命、老
干部的儿子。

我正纳闷陆阿姨怎么会和他搞在一起,见他已经取好了钱,准备穿衣服了,我赶紧退了出来,顺便
把陆阿姨的手包挂在了走廊的衣架上。

回家之后,老妈问我:「送个包,怎么这么长时间。」

「路上碰见了个老同学,聊了一会,才送的。」

「哦,那赶紧吃饭吧。」

第02章原来如此几天之后,她们又在我家搓麻,结束之后,老妈对陆阿姨说:「雁梅,拿好你的包,
省的再让我儿子给你送。」

「什么,华伟什么时候给我送过包?」

陆阿姨疑惑的问道。

「你真是猪脑子啊,就是大前天啊,你走了我看你包还在我沙发上,就让华伟送你家了,才几天啊,
你就忘了,猪脑子啊你!」

听老妈这么一说,聊着QQ的我突然去了客厅,赶紧接茬说:「是啊,陆阿姨,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

说完,我冲陆阿姨眨了眨眼睛。

陆阿姨恍然大悟的说:「哦,我想起来了,呵呵。」

「雁梅,你才多大啊,就忘性这么大,真是个猪脑子!」

大概是为了不至于和我太尴尬,陆阿姨和老妈打了声招呼就赶紧走了。

第二天下午,老妈的单位要核对账目,因为老妈是会计,所以草草吃过午饭就去了单位。而在老妈
走后没多久,我接到了陆阿姨的电话,说是想和我谈一谈。

本来我想在电话里说的,但是陆阿姨说电话不太方便,也说不清楚,执意要和我当面谈,并说一会
让我下楼,她开车来接我。

上了她的车之后,我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说:「陆阿姨,那天的事情我都看到了,咱们就不说了,
我想说的是:我是一个对别人隐私毫不关心的人,陆阿姨的事情也是如此。」

陆阿姨说:「华伟,车上说也不合适,还是去一个适合说话的地方再说吧。」

见陆阿姨执意如此,我也就没在言语了。没过多久,陆阿姨的车就开进了一个高档别墅小区。

在一幢三层豪华别墅门前,陆阿姨打开了电控门,把车开进了车库后对我说:「华伟,这里很安静,
咱们就在别墅里说吧。」

「陆阿姨,这幢别墅是你的?」

「嗯!」

陆阿姨点了点头。

进了别墅,里面的豪华让我目瞪口呆,不过陆阿姨无心让我欣赏这些,而是带我上了三楼,进了她
的书房,走到了靠着窗户的圆形的茶几跟前,陆阿姨示意我坐到一个竹椅上,然后走到旁边的饮料橱柜
前,说:「华伟,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陆阿姨,我什么也不想喝!」

看我什么都不想喝,陆阿姨就拿了两瓶纯净水,走了过来,把其中的一瓶放在了我跟前,然后坐到
了我的对面。

陆阿姨并没有说话,而是一会看看我,一会又看看窗外的风景,我也不知道陆阿姨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问了一句:「陆阿姨,你不是想和我谈谈吗?怎么不说话啊?」

「华伟,我想说来着,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你开口了,我也就不那么尴尬了。」

陆阿姨顿了顿,继续说道:「那天的事你都看到了吧?」

「嗯,陆阿姨,我都看到了!不过我已经说过了,我对别人的隐私没兴趣。」

「这个我相信你,因为你从小就是个什么心都不爱操的人!不过,在看到了我和他那样之后,你一
定觉得阿姨是个淫荡的女人。」

「……」

我不置可否的看了看陆阿姨。

「不说话就代表是了,不过,阿姨对这个不是很在乎。我想,你也一定很疑惑吧。很疑惑我怎么会
和一个『混混』搞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

「其实他是我的小叔子。」

「啊!」

听陆阿姨这么一说,我惊得目瞪口呆:「怎么会?他会是你的小叔子?陆阿姨,你没在说天书吧?」

「当然没有了,是真的。」

听陆阿姨这么一说,我倒真想了解一下其中的缘由了,便继续问道:「陆阿姨,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听的云里雾里的!」

「那我就从头给你说吧!」

「好的!」

「在1974年的冬天,我的公公、婆婆被打成了走资派,进入了劳改农场,当时你邵叔叔刚上小学,
就寄住在亲戚家。在进劳改农场之前,婆婆已经怀孕6 个月了,进去后没过多久,也就是刚刚过了个年,
婆婆就生下一个男孩。但是因为劳改农场的条件极其恶劣,根本无法让孩子成活,于是,在公公、婆婆
就提前找好了人家,在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抱走了,其实这户人家是你也知道,就是谢家。」

「陆阿姨,这博康是谢家的独苗,居然也是抱养的,那这么说,谢家没自己的孩子啊?」

「嗯,他们家一直没有子女,应该是谢老太太没有生育能力吧。正因为如此,他们一直将博康视如
已出,非常的宠爱,在公公、婆婆平反之后,曾经一都想要回博康,但是谢老太太非常的疼爱博康,见
公公、婆婆有要回博康的意思,就有意疏远公公、婆婆,甚至一度要谢老爷子搬家的地步。见谢老太太
态度这么强硬,自己本来就理亏,而博康在谢家又过得很好,公公、婆婆就放弃了要回博康的想法。」

我说:「那后来博康变成『恶少』,恐怕是谢老太太一手造成的吧。」

「没错,太宠他了。谢老爷子身居要职,他仗着继父胡作非为,谢老爷子想收拾他,谢老太太死活
不让,最后就宠成个『恶少』了,彻底无法无天了。去年,谢老太太突发脑溢血没抢救过来,去世了,
已经退下来的谢老爷子彻底管不了他了,给公公写了一封信后,就回老家养老去了。」

「谢老爷子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嗯,老爷子好面子,觉得老战友把孩子托付给他了,最后变成『恶少』了,自己没脸见人了。」

「后来博康就回来了?」

我问道。

「嗯,回来了,本来是想好好管管他的,可是他一进家门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悔过,在加上家里人
本来就觉得欠他的,所以他很轻易的就赢得了家人的信任。公公、婆婆,还有你邵叔叔,对他好得不得
了。可是,像他这样的『恶少』,能一下子就变好?鬼才相信,可是在那种时候,我什么都不能说,只
能眼睁睁的看着公公、婆婆和老公被他骗得团团转。」

「陆阿姨,我觉得你当时不便和公婆说,怎么着也得和邵叔叔说吧,否则也不会被他……」

我意识到我说错话了,可是已经收不回来了,就不在言语了。

「华伟,没什么,已经是事实了,阿姨对这些不是很在乎。」

陆阿姨很轻松的说到。

「啊!阿姨,你怎么这么说啊?」

「阿姨本来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博康,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我疑惑的问道:「阿姨,难道你还有其他的情夫?」

陆阿姨点了点头,说:「你邵叔叔的单位是负责煤炭运销的,常年在天津和秦皇岛,一个月也就回
来3 、4 天,从倩倩上小学到现在差不多14年了,年年都如此。倩倩小学的时候还好,每天和倩倩在一
起,还能打发一些无聊,到了倩倩上初中,因为是寄宿学校,一周才回来一天,阿姨实在是无聊透顶了,
白天还可以玩麻将,可是到了晚上,阿姨都是流着泪睡着的。」

「阿姨,你也够不容易的!怎么邵叔叔就一直没调回来?或者你也可以跟他去天津、秦皇岛啊?」

「他是业务骨干,那里离了他别人玩不转。我也去过,去了还不是一样,一个人也不认识,还不如
这里呢,至少还可以玩玩麻将。」

「哦」「后来,有些男人看我就一个人,就开始刻意接近我了,我也不排斥他们,双方你情我愿,
就在一起了!」

「阿姨,你可真厉害啊?」

「华伟,别取笑阿姨了,好女人谁像阿姨这样啊?」

「陆阿姨,我没有取笑你的意思,我是想说,你也不容易,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

「呵呵……」

陆阿姨无奈的笑了笑。

「阿姨,难道你和博康也是你情我愿的?」

我问道。

「和他不是,因为我从始至终都比较排斥他,让我和讨厌的人上床,我死也不愿意。之所以和他上
床,是因为他给我下了药。他很卑鄙,非常的卑鄙。」

「下药?他也太下作了吧。阿姨,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公带他去秦皇岛玩,回来的时候让他给家里带了点当地的水产,给我送来之后,趁机给我的杯
子里下了药。然后我就不能自已了,被他整整玩弄了一个下午,从此之后,就不得不和他一次次的上床,
除了被他玩弄,还得给他钱,我真恨不能宰了他。」

陆阿姨咬牙切齿的说到。

「阿姨,你说的是气话吧,这种事情,不是杀杀砍砍能够解决的。」

「唉,没办法,要是别人的话,还好说,毕竟是老公的弟弟,目前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说说气话了。」

陆阿姨无奈的说。

我无意抬头看了一下表,已经四点多了,不知不觉的我们谈了两个多小时了。

「阿姨,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别人的隐私是别人的
私事儿』,咱们该回去了吧。」

「这么快就想走啊?」

陆阿姨说,「你知道了阿姨这么多,万一以后要挟阿姨怎么办?」

「阿姨,怎么会?」

「我是说万一,人都是会变的,我也不能够保证我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我也不知道陆阿姨究竟什么想法,就说:「陆阿姨,那你想怎么样啊?」

「阿姨也必须得有可以要挟你的东西!」

「要挟我的东西?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让阿姨要挟?」

我说到。

「和阿姨上床,这是阿姨唯一能够要挟你的?」

陆阿姨说。

我吃惊的说到:「什么?阿姨?你是我老妈的同事啊,我怎么可以和你?再说了,你的那些事情我
真的没兴趣知道,是你非要和我说的。」

「华伟,和你说那些事情,只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也必须得和你说一下,因为这是和你
我都息息相关的,而你必须得知道。」

我努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阿姨,你说吧,什么原因?」

「就是我的女儿,邵依倩。」

「倩倩?和倩倩有什么关系呢?」

我疑惑道。

「华伟,我先问你,倩倩从小就喜欢你,你也喜欢倩倩,是事实吧?」

「是的。」

「以前你们都上学,即便是相互喜欢,也都应该以学业为重,可是现在,你就快毕业了,我们两家
大人也可以谈你们的事情了。」

「阿姨,我是快毕业了,可是倩倩呢?还在上学吧,光我毕业管什么用?」

「你又不是不知道,倩倩当初上的是中专,去年就分配到我们单位了,现在上大专,是带着工资上
学。」

「哦,即便是两家的大人可以谈我们的事情,那也不用我和你上床吧?」

「华伟,你毕业之后,就要和倩倩订婚了,然后就是结婚,从此之后,我就是你的岳母了。」

「陆阿姨,那我就是你的女婿了,就更不能和你……」

「可是,如果女婿知道了岳母的一些事情,而岳母却对女婿无可奈何,要是以后你欺负倩倩,我无
法给倩倩做主,那该怎么办?所以,自从你看到了我和博康做爱开始,你就等于欠了我的,你必须得还,
和我上床,是唯一的偿还方式。」

听着陆阿姨的这种逻辑,我感觉到纯属无稽之谈,我刚想反驳陆阿姨,陆阿姨已经走到我面前,俯
下身子,小胳膊摁着我的肩膀,双手捧着我的脸颊,亲吻这我的额头和脸颊,对陆阿姨突如其来的举动
我毫无防备,只是喃喃的说:「啊……陆阿姨,我们不可以……」

「华伟,哦……」

陆阿姨就和我亲吻在了一起,那一刻,我忘情的闭上了眼睛。

许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陆阿姨已经脱掉了衬衣和胸罩,赤裸着上身,两只丰满的乳房随着她
的呼吸一起一伏的在我眼前晃动。

「华伟,阿姨美吗?」

陆阿姨娇声问道。

「美……美极了……陆阿姨!」

我喘着粗气说到。

「那你还等什么啊?」

说着就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乳房上。

当我摸到陆阿姨的乳房时,情欲彻底控制了我的大脑,我不停的揉捏着她丰满的乳房,那种感觉就
像小时候揉捏海绵球一样,「啊……啊……华伟,爽,爽死我了……啊!」

大概是过于陶醉了,陆阿姨渐渐的瘫软了下来,最后趴在了我的身上,然后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说
:「宝贝,我要……」

「陆阿姨……这里不合适,咱们去卧室吧。」

「好的,华伟,卧室……隔壁,你抱我过去吧,阿姨实在是走不动了。」

我抱着陆阿姨进了卧室,上了床后,我们都迅速的脱光了衣服。

我的大鸡巴早已一柱擎天,顶在陆阿姨早已淫水四溢的阴道口,没费多大劲儿,就被陆阿姨的骚屄
尽根吞没。「啊……华伟……鸡巴好大,啊……好爽……啊……」

「阿姨,你也是……骚屄真爽,太舒服了……啊……」

「讨厌了……人家的不是骚屄……啊……」

陆阿姨满脸绯红的争辩着。

我说:「不是……骚屄……是……什么?」

「是……啊……啊……啊……」

就在陆阿姨上气不接下气回答着的时候,我感觉我快要射了,我想控制,可是却适得其反,反而加
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阿姨……我要……射了……我控制不住……啊……」

「射吧……华伟……射吧……都射在……阿姨的……骚屄……里面……啊……」

「啊……」

我的身体向前一顶,鸡巴里面的精液鱼贯而出,小腹不停的收缩着,整个人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再看陆阿姨,眼睛微闭着,呼吸由急促渐渐的变成均匀,似乎是在享受这一时刻。

在鸡巴滑出陆阿姨身体的时候,陆阿姨握着我满是精液和淫水的鸡巴,说:「宝贝,咱们去洗洗吧!」

「好的,阿姨!」

「怎么还叫人家阿姨啊!」

说完,陆阿姨用劲儿捏了捏我的鸡巴。

「啊,宝贝,你清点。」

我哀求道。

「这还差不多。」

在浴室里,陆阿姨调好水温,打开淋浴,然后就对着我直挺挺的阴茎冲了起来,说:「这个小坏蛋,
我还以为多厉害呢,没一会就缴械了!」

而我抢走了浴头,冲着她的乳房,说「宝贝,第一次嘛,毕竟陌生,以后就不会了!」

她象征性躲来躲去,说:「讨厌啦,谁和你以后啊!」

就这样,我们相互争夺着浴头,互相冲对方的敏感部位,直到玩累了为止,然后我们拥吻在了一起
……

第03章值班室里的调教实习快要结束的时候,在家憋的实在难受,就找了几个同学回来实习的同学
一起喝酒,散了之后,天已经黑了,不过晚春的夜晚很是惬意,不想回家的我就漫无目的的走着,居然
就走到了老妈的单位门口。

进了医院,我径直走向了康复疗养中心。走到了护士长办公室的门口,陆阿姨正托着下巴坐在办公
桌前发呆,看到了我后,说:「我的小宝贝,你怎么不在家里待着,到这里来了?」

「家里待着无聊,和同学喝酒去了,喝完酒散伙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医院门口了。于是,就
进来了。」

「在家里无聊,宁愿找同学也不找我,哼!」

陆阿姨不满的说到。

我赶紧说:「宝贝,您老今天不是值班吗?我怎么找啊?老妈她们下午三缺一,你都不能去,还让
我找你?你走得开吗?」

「算你小子会说话。一会我安排玩护士的活儿,就基本没事儿,小宝贝,你别走了。」

说完就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

「在这里?不会被出问题吧?」

我问道。

「不会的,只要门一关,没人进得来。」

「好的,没问题。」

陆阿姨在给护士们派完活儿之后,就兴冲冲的跑了进来,插好门之后,我们就迫不及待的抱在了一
起,就在我刚刚他脱下陆阿姨胸罩的时候,陆阿姨的电话响了,她骂了一句,「真扫兴」,然后看了一
眼来电,就接起了电话:「你干嘛啊?不是说今晚你没空过来吗?怎么还打电话啊?烦不烦啊你?」

听过电话那头的回答之后,陆阿姨的眼神中明显有了异样。

赶紧问到:「你在哪?什么时候到?」

得到了对方的回答之后,赶紧挂掉电话,然后忙不更迭的对我说:「小宝贝,你躲一躲吧,我们主
任马上就过来,本来说好了今晚他不来,可是谁知道他改注意了,已经在门口了,你走不掉了!」

我赶紧拿好衣服,下了床,趿拉着鞋,问:「还来得及吗?我应该能出去。」

「来不及了,他马上就到我门口了,你到衣柜里躲一躲吧,不会太久的,他完事儿后就会走的。」

陆阿姨边焦急的说着边把我带到了衣柜的门口,拉开了一扇有镜子的门,对我说:「小宝贝,委屈
一会,这个镜子是特制的,可以从里面看见外面,待会无论他怎么我,你都不要出来,等他走后你再出
来,答应我,好吗?」

「嗯!」

我点了点头,她轻轻的吻了一下我,就关上了那扇带有镜子的门。

陆阿姨说:「小宝贝,记住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发出声响,否则,咱们就全完了,我
爱你,倩倩也爱你,你绝对不能有事儿,一定不能发出声响!一定」「嗯!」

我非常不情愿的回答道。

陆阿姨前脚关上了衣柜的门,我还没来得及纳闷陆阿姨的衣柜为什么要装特制的镜子的时候,后脚
她办公室的门就想起了敲门声。

我看见陆阿姨起身开了门,随后进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满脸色迷迷的样子,我想应该
是陆阿姨口中的主任吧,进来之后,随手就把门给关了,然后插上了保险。

陆阿姨在他关门的时候,就快速的回到了办公桌上,拿起了一支圆珠笔,在病历表上写写画画,看
到那个中年男人色迷迷的走向他的时候,就问道:「主任,今晚不是没空吗?怎么又来了?」

「本来今天是要和院长一起吃饭的,结果吃了一半,院长接了一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剩下的
人也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吃完饭,就散伙了。」

主任边走边说。

「哼,一群马屁精。一群热帖贴到了人家的冷屁股上了。」

陆阿姨不无讽刺的说。

主任已经走到了陆阿姨的背后,弯下了腰,摸着陆阿姨的胸部说:「雁梅,说话别那么夹枪带棒的
吗?」

「把手拿开!」

陆阿姨想拿开主任的手,主任反而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陆阿姨想要摆脱主任,就朝后扬了扬胳膊肘,不想手背正好打在了主任的脸上。

色迷迷的主任突然怒不可遏,对着陆阿姨吼道:「臭婊子,给脸不要脸的,当初是怎么求着老子用
鸡巴干你的,现在居然和老子耍横,你个臭婊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主任说完之后,陆阿姨缓缓的回了一下头,甚至都没看他一眼,说:「就你,哼哼,想干嘛?」

说话的同时,手中的笔依旧在沙沙的写着什么。

主任见陆阿姨无动于衷,仿佛受了莫大的耻辱,马上从白大褂的兜里掏出了一把大号手术刀,左手
抱着陆阿姨的下巴,右手拿着刀抵在了陆阿姨的脖子上,已经意识到危险的陆阿姨惊慌失措的回过头问
道:「你…你…你…究竟…究竟…想要…干…干…干什么?可…可别…乱来…啊!」

「想要干什么?面朝老子站起来!」

主任命令道。

陆阿姨乖乖的站了起来,面朝着主任,主任一脚把陆阿姨的座椅踢到了一边,然后说:「把衣服给
老子脱了,快!」

面对着主任的淫威,陆阿姨别无选择,乖乖的把衣服脱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了胸罩、三角内裤和长
丝袜。

看着满脸恐惧的陆阿姨,我真想冲出去揍那个狗屁主任,无奈陆阿姨又特别交代过,所以我只能眼
睁睁的看着陆阿姨被这个流氓欺负。

主任非常粗鲁的割断了胸罩吊带,陆阿姨丰满的乳房在失去了胸罩的衬托之后,像两个快要泄气的
气球一样,顿时无精打采了许多。

主任伸手揉捏这陆阿姨的乳房,「啊……啊……」

陆阿姨痛苦的呻吟着,主任继续说到:「坐到桌子上,分开两条腿。」

陆阿姨颤颤巍巍的坐到了桌子上,分开了两条腿,因为过分惊吓,那只圆珠笔还握在手里,主任看
到之后,嘴角闪过一丝阴冷的微笑。在把手术刀放进了兜里后,一把夺过那只圆珠笔,坐在了陆阿姨的
右侧,左手揽过陆阿姨的腰,抱住了陆阿姨的左大腿,拿着笔的右手压在了陆阿姨的右大腿内侧,用鹰
嘴骨顶在了陆阿姨的右腿膝盖内侧,然后用圆珠笔头在陆阿姨的内裤上画起了圆圈。

因为身体已经完全被主任控制住了,几乎动弹不得的陆阿姨就像触电般抖动着,嘴里不停的哀求道
:「啊……啊……呀……不要……啊,主任……不要……呀……」

而主任依旧我行无素,并且还不停地说:「雁梅,这里是阴唇,你看,看仔细了,就在这里……阴
蒂在这里……」

边说边用圆珠笔在陆阿姨的内裤上画着圈圈。

陆阿姨被主任折磨的流下了痛苦的眼泪,看着满脸眼泪的陆阿姨,主任假惺惺的说到:「雁梅,想
让我饶了你吗?」

陆阿姨点了点头。

「想让我饶了你,很容易,只要你乖乖的配合,就可以了!愿意配合吗?」

陆阿姨使劲儿地点了点头。

「好,愿意配合就好。怎么配合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我在你内裤上画圈圈,画在那里,你告诉我
内裤所对应的位置就可以了!愿意吗?」

「能不能……别这样……主任……」

陆阿姨抽泣的说到。

「不行,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雁梅,我只给你三次机会,每次给你10秒钟,如果回答不出来或
者回答错误,我就会惩罚你,如果在规定时间回答正确,我就饶了你!听明白了吗?」

陆阿姨依旧在抽泣着。可是主任没有理会陆阿姨的抽泣,先是用圆珠笔在陆阿姨的内裤上画圈圈,
然后问道:「这里是什么部位啊?雁梅」「不要啊……主任………好……难为情……」

陆阿姨颤抖着哀求道。

「时间到,你没有回答出来,看来我得惩罚你了……雁梅,听好了,下面是第二次机会。」

圆珠笔再次落在了陆阿姨的内裤上,已经失去了一次机会的陆阿姨艰难的说到:「是……阴唇……
主任」「回答的不太正确,正确答案应该是大阴唇,只能算错误了,雁梅,看来今天我得惩罚你两次了。」

主任得意的说到。

「不公平……我明明……答对了!」

陆阿姨痛苦的争辩道。

「雁梅,这是第三次机会了,如果你依然答不对,就得接受第三次惩罚,这次的结果可以告诉你,
就是把你现在的样子拍成照片,放到网上,这样,你就出名了,哈哈」主任满脸淫笑的说到。

「不要……主任……不要啊!」

陆阿姨不停的哀求着。

圆珠笔第三次在陆阿姨的内裤上画起了圈圈,「雁梅啊,这里叫什么啊?」

「啊……是,阴蒂……主任……」

陆阿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之后,转过头来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主任,就像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在请求
上帝的赐福,而主任的回答就像是上帝最终决定自己是生还是死一样。

只见主任慢悠悠的回答道:「雁梅,大部分正确,只是有点小问题。」

「主任,没问题的,求求你了,都要被你惩罚两次了,求求你了,主任,算我对吧。」

陆阿姨低三下四的哀求着。

「好吧,就算你回答正确吧,不过,接下来的惩罚,你可要好好配合啊,不然,我可是会改注意的!」

「好的,主任,我一定好好配合,保证让你满意!」

此时的陆阿姨已经彻底的屈服了。

主任的手揪着陆阿姨的乳头说到:「这就对了,我的小乖乖,早这么听话,也不必受那么多苦,哈
哈……」

「主任,啊……啊……轻点,疼……啊……」

「雁梅,站下来,然后趴在桌子上,把屁股撅起来。」

主任满脸淫笑的说到。

陆阿姨乖乖的照主任说的做,高高的撅起了美丽的肥屁股。

主任的手不停的在陆阿姨的屁股上游离着,而陆阿姨又是阵阵呻吟。看到了陆阿姨已经湿透了的内
裤,主任说:「内裤已经彻底报废了,不能再穿了,该扔掉了。」

说完,就拿出手术刀,「砰砰」两声之后,陆阿姨的内裤就被主任的刀割断了,主任一把拉出了内
裤,扔到了一旁。

没有了内裤的遮挡,陆阿姨肥美的阴唇完全的暴露了出来,看着陆阿姨的阴唇,主任说「雁梅,骚
屄越来越美了,哈哈……」

说着,就用手指拨弄这陆阿姨的阴唇。

「……啊……主任,啊……」

主任一手拨弄这陆阿姨的阴唇,一手脱衣服,很快,主任就脱得一丝不挂了,胯下的大鸡巴早已挺
挺而立。

早已淫水四溢的陆阿姨回过头看了一眼主任,然后就转了回去,看样子,是已经做好了准备等待主
任的狂风暴雨了。

而这个时候,主任却打开了陆阿姨办公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安全套,套在了他那已经青筋暴
涨的鸡巴上。然后,用两根手指在陆阿姨的肛门周围不停的绕着圈。

陆阿姨回过头来说:「主任,今天别开后门了,求求你了,主任!」

「今天不想肏屄,想肏屁眼了,再说了,你那骚屁眼子,早就被老子进了千万回了,那次不是让你
爽的上了天。」

「主任,今天有点不舒服,改天好吗?」

陆阿姨继续哀求着。

「雁梅,你现在是在接受惩罚,容不得你和我讨价还价,懂吗?」

主任冷冷的说。

「是,主任,雁梅再也不敢了讨价还价了。」

陆阿姨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

「这还差不多。」

说完,主任从抽屉里拿出了凡士林,先是涂抹在了陆阿姨的肛门周围,然后给自己的套了安全套的
大鸡巴上也抹了一些,这一刻,我看不到陆阿姨的脸,不过我想她一定在默默的流泪。

「雁梅,把腿撑直了,我要进去了。」

说着就举起大鸡巴,对准了陆阿姨的菊门,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直挺挺的插了进去。

「啊……」

陆阿姨一声惨叫,几乎就要瘫倒了。

主任拖着陆阿姨的小腹说:「骚货,装什么装,以前那次不都是嫌老子进的慢了,还一个劲的催,
今天老子给你个痛快,居然和老子装,你个骚屄,哦不,是骚屁眼子,看我不肏死你!」

说着,就疯狂的抽插了起来。

主任粗鲁的抽插让几乎让陆阿姨失去了知觉,如果不是主任一直托着陆阿姨的小腹,恐怕她早已瘫
倒在地了。

「你个骚货,不是……以前很能吗?……老是嘲笑老子……不能满足你吗?今天……今天老子肏死
你……肏烂你的骚屁眼子……」

主任边肏边骂。我想,以前的主任在陆阿姨面前没什么地位,今天翻身了,铁定要要新帐老账一起
算了。

疯狂的抽插让主任渐渐的放慢了节奏,主任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他的手已经下意识的放在了陆阿
姨的后背上了,而陆阿姨却好像慢慢的恢复了过来,已经可以支撑起身体了。

「啊……啊!主任,快……啊……爽……好爽……」

陆阿姨居然主动的要求主任加快速度。

听到了陆阿姨说「快」之后,主任好像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左手揉捏这陆阿姨的乳房,右手伸进
了陆阿姨的阴部,「你个骚屄,我肏……肏……肏死你……个……大骚屄……」

主任叫嚣着。

「啊……爽……爽死……老娘了……啊……主任,太爽了……」

已经完全恢复过来的陆阿姨似乎接受的不是惩罚,而是享受。听到了陆阿姨的淫叫,我不知道主任
会做何感想。

「啊……肏……肏……肏死你……啊!」

主任死死的抱住陆阿姨的身体,抽搐了几下之后,说:「啊……雁梅,我射了……把椅子勾过来,
啊……肏死你……」

「主任,太爽了……肏死我吧……」

陆阿姨边说边伸腿把椅子勾了过来。

主任一把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此时的鸡巴宛如霜打了的茄子一样,蔫蔫的耷拉在两腿之间。

陆阿姨依旧趴在桌子上,身体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屁眼像个圆洞一样,对面是主任的脸。

陆阿姨刚想站起来,就听见主任说:「雁梅,不要动,就保持这个姿势。」

无奈之下,陆阿姨回头看了看主任,只得顺从。

抽了一支烟之后,主任渐渐的恢复了过来,从鸡巴上褪下了安全套,站了起来,把里面的精液都倒
进了陆阿姨没有合住的屁眼里。

主任再次坐到了椅子上,点了一支烟,眼圈不停的升向了空中,陆阿姨不停的回头看着主任。看着
陆阿姨哀怨的眼神,再看看慢慢升起来的眼圈,陆阿姨屁眼里的白淳淳的精液不停的流了下来,看着这
一切,主任的微笑却显得那么的淫邪。

抽完了第三只烟,主任的体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对依然趴在桌子上的陆阿姨说:「小乖乖,躺倒
医疗床椅上去。」

「主任,要干嘛啊?」

陆阿姨疑惑的问道。

「雁梅,又不听话了?」

主任抬了抬眉毛,问道。

「啊,不是的,不是的,主任,我这就躺上去。」

说着,陆阿姨就躺到了离办公桌差不多4 米的医疗床椅上。

我不知道这个医疗床椅是干什么用的,反正就是和妇科做检查的那种床椅差不多。

陆阿姨躺上去之后,主任就把床椅的靠背调整到了距离地面75度的位置上,然后把陆阿姨的双手交
叉着绑在了脑后的小靠垫后面,看到自己的双手被绑,陆阿姨惊恐的问道:「主任,你要干嘛啊?」

「待会你就知道了!」

主任回了陆阿姨一句之后,就把陆阿姨的两条腿分开,放到了旁边的架腿的架子上。

陆阿姨的骚屄已经完全的暴露在了主任的面前,主任看了一眼之后,抬起右手,慢慢的在大阴唇附
近抚摸着。而陆阿姨又是一阵呻吟,随着呻吟声的不断加剧,淫水也慢慢的溢了出来,主任顺势把流出
来的淫水涂满了整个外阴,而陆阿姨的阴部在灯光的作用下,居然闪出了阵阵亮光。

「啊……主任,受不了了,啊……」

陆阿姨呻吟这说着。

「等等,你个骚屄,马上就让你爽!」

主任的手指继续在陆阿姨的外阴游离了一会之后,慢慢的将食指和中指放进了陆阿姨的阴道里,然
后慢慢的将手心翻了上来,两个手指依旧来回抽动着,应该是在找G 点了,看样子是让陆阿姨潮吹了。

「啊……」

陆阿姨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一声惊叫,而主任的手指也不在抽动了,我想主任是找到了陆阿姨的
G 点。

「主任,不要……」

陆阿姨的话还没有说完,主任的整个右手突然间猛然的剧烈抖动起来,陆阿姨发出了近乎于吼叫的
呻吟。

差不多有一分钟的时间吧,陆阿姨浑身剧烈的抖动着,主任也看出了这是她泄身的先兆,于是又加
快了右手抖动的频率,然后猛地抽出了手指,就在主任抽出手指的一瞬间,「哗」得一声,陆阿姨喷出
了一股乳白色的液体,像天女散花一样,主任躲闪不及,喷的满身都是。

「真是个骚屄,喷的真他妈得多,本来想喷了之后就饶了你,没想到你个骚屄,喷得老子到处都是,
不继续惩罚你怎么也说不过去。」

潮吹之后的陆阿姨全身剧烈的抽搐着,这一刻不知道对她是折磨还是享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到
了主任的话。

看着依旧在抽搐的陆阿姨,主任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继续的将手指伸了进去,大概是G 点再次受
到了刺激,陆阿姨本来就剧烈抽搐着的身体,抖得更加的厉害了,活像个筛糠子。

出人意料的是,尽管身体抖得像个筛糠子,陆阿姨却始终紧咬着嘴唇,努力的控制这自己。

主任看到之后说:「骚屄,装什么贞洁烈女,老子再让你装。」

说着,右手就加大了抖动的力度。

在主任的手指的刺激下,陆阿姨终于坚持不住了,继续发出近乎于吼叫般的呻吟,没过多久,她又
是一次低吼……之后就是浑身颤抖……半个小时之内,主任让陆阿姨完成了好几次潮吹,陆阿姨几乎成
了一个人体喷泉,在看到陆阿姨几乎虚脱了,才罢手。

看着瘫软在床椅上的陆阿姨,主任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穿好了衣服,给陆阿姨松绑的双手之后,我
以为主任就要走了,可是没想到主任在临出门之前,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于是又返了回来,走到了陆
阿姨的办公桌旁,拉开了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个跳蚤,然后走到了陆阿姨身前,把跳蚤塞进了陆阿姨
已经湿的一塌糊涂的阴道里,把控制器的力度开到了最大,然后点了一支烟,悠然自得的走出了值班室
……确定了主任完全离开了之后,我悄悄的从衣柜里出来,走到了陆阿姨跟前,小声的叫着:「宝贝,
宝贝。」

已是泪眼婆娑的陆阿姨吃力的说到:「小宝贝,我几乎……虚脱了,抱我到床上去吧,然后抱着我,
我想好好睡会,放心……他不会再回来了。」

「好的。」

随后,我从陆阿姨的阴道里掏出了跳蚤,给陆阿姨清洗了早已臃肿不堪的下体,然后把她抱上了床,
整整一夜,她都抱着我的胳膊,虽然时不时的会有眼泪流出来,但她的脸上却始终都是甜美的微笑……
过了「五一」,实习就要结束了,在回学校的前一天下午,我接到了陆阿姨的电话,她约我出去。

在一家咖啡馆里,听着悠扬婉转的曲子,很是惬意。但是,我和陆阿姨似乎都无心体会这份惬意。

喝完一杯咖啡之后,陆阿姨终于开口了:「小宝贝,那天在值班室的事儿,让你见笑了!」

说完之后,陆阿姨红着脸微微的低下了头。

「那有啊,我怎么会呢?」

「唉,那天那种场面,让你看见了,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陆阿姨的头更低了「宝贝,那个主任是你情夫吧。而且,那个特制镜子是怎么回事啊?」

我赶紧转移话题。

「嗯!他是我情夫。镜子也是他给偷偷换上的。」

「怎么回事儿啊?换那种镜子难道就是为了偷窥你?」

我疑惑的问道。

「是的,其实他一直就喜欢我,开始的时候倩倩还没有住寄宿学校,我根本就不可能答应他,后来,
家里就我一个人了,再加上他追我追的确实很辛苦,我也确实很需要,就慢慢的和他走到了一起。至于
镜子的事情,是被我无意中发现了,问他的时候,他说『就是为了多看看我,才换的那种镜子。』」「
这么说,他也算用心良苦了。」

「基本算是吧!」

「宝贝,找情夫,只要自己愿意,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但是,他也太变态了吧。那天他把你蹂躏成
什么样了?」

「亲爱的,只要你没出来就好,不然……唉,不说了……」

「宝贝,别的都无所谓,我就是奇怪,你怎么找了一个变态啊?再者说了,他既然当初追你追得那
么辛苦,怎么居然这么对你啊?」

陆阿姨说:「其实他以前不那样,对我一直很好的,就是那天变态了一次,就让你看见了,唉,他
要是以前就那么变态,即便他追的再辛苦,我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啊?以前不变态,变态一次就让我看见了,看来那天我是中奖了!」

「讨厌!」

陆阿姨的脸更红了。

「宝贝,记得你以前说过『绝对不和不喜欢的人上床』。是不是他最近烦心事儿太多,有没处发泄,
才那样对你的?」

「差不多吧,主要是前段时间,他一直在为副院长的事情活动,应该是志在必得,不过事情却出乎
意料的不顺利,就在确定副院长的紧要关头,市里的领导、卫生局的领导以及我们院长都有意躲着他。
那天好容易约了院长吃饭,结果院长吃了一半,借故走开了,那种关键时刻,中途离席,他知道意味着
什么。失落之余就来找我,想寻求点安慰,结果我的冷嘲热讽和那一巴掌彻底激怒了他,不过,不管什
么理由,他也不该那么对我啊……」

说着,陆阿姨就流出了委屈的眼泪。

我把手放在了她的脸庞,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泪珠,说「宝贝,那天是你有言在先,我就不说什么
了,以后你们主任如果对你还像以前那么好,就不说了,如果他还那么欺负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陆阿姨看着我,轻轻的吻着我的手,说:「有你这句话我心里暖暖的,以后怎样,我对付得了,就
是再怎么着,也不能让小宝贝出面啊。」

「我不出面最好了,但是前提是你必须对付得了,否则,我一定会出面的!」

我坚定的说到。

「放心吧,如果对付不了,我还敢和他在一起啊?」

「呵呵!这样最好了。」。

「小宝贝,你明天就要回学校了吧,咱们去别墅吧。」

陆阿姨托着下巴满含深情的说。

「宝贝,你恢复过来了?」

我问道。

「嗯,如果没有,人家还敢让你去啊?」

「那就走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