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友妻是我妻】

【友妻是我妻】

我叫王伟,我妻子叫李平。张力和她妻子冷艳是我们的好朋友,其中,我妻 子和冷艳原来是舞蹈学院的同学,张力是我们结婚的介绍人。她们俩是同年龄, 今年都是二十九,我比张力小一岁,今年三十二。我们两家的孩子都只有不到二 岁。
 
  平时我们常常在一起,几乎每周都要在一起带着孩子出游或者在一起吃饭, 两家关系好的不得了。可自去年春节后,张力援外去了,两家就很少出去玩了。 不过平时,张力不在家,冷艳有什么力气活都会打电话让我过去帮忙的;有时我 管两个孩子,她们俩一起出去买衣购物、说说悄悄话什么的。
 
  去年的夏天,大概是七月份的一个晚上,张力已经出去几个月了,晚上老婆 在和我激情以后躺在床上说悄悄话,谈到了冷艳。
 
  老婆说:「张力出去那么长时间,得到年底才能回来一趟,这些日子,冷艳 晚上怎么过哦!真可怜。我可不愿意你出去那么长时间。」
 
  我说:「是呀,你没看到冷艳脸上一下有了细细的皱纹。」
 
  老婆说:「你看得那么仔细啊?不会打她的主意了吧!」老婆开玩笑的跟我 说,同时轻轻力捏了一下我已经柔软的鸡巴。
 
  老婆虽然是在开玩笑,不过,我心里突然被老婆的话语引起了冲动,鸡巴一 下又硬了起来,不管老婆同意不同意,抱着老婆的臀部,插入以后又来了一回, 在做的时候,脑子总是想起冷艳秀丽的面孔。
 
  从老婆身上下来以后,我同样是开玩笑的对老婆说:「我无所谓,只要你同 意,我倒是可以去帮忙的。」
 
  老婆听完,使劲地捏了我的东东一下:「美得你!冷艳如果看得上你,我也 没意见啊!」
 
  两个人就在开玩笑中睡着了。
 
  本来,玩笑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没过几天的下午,我刚到办公室,老婆就来 了电话,说是冷艳打我的手机打不通,她家的煤气用完了,让我去帮忙换一下, 我说下班以后,我直接去就行了。
 
  由于冷艳家离我们住的比较远,路上得四十多分钟,所以我就跟老婆说,晚 上吃饭别等我了,因为平时冷艳有事的话,我一般都是在她那吃完晚饭后才回家 的。
 
  下班以后,我就直接去了冷艳家,我去了以后,发现她已经准备了好多的冷 菜了,要不是为了孩子,两个大人就这样吃吃已经不错了。我马上帮她换好了煤 气,并顺便又去帮她买了些大米和菜油。这几个月我每次去他们家,都是这样做 的,也显得非常习惯和没有客套了。
 
  等我做完活,坐下来准备吃饭时,冷艳已经喂好孩子,让他自个去玩了。冷 艳看我满头大汗,问我是不是先冲一下澡,凉快些再吃饭,这我本来是想到的, 可想想没有换洗衣服,所以也就没说什么了。
 
  「算了,我吃完马上回去,到家又是一身汗水,凑合对付一下行了。」我对 冷艳说。
 
  「这样多难受,我找几件张力大一些的衣服你穿穿。」冷艳说着,体贴地进 房替我张罗去了。
 
  由于我有一米八一的个子,而张力只有一米七二,所以,我想即使她找到最 大的,也不一定能够合我的身。
 
  在冷艳的再三要求下,我想洗一洗也好,因为浑身湿透了的感觉并不好受, 也没想其它的,于是我就去了浴室。
 
  在浴室里,我洗澡时,猛然发现了冷艳换下来的内衣、内裤,一想到那天和 老婆在床上开的玩笑,鸡巴一下就勃了起来,由于他们的浴室玻璃是半透明的, 我想手淫,但怕被冷艳看见,所以忍了忍,也就摸了几下算了。
 
  洗完以后,当我故意用冷艳的毛巾擦干全身时,鸡巴又硬了起来,而且一下 子软不下去,搞得自己在里面好尴尬,好一会才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
 
  这时候,才发现换洗的衣服冷艳没给我拿进来,于是我就在里面喊了起来: 「冷艳,张力的衣服呢?」
 
  「哦,我忘了给你拿进来了,这就来!」冷艳边说着边把浴室的门打开一条 缝,一只手把衣服递了进来。而其实,我知道这半透明的玻璃,冷艳是能够看到 赤裸裸的我在里面洗澡的。
 
  我穿好她递进来的沙滩裤和T恤(因为张力的内裤我根本没办法穿,所以就 省了)一走出去,冷艳就笑了,而且越笑越厉害。因为夏天在家里,冷艳就在外 面穿了件睡衣,领口开得很大,她笑起来的时候低着头,我都可以看见她里面胸 罩的颜色了。
 
  在镜子前面我一照,自己也笑了,因为张力的T恤实在太小了,穿在我身上 倒像个大胸罩;而且沙滩裤也太小,穿在我身上像是条三角裤,东东的地方鼓起 了一大块。
 
  这时我有些脸红了,显得十分尴尬和难为情。
 
  「你干脆把T恤脱了,挺好的衣服怎么穿在你身上活像个小丑?」冷艳说。 
  想想也是,我就把T恤脱了下来,人觉得舒服多了,只是由于裤子太小,走 路时总是摩擦着自己的鸡巴,有些敏感了,于是我就赶紧到桌子旁坐了下来。 
  冷艳也在我身边坐了下来,给我倒上了酒,边倒边说:「我也好久没喝了, 今天陪陪你。辛苦了!帮我做了那么多的事。」
 
  「没事的,张力不在,当然就得我帮忙啦!」我说道。
 
  两个人干了好几杯,冷艳脸上渐渐有了红晕。
 
  我借着酒力说道:「其实你喝酒以后漂亮多了!」
 
  「都老太婆了,哪比得上你老婆李平啊!」她说道。
 
  「你们两个都漂亮,只是李平笑脸多一些,你喝酒以后,脸上才有笑意,看 上去蛮美的!」
 
  冷艳在我的夸奖声中,脸更红了,头都有些低下了。
 
  由于两个人挨得很近,在碰杯时,手不时有意无意地碰在一起,我下面也早 硬得有些难过了,但此时的心中并没有什么非份之念,因为坐在旁边的,毕竟是 朋友的老婆啊!
 
  这时,她孩子过来了,在我们旁边玩耍着,她抱孩子时,不小心把睡衣拉了 下去,几乎半个乳房都暴露在外面,待她发现时,赶紧整理了一下衣服,不好意 思地对我笑了笑。
 
  「呵呵,都是过来人了,没关系的!」我大方地说道。
 
  也许是借着酒兴,她竟然说了句:「你大方,我吃亏了。来,再喝一点。」 
  在冷艳站起来给我倒酒时,我又他妈的看到了她暴露出来的胸部。
 
  「不要倒,不要倒,我自己来。」我客气的说着。
 
  这时,冷艳发现我眼睛在盯着她的胸部,赶快直起身子,「你老婆的还没看 够啊?色迷迷的,男人喝酒了就没个好东西。」她打趣地冲着我说了句,说着就 抱起孩子坐在她的腿上。
 
  为了摆脱尴尬,我伸出手想去抱她的孩子,可一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乳房,她 脸一红松开手,我还没完全接好,差点把孩子给掉到了地下。孩子一吓,哭了起 来,她又赶紧把孩子接过去,抱到里面房间给他玩玩具去了。
 
  等她再出来时,我站了起来都没好意思看她。做朋友那么多年,我还是第一 次看她里面那么多的内容,还隔着衣服触摸了她的乳房。
 
  「再吃些……」也许是她看到了我沙滩裤下面鼓起来的地方,说话都显得不 太自然了。
 
  当我们再坐下时,我又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你身材一点都没变,李 平现在腿都粗了好多。」我夸奖着说道。
 
  「老了,不过我就是皱纹多了起来,身材和生孩子前差不多,不信你看。」 说着,她就拉了拉睡裙给我看她的腿:「是不是没变?」
 
  我这时有意地伸出手,把她坐着的裙子又往上拉了拉,说道:「没变,真的 好美!」
 
  这时,我感到她好像并不在意我的动作,于是,我又得寸进尺地把她的睡衣 往上拉了拉。这一拉,我拉过头了,把她的裙子几乎整个都翻了起来,我看到了 她里面的粉红色内裤和依稀流露出来的几根阴毛。
 
  她一低头,赶紧把裙子想往下拉,「我只是想看看,真的!」我说着。 
  「那你可不能碰哦!就这样看看。」
 
  我说:「你干脆站起来让我好好地欣赏一下算了。」我本来只是想和她再开 个玩笑的,可没想到,她倒是真的站了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在酒精的作用下,让她把裙子再拉高一下,她看了看我,在 犹豫中不自觉地再拉高了些。这时,我已经完全看清了她大腿根部以下的所有部 份。
 
  「哇!腿毛还挺长的。」我说道。
 
  「胡说,我哪有什么腿毛?!」说着,她自己拉高睡裙露出整条短裤,自己 低头看着。
 
  「这不是吗?」我指了指她两腿中间的三角地带。
 
  她边顺着我指的方向低头看,边说道:「哪有啊?哪有啊……」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伸出手捏住了她露出外的一根阴毛,「哎哟!」她 有些痛的叫了起来,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便举手打了过来,我顺手迎着她打过来 的小手抱住了她。
 
  「别……别这样。」冷艳说着,这时我已经吻了上去,她紧闭着嘴巴躲我, 可我的手已经恰如其分地去到了她的乳房周围,并顺势伸进捏住了其中的一个。 
  「呜……」她呻吟着发出了含浑不清的声音:「别……别这样行吗?我是李 平的朋友啊!」
 
  我没吱声,继续向她的下面侵犯着,她扭捏着身体想躲开,但没一会,我的 一只手已经插入了她的短裤里,并捏弄起她的阴唇了。
 
  渐渐地,她在我的怀抱中放弃了抵抗,任我轻柔地按摩着她的乳房和下体。 我亲了亲她的嘴唇,很松,于是我就把舌头插了进去。
 
  两个人就这样贴在一起好一会儿,她才猛然摆脱我的搂抱,「好了,再下去 就过份了。」她说着。
 
  我又上去从后面搂抱着她,两手摸捏着她的乳房,并轻轻的说:「对不起, 我实在憋得难受。」于是就拉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我想把她胸罩解开了以后,继续脱下她的内裤,但被她拒绝了:「孩子在里 面,求你别这样……」
 
  我调整了一下身体,拉着她的手去摸我的鸡巴,我可以感到她的犹豫,但一 碰到我的东东以后,她就再也没放手了,用手指头在我的龟头上转了一圈后就套 弄了起来。
 
  「裤子太小了,我穿着难受。」我也没等她同意,就自己脱下了裤子,阴茎 立即像根棒子一样弹了出来,直直挺挺地竖立在我两腿中间。
 
  她好像显得有些难为情了,转过头不愿意看,我使劲地把她的脸转过来,想 让她亲下去,但是她好像并不愿意这样,只是用手小心的套弄着。
 
  「我好难受,可以帮帮我吗?」我问道。
 
  「你该走了,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这样我们会对不起他们的。」她有些 语无伦次地说着。
 
  这时,我再也坚持不住了,一把抱起她放在沙发上,打开她的两腿,连她短 裤都不脱,只是往边上扯了一下,就把粗大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道插了进去。 
  「哦!痛……」冷艳在阴茎全根没入时叫了一声,但随即就抱住了我。 
  我再也不管那么多,开始用力抽插了起来,粗大的阴茎在她紧绷的阴道里一 进一出,很快就带出了不少淫水,显然冷艳已经吃出味来了。
 
  也许是太过激动,在她肉唇的夹击下,一会儿我就射了出来,「别……别放 在里面。」她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我已经射了出来,而且都射在她里面了。 
  我伏在她身体上,好半天,她才轻轻的抚摸着我说:「以后你叫我怎么见李 平啊!」我没有响应,只是在亲吻她的乳房。
 
  「去洗洗吧,李平得打电话来了。」
 
  「嗯。」于是我就离开了她的身子,赤裸裸地去了浴室。
 
  一会儿,她也进来了,我帮她脱完衣服后,帮她洗了起来。
 
  「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大?」她好奇地说。
 
  「张力的很小吗?」我问道。
 
  「老公的倒不小,就是没你这么粗,涨得我下面到现在还有些痛。」
 
  我有些心疼地去按摩她的下面:「对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她羞愧地说道。
 
  在我的按摩下,我知道她又有了反应,也许是我刚才放得太快了,她并没有 过瘾,待我把她抱起放在浴盆上时,她只是紧闭双眼,任由我再次打开她的两条 玉腿。
 
  我用手摸摸,她里面已经湿了,我握着鸡巴再次轻轻的插入。
 
  「你下面比我老婆的紧许多,而且位置也有些偏上。」我边抽动着,边喃喃 的说道。
 
  「难道女人都不是一样的吗?」
 
  我用力地挺了一下,插得她又呻吟起来了。
 
  「这么长时间没做,是不是会很难过?」我问道。
 
  她没回答我,只是害羞地扭过头去。
 
  在我的抽插中,她很快就紧紧地搂抱着我,脸上呈现出一片痛苦的快乐,我 知道,她到达高潮了,我加快速度不停地在她的肉壁上摩挲……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孩子在门口叫着:「妈妈!」于是我们俩赶快分开, 她里面什么都没穿,披着睡衣就去接电话了。
 
  由于我第二次刚想射没射出来,阴茎依然硬梆梆的勃起着非常难受,我想想 孩子还小,于是就这样随便穿上那条沙滩裤跟了出去。
 
  这时冷艳浑身湿漉漉的正站在沙发边接电话,孩子拿着玩具就在她身边。我 过去以后,她用口形告诉我,是我妻子打来的,我做了个手势,说我已经走了, 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妻子,我早就回家了。
 
  我让讲着电话的冷艳正面朝向孩子,我从后面拉起她的睡衣,一手握住肿胀 的阴茎,一手翻开她那两瓣肥厚的阴唇,直接插进了她火热的阴道。由于她这时 正在接电话,怕引起我妻子的敏感,只能被动地让我插入;而孩子可能太小,并 不懂事,以为我们两个大人正闹着玩,也没太在意我们的举动。
 
  也许是我的抽插让她难于言表,拿着电话却发不出声音;也许是又引起了她 的快感,忍不住哼了两声,引得我妻子在电话那头以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都 听见那头妻子的叫喊声音了。
 
  好一会,冷艳才对着电话和我妻子说,刚才是孩子在调皮了。
 
  我的上帝,我竟然也成了她的孩子!
 
  这个刺激真的是让我达到了极至的境界,冷艳一边让我操着,还要一边跟我 妻子讲电话,我兴奋得把阴茎在她阴道中猛烈地狂抽猛插。当我最后一次用力顶 入时,又在她阴道里射了出来,精液喷得她浑身一阵颤抖。
 
  等冷艳打完电话时,我已经换好自己湿淋淋的衣服准备回家了。她送我到门 口时骂了我一句:「你这个流氓,强奸了我。」并且捏着我的鸡巴深吻了我。 
  那天回到家以后,时间倒不是很晚,只是人感到好累。妻子李平见我回来浑 身湿淋淋的,心疼地让我赶紧去洗洗,我说没事,只是我见到妻子温暖的笑脸, 心中有些愧意。
 
  那天晚上,我没想到,当我和老婆躺下以后,她也想和我那个,可当时我已 经是非常疲劳了。由于和冷艳站着做了一次爱,到家以后,才发觉自己的大腿有 些酸软,可是老婆这也得有所交代的呀!所以,我尽管借口好累,妻子把我鸡巴 含硬以后,我还是让她坐到我身上,自己为自己服务一次。
 
  在妻子扶着我的鸡巴插入她下面以后,我脑子里不禁又想起了插入冷艳时的 感觉,比较之下,妻子的洞洞好像是长得靠下面一些,而洞口显得有些松,没有 冷艳给人那种紧缩的感觉,也许是我插多了的缘故。
 
  尽管妻子这时就在我上面耸动着,但是我闭上眼以后,脑子里却把妻子当成 了冷艳,遗憾的是,由于在冷艳家做爱时太紧张了,没顾得上仔细去看她赤裸裸 的全身,几乎都回想不起来捏住冷艳乳房时的手感了,好在妻子的乳房也是非常 不错的,不大,但是捏起来感觉非常的结实和实在。
 
  我看了一眼正渐渐转入佳境的妻子,忍不住坐起了身子,两手搂住妻子的后 背,并咬住她的乳头配合地抽插起来,感觉中,妻子有了连续两次以上的高潮。 我让妻子反手捏住我露出的鸡巴以增加刺激感,没一会,我泄了!
 
  当两个人重新安静地躺在一起时,老婆问我:「今天你怎么可以坚持这么长 时间?我都来了几次了。」
 
  我搂着妻子吻了吻,没吱声。妻子哪知道我在这以前,已经和她最好的小姐 妹干了两次活了。呵呵!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大概是一周以后,周六的下午,我和妻子正在看电视,冷艳来电话了,说是 请我们到她家去吃饭,这样冷清的家里也可以热闹一点。妻子征求我的意见,我 当然求之不得,这一周里,我几乎天天都在想着友妻,却又不敢给她打电话,当 然,心里也时常产生对不起朋友张力的感觉。
 
  就这样,我们带着孩子和一些给冷艳准备的生活必用品去了她家。
 
  在路上,我一直十分担心自己看到她的感觉,心里挺复杂的,万一不小心露 出破绽,让妻子看出来就不得了了。
 
  就这样,心情忐忑的来到了冷艳家。
 
  当她打开门时,她穿得非常整洁,可我心跳得却很厉害。好在在感觉中,她 几乎是看都没看我一眼就拉着孩子和妻子进去了,比我想象中过渡得平淡多了, 好不容易我才松了口气。
 
  菜,她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一到就可以吃了。冷艳问我妻子:「是不是喝 点酒?」妻子说:「完全可以。」于是,让两个孩子分别坐在我们的身边,三个 大人边聊边吃起来。
 
  自始至终,我都没敢正眼去看冷艳一眼,倒是冷艳嘟着妻子说:「今天你们 家王伟怎么变得有些木讷起来了?话也没了,是不是背着李平做过些什么坏事了 啊?」
 
  我冷不丁被她这么一说,心里着实吓了一跳,想起了那天的事,更加显得尴 尬不堪了。
 
  好在妻子说:「就他这胆量,敢背着我干坏事?哼!」
 
  我忙说:「是的!是的!我不敢,我不敢!」
 
  妻子满足地看了我一眼,便沾沾自喜的说:「给你这个机会你都不知道怎么 做,我就这点对你放心。」
 
  妻子的话还没说完,我就感到自己的脚在桌子下被重重踢了一下,我想一定 是冷艳踢的。
 
  「现在的男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说不准会突然干一件让人惊天动地的事情 呢!我不知道我那位在国外的生活怎么过的,这么长时间,我是不太相信的。」 冷艳自言自语地说道。
 
  「哎!男人嘛!眼不见心不烦,那么长时间,即使有什么地方做错了,我们 做女人的不知道就行了,更更何况我是不相信张力会去和别的女人怎么样的。」 
  我妻子说到这时,我们在聊的过程中酒也喝了不少了,两个孩子都吃得差不 多了,顾自己去玩耍了。
 
  冷艳看了我一眼,笑着接过妻子的话说:「看起来你倒是蛮大方的,要不把 你老公借我用几天。」
 
  我也想不到妻子竟然这么说了句:「我看到他烦都烦死了,如果有人要,免 费供应!」说完就哈哈笑了起来。
 
  我这时都已经成了她们调侃的对象了。
 
  就这样三个大人在不着边际的喝着、聊着。时间过得好快,在收桌时,妻子 说:「冷艳你累了,还是让我来收拾吧!」
 
  妻子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我听见冷艳叫我去帮她把上面的衣厨打开,找几 件夏天她和孩子的衣服,还说家里没个男人,找东西、放东西都不方便,于是我 就跟着她到了里面的卧室。
 
  一进去,她就捏住我的蛋蛋说:「你这个流氓,把我糟蹋了后,连一个电话 都不打来。」
 
  由于冷艳捏得太重,一下痛得我快要蹲下来了,可我又担心让妻子发现,忙 对她说:「对不起,对不起,那天我酒实在喝多了。」于是硬撑着站起来,爬到 上面的衣厨里去,装作大声地问她:「要找什么衣服?」
 
  我看见冷艳站在下面直看着我这副狼狈样在偷偷的笑,然后告诉我找什么衣 服。
 
  我打开衣厨一看,几乎都是冷艳的夏春装,而且有的内衣显得非常暴露,我 老婆可从来不穿这些衣服的。摸着翻着,我不禁又想到那天冷艳暴露着的模糊身 体,下面的鸡巴一下又硬了起来,而且刚才给她捏了一下,现在硬起来以后感到 有些疼痛。
 
  我想冷艳在下面一定清晰地看到我裤裆拱起的地方,反正和她已经有过一腿 了,我这时也根本不想做什么掩饰。
 
  冷艳在下面轻轻的说:「王伟,我看见你的帐篷了。」
 
  我装作委屈而露骨地说:「还都不是你捏的,小心我再给你打针。」
 
  「你敢!我告诉李平去。」她反言道。
 
  「别……别,我错了还不成吗?」
 
  冷艳在下面掩着嘴偷偷笑了起来。她喝了酒以后显得特别漂亮,样子看起来 真的好美!我在上面又依稀看到她里面的胸罩了。
 
  就这样,两个人在似乎会意的玩笑中,帮她把衣服整理了下来。
 
  当我下来时,她正好背对着我,我突然使劲地从后面抱住她,两只手分别在 她的乳房和下体狠狠地捏了一下,然后当我放开她时,觉得她人都有些发软了, 顺便坐到了床上。我只是感到她的身体好香,这是我那天没闻到的。
 
  当我要走出去时,轻轻的从背后传来她的声音:「记得给我电话。」
 
  我怕李平发现,头也没回就走了出去。
 
  那天晚上,冷艳在李平面前好像始终也没认真地望过我,只是在送我们出门 时,她有些迷离地看了我一眼,以至在回家的路上,妻子对我说:「今天我们回 家时,怎么冷艳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我说:「是吗?我没感到啊!」
 
  妻子说:「张力出去以后,冷艳一个人过日子怪可怜的,如果你不是我丈夫 的话,我倒是会同意你去多帮帮她的。」
 
  妻子哪知道,她身边的丈夫早已经帮过她了呀!真笨!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上班以后我是想过给冷艳打电话的,但心里总还是有那 么份歉意,因为这样既对不起朋友,也对不起深爱自己的妻子。
 
  一直到星期三的下午,老婆来电话说,下午下班以后她直接接上孩子去自己 妈妈家,晚上不回来了,因为她妈妈想看看孙子。本来她妈妈想过来带孩子住几 天的,可妻子说妈妈年纪大了来回不方便,干脆这个礼拜的后几天,孩子就不去 幼儿园了,让孩子和她外婆呆几天。
 
  我显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当时还没想到什么,直到可下班时,我心里涌起 一阵冲动,按捺不住地拿起电话,迅速接通了冷艳的电话,并告诉她,我晚上有 时间。
 
  冷艳在电话那头半天没响,但我可以感觉得到她同样心跳急速的声音。 
  当我再次喃喃地说:「不方便的话就算了。」尽管是从电话里传来的,但这 时我彷佛是从遥远的天际中飘来一声非常微弱的声音:「……晚一点来。」然后 电话就迅速挂上了。
 
  尽管我在激动中没听到她前面说些什么,但是我能够确定她让我晚一点,是 去!这一点我没搞错。
 
  晚一点?那么到底多晚才算晚呢?从下班到晚上九点,我一直在矛盾着,好 像又回到了初恋时的感觉。
 
  时间显得过得非常慢,我在冷艳楼下徘徊了近一个小时,一直接近十点时, 我才怀着一颗剧烈跳动的心按响了她家的门铃声。同样是过了好一会,她才打开 了门的一条缝隙,我像小偷一样溜了进去。
 
  大厅里没人,从他们家的另一个房间里又轻轻的飘出了一个声音:「把门关 好!」
 
  我沿着她的声音轻轻走了过去。
 
  「你还真敢来啊!」当我正回过神来,冷艳已经站在小房间的门口了。她穿 了件非常暴露的睡服,我看得出衣服里面,至少是上面,一点都没东西了;头发 自然地散落在她狭狭的肩膀上,脖子下面的两块锁骨显得格外突出和性感。 
  我迎上去,一句话都没说便紧紧地吻住了她,冷艳一动不动地任我亲吻她上 面裸出的全部。
 
  好一会,她才轻柔地说:「你去洗洗,孩子已经睡着了。」
 
  这时我才知道,尽管孩子现在还不懂事,但是冷艳不想让孩子看到她母亲过 多的地方,于是我非常听话的放开了她。
 
  当我正准备转身去浴室时,她温柔地说:「来,我帮你脱。」说着就过来解 开我的皮带,拉开了我的衬衣,褪下我的长裤。
 
  当我有些难为情地正想自己也干些什么时,冷艳突然往下一拉我的短裤,露 出了早已挺立着的鸡巴。就这样,她抓住我的鸡巴缓缓地蹲了下去,用手套弄了 起来,猛然,用嘴含住了。
 
  我站着,一动不动地任她抚摸、亲着我的东东,这个滋味真是棒极了!浑身 都随着她亲吻鸡巴而颤抖着,就像是电流微微袭过全身。我想,是男人都过不了 这一关,更何况我在这之前已经激动了好几个小时。
 
  在她的攻击下,我知道自己忍不住了,尽管心里还是想再憋多会的,可鸡巴 还是不争气地在她嘴里「突突突」的射了出来。我可以感到在我射出来的瞬间, 她含着我鸡巴的小嘴犹豫了一会,然后又继续更加用力地吸吮起来,直到我把精 液全部射完。
 
  我有些无力地倒在床上,抚摸着蹲在下面的她显得有些撩乱而柔软的长发。 我拉起她,她同样也是低着头,无力地倒在我的身上,漂亮性感的睡服上,在灯 光掩影下有些湿湿的痕迹,我知道,那是我的精液。
 
  过了一会,我抱起她去了浴室。
 
  他们家浴室的灯光非常柔和而明亮,我慢慢地解开冷艳的衣服,把它扔到一 边,两个人就这样赤裸裸地又拥抱在一起。
 
  冷艳的乳房和我妻子的差不多,但比我妻子的要白,而且捏起来显得好软, 手感非常好。个子尽管和我妻子差不多有一米六七,但是,我妻子的身体有些发 福了,而她,显得非常的有骨感,皮肤下有了些脂肪均匀的堆积,没有肚腩,看 上去显得光滑而平平的。
 
  在浴室里,我忍不住把冷艳放在洗脸台上去亲她的下面,她也任我轻轻打开 她的双腿,她的阴毛有些金黄色的,不多,但是非常整齐,呈倒三角形。我一边 用手卷她金色的阴毛,一边吻着她如玉般柔滑的双乳,偶然去触摸一下她的敏感 地带,在我的抚摸下,引得她轻微呻吟一片。
 
  当我试探着把手指头伸进她的阴道里轻轻的插一下,她就不自觉地「嗯」一 声,如果是连续地插,她发出的声音似乎是一阵轻微的吶喊。
 
  这样的姿势保持了一会,也许是她感到有些累了,或者说是受不了了,站起 身来,打满浴液的双手捉住了我又已经挺立的鸡巴,缓缓地套弄起来。
 
  由于我已经泄了一次,我知道自己对第二次是非常有信心的,在她套弄的同 时,我不断地用水去洗干净她身体上的浴液。当我洗到下部时,我让她坐在脸盆 架子上,然后叫她打开双腿,她非常乖而且是听话的坐了上去,并对着我打开了 她匀称而美丽的双腿,彻底暴露出女性视为最神秘的地方,生命的源泉。 
  我忍不住亲了上去,尽管还残留着些浴液的味道,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轻 柔而用力地对着她的阴唇吸吮了起来,当随着我舌头的不断深入,她有些受不了 了,使劲地推着我的头,并来回扭动苗条而性感的身躯。
 
  我站起身来,握着鸡巴刚想插入,她说:「别……我们去床上。」于是我迅 速地把她淋干净,随便也冲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擦都没擦干净就抱起她去了房间 里。
 
  她让我把灯关了,我没让,因为我一直想好好地看看她的身体,想看着她被 我插入时那副神情迷离的样子。
 
  在我的坚持下,她放弃了,两个人又再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我的鸡巴就顶在冷艳的肚皮上,也许她感到有些痛,在亲吻中不断地变化着 美丽的身躯。我分开她的两条腿,她伸出一只柔软的手捏着我硬如钢铁的鸡巴, 引导着进入了她的躯体。
 
  全部插进去后,我没动,尽情地感觉着她紧窄的阴道对我紧紧的包容,我可 以感觉到她的子宫兴奋得在有规律地收缩,简直是天上人间。
 
  在我的身下,渐渐地,她来回折转着身子,不安的翻来覆去,我稍微使了点 劲,明显地感到插到了她的最里面,我的龟头可以触碰到她阴道末端子宫前沿凹 陷下去的地方,真的非常美妙!我不禁稍微抬起臀部,立起了身子,挺动鸡巴在 她里面抽插起来。
 
  我每次提起鸡巴,彷佛就能够抽出她的灵魂;而插入时,她的脸上又显得无 比踏实和满足,抽抽插插间,房里充满了她的呻吟声。
 
  我知道,她在我的抽送下已经有了高潮,而且好像持续了好长时间,在她的 脸上浮现出一片诱人的迷离。
 
  这时我的龟头也开始生出越来越强的酥麻感,我预料到再插不到一百下就要 射精了,「我想放了,放在你里面行吗?」我温柔地问着她。
 
  她望着我,点了点头,于是我搂紧她那小巧的臀部,一鼓作气地快速抽送, 每下插入都抵至尽头,干得「啪啪」作响、水花纷飞,终于腰一酸、丹田一压, 再一次把滚烫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她的阴道里。
 
  然后,我趴在她身上好久没动,待感到鸡巴已经彻底软化、被阴道挤了出外 以后,我才翻过身来,与冷艳平躺在一起。
 
  「舒服吗?」我问道。
 
  「嗯!」接着她又轻轻的说道:「我以为男人的东西都差不多的。」
 
  「那么现在呢?」我抚摸着她的乳房问道。
 
  「好大,好长。」她说道。
 
  「和你老公的不一样吗?」我下意识地问道。
 
  这时她也拿着我的鸡巴边玩着边说:「你们俩软下去的时候都差不多,可是 怎么一硬起来,你的就变得这么粗了?」她有些害羞的继续说道:「你要喜欢的 话,张力没回来以前,我都可以给你的。」
 
  我又开始开玩笑起来:「去你的,我才不要呢!」
 
  一谈到她的丈夫,我的朋友,我的心里就一阵兴奋,鸡巴又开始在她手中渐 渐发硬了。
 
  「你又硬了!」她有些奇怪的轻轻惊呼起来。
 
  「你还要吗?」我边说,边把冷艳抱到我身上,然后分开她两腿,扶着鸡巴 找到洞口插了进去,「哦!」她轻轻的叫喊了一声。
 
  「我们就这样插着说话好吗?」
 
  「嗯!」她回答道。
 
  由于她在我上面,我便可以摸着她的乳房边抽动,边说话了。
 
  「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我说道。
 
  「嗯。」
 
  「我想知道,你的第一次是不是和张力做的?」
 
  因为平时张力一直说他的老婆第一次是给他的,而我不相信,因为我妻子告 诉我,冷艳在他丈夫以前,已经谈过一个男朋友了。
 
  「你怎么连这种问题都好问的?」她有些难为情的说道。不过,她的迟疑已 经证明了她在和张力结婚时已经不是处女了。这一点我现在可以肯定了。 
  我在下面用力地抽插她了一下:「说!」
 
  她在上面害羞地说:「不是!你不要这样问人家了嘛!」
 
  「那么跟谁?」
 
  「是和我的老师……」
 
  我听了觉得非常吃惊,这样就说明张力至少是她的第三个男人了。
 
  「怎么会是你的老师呢?」我继续问道。这时我已经感到自己的鸡巴又硬得 像刚才一样了。
 
  「我们班的几个学生都和老师睡过的,因为想要争演出任务,你不这样做, 根本轮不到你的。你不信可以回家问你的李平。」
 
  我听到这,脑子都有些冲动了。
 
  「那么你的第一次原来是和老师做的。」
 
  「嗯。」
 
  「在哪?是在学校里吗?」我继续问道。
 
  「是老师带我去面试的那天晚上。」
 
  「你说下去,我想听嘛!」
 
  「那你可不能告诉张力和李平的!」
 
  「嗯!」我答道。
 
  她上下抽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我配合着在下面也顶了几下。
 
  「第一次去面试是到省城里去的,面试结束以后,回家的车已经没有了。」 她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到了晚上,老师说他胳臂有些酸,让我去帮他按摩 一下,而其实我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而且心里已早有准备。我们老师也长得 非常不错,平时都是我们女孩子心中暗自追求的目标,所以我去了以后,根本就 没给他按摩。」
 
  灯光下,我看到她脸都红了:「开始我们只是说说话,但后来……他就搂抱 住我,并把他的东西拿了出来。开始我毕竟有些害怕,他就耐心地安抚我,让我 给他套弄,而他就摸我的乳房和下体。他的东西越撸越硬,我也给老师爱抚到有 点想了,于是……我就和他做爱。」
 
  「那么后来你有没有再和老师做过?」我问道。
 
  「后来和老师也有做过,但是不多。第二次做爱时,我才感到下面好痛。」 
  我听了已经觉得非常刺激,在下面猛烈地抽插起来,冷艳也配合着我的节奏 上下耸动……不一会,两个人又同时达到了高潮。
 
  当我一觉睡醒时,已经是半夜了,我想我得回家,于是亲吻着冷艳的乳头摇 醒她,她抱着我舍不得我离开。在送我到门口时,她再三叮嘱我,今天她讲的事 绝对不可以告诉李平的。
 
  最后冷艳还说了一句让我震惊万分的话:「你们家的李平,在我之前就已经 和这位老师睡过了。」
 
  本来,我今天是非常满足、非常幸福的,可……可被她的这句话一下子打到 另外一个世界去了,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天,但我走在路上却感到了寒冷。 
  我妻子一直告诉我,她的处女膜是锻炼身体时不小心弄破的,而事实上,在 我们结婚以前,我已经光荣地和张力一样,被戴上了绿帽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