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都市迷城】(一)

【都市迷城】(一)

作者:ripper1992 字数:7958 第一章

雇佣兵,一种特殊的兵种,是为利益而参加一场武装冲突的人。参战的目的 只是为了金钱奖励,只要对方出价够高,他可以受雇於任何人。「谁付钱就为谁 卖命」,这是雇佣兵所共同遵循的一个基本准则。青帮,中国历史悠久的帮会, 清雍正四年翁岩、钱坚及潘清三人所创。是清初以来流行最广、影响最深远的民 间秘密结社之一。帮内讲究辈分,实力。

而我,宇文亦,就是一个青帮子弟,青帮律字辈,我老头子叫做梁绝辰是青 帮戒字辈的大佬,我六岁就被师父收为关门弟子十二岁那年顺利出师,而这六年 里我接受着近乎地狱般的训练,按照青帮的传统学习武功,禅学,经商之道,管 理之法。我用了六年的时间把这一切融会贯通,由於为了能够让我受到更好的教 育,我从小学起,就在外地上学,而师父家就是我寄宿的家庭。

十二岁那年,母亲过世了,我很悲痛,师父看到这样的我於是找了个藉口和 我父亲商量后把我送到了国外,名义上是留学,其实是加入了一个名为「自由之 翼」的国际雇佣兵组织,在各类的佣兵任务中感受人世间的悲欢离合,感受暴力 的美学。在杀戮中寻求一切,在屍山血海中寻求人生的意义。在作为雇佣兵的年 岁里,可能是由於自己的能力很强吧,很快就拥有了极高的身价,几乎可以说是 整个公司里最高的。虐杀的乐趣让我沉迷其中,真的觉得这是一种享受。但是看 得太多了也让我看透了生死,无数次在生死之间徘徊也让我认识到了生命的可贵, 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世界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你不想被人吃就一定要 吃掉别人,想中庸的活着那不现实。而这几年的佣兵生涯更是让我明白了这个道 理。

但是无论怎么说雇佣兵的生活终究是充斥着不安定,於是在我二十岁那年, 在合同到期的时候,我没有选择续约而是离开了自己混迹了八年的佣兵世界,带 着一份国外大学的文凭回到了国内。

可是很多时候,人生总是被无数的巧合充斥着,我回国之后不久父亲便因为 癌症离开了我们,剩下了继母司徒冉和只比我小几个月的妹妹司徒爱梅,说到我 的继母,她是一个很贤慧的女人,父亲病重期间一直是她在照顾着父亲,而每当 我回国的时候她也是把我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照顾。妹妹虽然和我么有血缘 关系但是每次我在休假的时候回到家中她都是很粘我的。父亲去世了我们三人相 依为命,为我也利用自己那份国外大学的文凭得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距离我回国已经三年了,我也已经结婚一年了,我的妻子,薑文婷是一家普 通企业的出纳,而我则是靠着自己的国外文凭在一家不错的企业任职,靠着师父 教导的那些经商之道,很快就成为了公司的高级主管之一,至於妹妹则在一家小 学当着老师。我的生活很平淡但是很快乐,比起佣兵时代的腥风血雨,这种安逸 的生活可能才是我需要的吧。

现在的我用比较时髦的话说,算是极品暖男,在外我是独当一方的公司高级 主管,在家我是一名家务全能的二十一世纪新好男人。并且由於自己自幼习武的 缘故吧我的床上功夫也是一流的,每次都要靠药物或者说其他手段使自己可以不 要那么持久免得伤害到老婆,本来很多时候都想真正的和文婷好好做一次,但是 看到她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却怎么都狠不下心来。

不过总是那样的让自己得不到很好的宣泄也是不好的所以我经常性的出入一

些风月场所,其中最着名的就是青帮旗下的产业,「变态天堂」。

其实呢,很多时候我也不想闲着没事干就来这种地方玩,但是总是那么憋着 对身体真的不好,很难受的。再加上这里也是青帮的产业,现在青帮辈分最高的 也就是那几个律字辈的大哥了,算是我的兄长吧。自己偶尔来玩玩,转转也没什 么吧。

前几天由於,爸妈的房子要装修,妹妹和妈妈搬到我家来说要借住几天,我 当然是很赞成啊,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自从母亲妹妹搬进来之后,老婆和她们 就经常性的出去逛街,而我又由於工作的缘故,没时间陪她们,就只好留下自己 的工资卡让她们随意吧。

这天早上我提前结束在外地的谈判,提前两天回到家中,但是走进家门的我 发现,空无一人,只好无奈的笑笑看来她们又不知道哪逛去了,不过既然如此, 我也还是先去「天堂」那里转转吧,反正闲着无聊。

轻车熟路的来到「变态天堂」,这里的管事的青帮宝字辈大哥林辰看到我来 了,叫了声师叔,问我想怎样休闲一下。

坐在我的专属套间里看着这个无论任何时候都充斥着情色气息的地方,看着 各式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搂抱着,亲吻着,更有甚者在这里就已经开始进行着人 类最原始的交流。我转头对林辰说,让他给我找三个能玩得起的妞,身体好一些, 免得受不了我天赋异禀的鸡巴。

林辰听到我说的那句身体好一些而不是身材好一些,轻轻一笑,转身就去为 我安排了,每次来到这里,坐在顶楼的套房中,俯视着大厅里那些男男女女,真 的觉得活着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结婚一年来,无论是我还是文婷都给了对方足够的私人空间,我们都有着一 些只属於自己的秘密,这也保证了我们结婚一年来的幸福。

而我频繁出入各类风月场所,而文婷并不知晓,就是拜这一切所赐。当然文 婷也总是和闺蜜出去逛街啊,什么的我也不会多话。简单的解释就是不把自己的 三观强加给对方,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和文婷一直是别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正当我在回忆这些事的时候,后脑就埋入了一片柔软之中,只听得一个软绵 绵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宇文大哥,您今天怎么赏脸来我们这里玩呢。」

听到声音我就知道是,变态天堂的三号人物,青帮化字辈的梁瑜来了,当年 我还是佣兵的时候救过她一次,后来我回到这座城市才再次见面,每次我来她总 会缠上来。於是转过头说,「小瑜,再怎么说我也是律字辈的前辈,你可是要喊 我老太爷的,咱们青帮规矩可是很严的。」

听到我的话,梁瑜风情万种的嗔了我一眼,带着两个身材模样均属上乘的女 孩子来到我的面前,在我身边坐下轻轻环住我的脖子,说:「今天我和这两个妹 妹一起陪你哦,说句实话,自从和你有过一次之后,我就迷上了那种被你佔有的 感觉,今天一定要再次感觉一下。其实说句实话,我真的得感谢你老婆呢,要不 是她承受不了你,我也不会有机会享受到这么美好的体验。」

听到梁瑜的话,我轻轻一笑,一把揽住她的腰,带着她和另外两个女孩走进 了卧房。去释放这一段时间以来的压抑。

在变态天堂玩到傍晚,看着在躺在床上烂泥一样的三个人,我轻轻拍了拍梁 瑜的屁股,说「你们就先休息吧,我走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

离开变态天堂想到已经有一周未见的妻子,我真的很兴奋,很期待今晚的会 面,於是我回家的路上顺路去了一下附近的超市准备为妻子和妈妈,妹妹准备一 桌丰盛的晚宴。

拎着大包小包的食材,正当我准备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些本不 该存在的声音,那是女子在性爱的时候发出的呻吟声。不过多年的佣兵生涯可以 使我能够很快的平静下自己的心,我轻轻转身,离开了家门口,并且以最快的速 度来到附近的一家网吧,在网管怪异的眼光中要了一个包间,便躲了进去。我接 入了自己在家中安装的监视网路,现在我真的庆倖由於当佣兵时候养成的好习惯, 现在我能够用这个监视系统,来看看家中究竟发生这些什么。随着系统的接入, 十六个画面为我呈现着家里的所发生的一切。我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我也无法 相信我所看到的所听到的这一切。

家中安置的十六个全景监视器,为我展现着一幕让我难忘终生的画面。我的 娇妻文婷和我的妹妹两个人在客厅里拥抱着亲吻着爱抚着,而她们的小穴里也用 一个双头龙连接着。而卧室之中我的岳父岳母还有母亲三个人在床上交合着,一 阵阵让人浑身燥热色声音不断地从耳机中传来。

我看到母亲和岳父那默契的配合真的有些诧异,估计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只 可惜我还蒙在鼓里,对家里的一切都不太清楚,我给了文婷足够的私人空间,同 时由於过度对工作的投入可能没有注意到家里这些猫腻,但是我现在困扰的是这 件事我既然发现了我应该如何处理呢,我以后要怎么样去面对他们。

这时萤幕中的图像告诉我岳父应该已经在母亲身体了射了出来,而岳母轻轻 俯下身子用嘴为岳父清理着。看着岳母为岳父清理着,母亲从床上爬起来,来到 客厅看着正在玩着假凤虚凰勾当的妹妹和文婷。很快岳父岳母也走了出来,五个 人就这样赤裸相对,似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时岳父轻轻摸着母亲的胸部说,「老姐姐,自从大哥去世之后,你就退出 了我们十个人的小团体,后来陈家的大哥也走了,我们这个小团体也就解散了。

现在想想那会我们十个人,五对夫妻经常在一起乱交,玩着各种寡廉鲜耻的 性游戏。不过好在林家的夫妇组织了那个小组织,我们还有继续去玩的机会。 「听着岳父的话,母亲和岳母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岳母接着说到,」好了, 不说这些伤心事了,不过值得庆倖的是,婷婷和小亦的结合又把我们聚在了一起, 真的很幸福,婷婷你以后也别总是出去和瑶瑶雯雯她们鬼混,稍微收敛些,偶尔 去玩玩就是了。「

听到岳母的话,文婷听话的点点头。之后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无关紧要了, 现在我需要瞭解的是岳父岳母还有我的父母原来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还有就是 文婷,妹妹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这一切需要我去调查,需要用一些非常规手段 去解决。为了避免现在我直接回家会面对的尴尬局面,我又回到变态天堂,决定 还是用这两天好好静一静考虑下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在外面呆了两天我自信已经可以很好的协调自己的心态了,於是回到了家中, 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把一切默默地藏在心里,找机会去把一切调查清楚。

从无意中发现家里混乱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周,这一周以来,我几乎用了很 多手段去跟踪老婆或者说是母亲,妹妹,但是她们似乎只会选择我不在的时候才 会去做什么,这一周以来老婆每次出去都喊我一起去,我也没有机会通过跟踪去 寻找她的秘密。

一周的跟踪几乎没有取得任何结果,以一个佣兵的性格来说,这种时候还是 用陷阱最好,把她们引入陷阱之中,而对於她们来说最好的陷阱就是我的离开。

於是我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向老闆请假说自己身体不适想休息几天,反正 是淡季,老闆不会不同意的,而家里就用要出差来应付就足够了,之后我就可以 好好来研究一下这一切了。

第二天,我没有在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始执行自己的计画,老闆直接批准了 我的假期,而家中老婆和母亲妹妹她们也没有什么过多的疑问,一切进展的甚是 顺利。

一切就如同我预料的一般,我离开家的第二天下午,文婷和妹妹就爱梅,就 一起出门了,看她们的装束很像是去参加什么聚会一样,穿着很清爽的衣服。我 很随意的跟在他们身后,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她们来到的地方竟然是我经常光 顾的变态天堂。

站在变态天堂的门口,看着她们走了进去,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跟进去,毕 竟我也是经常出入这里的常客,但是看她们轻车熟路的样子肯定是来过不少次了, 可是为什么我从没见过她们呢,抱着对这一切的怀疑,我跟了进去,去找梁瑜, 通过她这个高管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我的出现,梁瑜有些许意外,但是 混迹这种地方多年的她没有什么意外,只是很快的迎上来,向我询问着,我来到 这里的目的。

我微微犹豫了一下告诉她我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妹妹到这里来了,我对她们出 现在这里有些不理解,想让她帮我去调查一下她们平时在这里都做些什么。听到 我的话,梁瑜不禁掩口一笑,她似乎觉得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看到梁瑜那副 幸灾乐祸的样子我真的有些气愤,但是又没办法发泄,只好拿起桌上的红酒猛灌。

看到我微忿的样子,梁瑜也没有做出继续刺激我的举动,轻轻在我额头一吻, 去帮我调查了。梁瑜走后,我也算是第一次坐在了变态天堂的大厅之中,往常的 我都是直接去顶楼那几间包房的,现在坐在大厅里,看着周围疯狂的男男女女, 第一次从这种平行的角度看他们,觉得其实自己和他们终究不一样,没有经历过 生死的年轻人,终究只懂得活着,而不是更好的活着。

坐在大厅一角,静静的喝着面前的红酒,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自己仿佛进 入了另一个层面,早已忘记了来到这里的目的,只是看着这些人,回忆着自己曾 经经历过的一切。

我轻轻摇晃着手中的红酒,享受着暴风雨前的宁静。不多时,梁瑜走到我身 边轻轻坐下,屏退了周围的几个侍者,轻轻靠在我的身边说道:「老太爷,您的 这个老婆和妹妹还是有些了不起的啊,还是」迷城「的会员哦。」

「『迷城』那是个什么东西。很有名吗。」我不解的询问着。

「『迷城』是一个类似於夫妻交友类型的小的俱乐部性质的存在吧,本来据 说这个『迷城』就是四对夫妻建立起来的只是他们自己玩交友的一个小组合,后 来其中的一对夫妻,觉得这样不是很好,就把它扩大化了,发展到现在的样子了。」

梁瑜向我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看来,你蛮清楚地啊。」

「这个『迷城』可是我们青帮在后面罩着的,不然像这种淫乱不堪的组织能 存活下来吗?」

「青帮,这么个小组织后面还有青帮的影子吗?」我不禁奇道。

「对,这个组织的创始人,就是青帮传字辈的林天华。」

「林天华,他是什么谁啊,我怎么没听过呢。」突然听到一个青帮人物的名 字,而我却不熟悉,真是有些感慨。

听了我的话,梁瑜说道:「林天华是传字辈的大哥,是我老太爷赵天野的师 弟。」

听了梁瑜的话,我也算是明白了这个林天华是什么人。可是出於对这个名为 「迷城」的夫妻俱乐部的一些怀疑,以及文婷和妹妹究竟在里面做些什么,我需 要更加深入的调查,本以为回事很难的一件事,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和青帮扯上了 关系那么就好办多了。

「明天我要见那个林天华,可以帮我安排吗。」我直接命令梁瑜。

听了我的话,梁瑜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我还在宾馆里休息,就收到了梁瑜的联络说是已经联络好了林天华, 今晚在变态天堂会面。

这天傍晚,我又跟着文婷和妹妹来到了变态天堂,真的无法想像她俩怎么这 么热衷於来这种地方。但是我没空去跟踪她们,只要和那个名字叫做林天华的谈 谈,可能我的一切疑问都会解答吧。

梁瑜和林辰将我赢了进去,林辰向我行了一礼,说:「老太爷,这是您的枪。」

我从林辰手中接过了那把曾经陪伴我纵横无数战场的改装款2型沙漠之鹰, 我已经想好了要是那个叫做林天华的太不懂规矩,我不介意除掉他。

看着我冷漠的眼神,梁瑜不禁打了个寒颤。

梁瑜引着我来到了变态天堂的一间的会客厅。走进一看,发现已经有一个人 坐在其中,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国字脸,很慈祥的样子。看到我走了进来, 轻轻一拱手,说道:「一炉香烟往上升,三老四少坐堂中。弟子上香把祖请,迎 来祖师潘钱翁。」

听到这句熟悉的青帮切口,我直接接道:「二炉香烟举在空,三老四少喜盈 盈。师长迎来上边坐,弟子上香把礼行。」

听了我对的切口,林天华轻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在下在家姓林,出外 姓潘,头顶律字,脚蹬宝字,怀抱传字。家师姓方讳上然下禾」

听到林天华自报家门,我也说道:「本帮号仁社兴武六,在下头顶戒字,脚 蹬传字,怀抱律字。」

听到我的话,林天华一惊,连忙双手抱拳对我说道:「原来是是律字辈的大 哥驾到,在下失敬,不知这位大哥找在下何事呢。」

看到林天华这个态度,我也算是松了口气,看来这个傢伙还算识时务,我也 就不用太费事了,於是问道:「在下是青帮律字辈,而阁下传字辈,而阁下又年 长於我,在下就称阁下一声林兄了。」

林天华听了我的话,连忙拱手,连道不敢。

「林兄,我呢也不绕圈子了,今天找你来就是来问问你有关於一个叫『迷城』 的组织,不知您可否告知呢?」

林天华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他这个,稍有些愣神,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对 我解释道:「这个『迷城』呢,是我组织的一个性爱俱乐部吧,其实最开始是源 於七八年前,我们夫妻结识了另外四对很爱玩的夫妻,我们经常一起玩一些换妻 啊,群交之类的游戏,虽说青帮不允许犯色戒,但是不忌讳这种交换。后来由於 有两对夫妻各有一人去世,於是我们这个小团体也就算是解散了吧,但是后来我 又通过网路结识了另外一群有这种爱好的人,并且还有很多爱玩的年轻人,於是 我利用自己在青帮的一些影响力,靠着青帮的庇佑建立这个俱乐部,后来又有很 多人加了进来,不过这些都是自愿的,不违反帮规的。」

听了林天华的话,我也算是有些明白了,这个所谓「迷城」不过就是一个性 爱俱乐部罢了,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文婷和妹妹会在其中呢。

「既然这个『迷城』是你组织的那么你对这里面的成员都熟悉吗。」

「当然熟悉,不然怎么保护好我们这么多人的隐私呢。」

「那么我向你打听两个人可好。」

「不知您要打听的是谁呢。」

「司徒爱梅,薑文婷。」

听到这两个名字,林天华楞了一下,有些犹豫,看到他这个样子,我装作随 意的样子,拿出枪轻轻擦拭着,说:「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看到我掏出枪来,林天华有些惊恐地连忙说道:「没什么,没什么的,您想 知道我就告诉您。」

「这个司徒爱梅和薑文婷都是我们最开始那五对夫妻,其中一对的孩子,都 是很爱玩的女孩,司徒爱梅更是一个很疯狂的女孩,可以说基本上协会里的每个 男人都做过她的裙下之臣。而薑文婷和陈瑶,叶雯雯是我们协会里最闷骚的三个 女孩,所有和她们做过的男人都说,她们三个看起来清纯无比,可是在床上却是 风骚的不得了,尤其是薑文婷,她在床上简直就如同癡女荡妇一般,虽说我和她 没做过几次,但是她在床上风骚的样子,我真的忘不了,如果这位老大您有兴趣 的话,我可以把俱乐部里一些视频给您看看。」

听到这里,我真的感到一阵怒火缓缓升起,我心目中清纯可人的老婆竟然是 这样一个风骚放荡的女人,而一直疼爱有加的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并且这 个老傢伙竟然在我面前炫耀玩弄我老婆的事情,真的是找死。但是我还是忍住了, 要报复现在还太早,我需要把一切都理清楚,看看事情的真相,还有继母,岳父 岳母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最开始你说,一开始你只是和其他几对夫妻玩交换, 然后你又说司徒爱梅和薑文婷都是那五对夫妻其中一对的孩子,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装作随意的样子向林天华问道,这可是我经过这么多年练出来的诱供技术, 他根本察觉不到任何不合适的地方。

「您说这个啊,司徒爱梅,薑文婷,陈瑶,叶雯雯再加上我女儿林依依就是 我们最开始的五对夫妻家的五个孩子,她们几个年纪都差不多大,可能是从小就 见过我们这种换妻的淫乱游戏吧,所以她们几个对性都很放得开,最开始我们是 准备相互结亲家的,这样自家的孩子也就不会对这件事有太多的介意吧,结果我 们五家里只有一个男孩,后来也由於宇文大哥的去世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林 天华无不遗憾的说道。

听到这我也算是明白了,他口中的宇文大哥肯定是我爸了,先不说妹妹就在 其中,光是宇文这个姓氏就足够了,宇文一族自隋朝末年几乎灭绝,我甚至不知 道还有姓这个姓氏的人吗,既然他说了宇文大哥那就绝对是我爸了。

看来我在国外呆的太久了,家里的这些事情,我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结婚 之后,我也总是给文婷足够的空间让她能够有自己的圈子,但是现在看来这完全 是错误的。她的背叛需要付出足够的代价。看到我似乎要杀人的眼神,林天华有 些恐惧的向后躲了躲,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林兄,我对你们这个组织蛮 有兴趣的不知可否让我掺一脚进去呢,还有你承诺我的那些影片能否拿来让我看 看呢。」

「没问题,大哥有兴趣,我绝对双手奉上。」听了我的话,林天华连忙答应 着。

看着林天华恐惧的样子,我走出了房间,当我坐在自己专属的包间的时候, 我的心已然完全平静了下来,我要先去看看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再决定 究竟让她付出怎样的代价。

附录:

青帮班辈:

清、静、道、德、文、成、佛、法、仁、伦、智、慧、本、来、自、信、元、

明、兴、理、大、通、悟、觉。万、象、皈、依、戒、律、传、宝、化、渡、 心、回、临、持、广、泰、普、门、开、放、光、照、乾、坤。绪、结、昆、计、 山、

芮、克、勤、宣、华、转、忱、庆、兆、报、魁、宜、执、应、存、挽、香、同、

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