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校园  »  嫖妓遇到初中女班主任

嫖妓遇到初中女班主任

我大学毕业以後就在一家建材公司跑业务,经常来往於各地,几年下了倒是混的还不错,赚了不少钱还当上了 分区的业务经理。 公司在省城,我也在哪裡买了房子结了婚,把父母也接过去住了。我跑业务要经常去我原来住的城市,离省城 也很近,坐火车个把小时就到了。这一次回老家又谈成了一笔生意,又能提成一笔了。 和客户吃完饭後天色已晚,我就找了一家旅社住下了。 刚躺下电话就响了,是老闆娘打来的,她说:「先生要做特殊服务吗?我们这裡刚来了的,是个下岗女工,虽 然年纪大点但是人挺丰满,服务态度也很好的,价钱也很便宜,要是要先叫她来给你看看?」 我本想一口回绝,但一摸腰包,刚才一单生意又小赚了一笔,这人逢喜事精神爽,何不看看呢?所以我说:「 那好吧,叫她上来。」 过了几分钟,传来了咚咚咚三下敲门,我说:「进来,门没锁。」 开门进来一个女人,穿着一套黑色紧身连衣裙,踏着高跟鞋,身材倒真是挺丰满的,她戴着一副很大的墨镜, 低着头,看不清她长相。 我说:「把眼睛摘了吧,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她摘掉了眼睛,微微抬起了头看着我,就在这一刻,我们俩都呆住了,竟然会是她……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站 在我面前的卖淫女居然会是我初中的科学老师兼班主任钟XX!她看到我的那一刻也是嘴巴张的大大的,眼镜啪嗒一 声掉在了地上。 她是我们当地的科学教学名师,老公又是在政府工作的,家裡又不缺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就这么安静了几秒钟,我赶紧从床上下来,把颤抖中的钟老师扶着坐下,说:「钟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你 …你不会是走错了吧?」 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说法,也只好这么委婉地问,她竟然哭了起来,遮着脸摇摇头说:「不,我现在就是干这个 的,我就是个骚货,不要脸的女人!」 说完後她又泣不成声了,我没问下去,给她倒了杯水,等她平静下来後她倒是一五一十地说了这些年的事情。 原来他的老公在几年前被查出贪污受贿和挪用公款而被逮捕,家裡的大部分资产都被政府收缴,本来家裡还有 点积蓄。 她四处打听到有人可以为她的丈夫开脱罪行,至少可以少收点刑罚,她情急之下给了那人很多钱,结果那傢伙 是个骗子,骗了钱後就杳无音讯,家裡的也变得一贫如洗了。 学校知道了她丈夫的事情撤去了她科学教研室主任的职务,连班主任也不能当了,她在学校裡一天一天混不下 去了。 更加凄惨的是,他老公在服刑期间心脏病发作,虽抢救过来了但是需要长期的治疗,後被保外就医一直在医院 接受治疗,钱都要自己出。 学校也是看在这点上才让她继续教书的,不然工作可能也保不住了。 她家裡缺钱实在没有办法,才逼不得已走上这条道路的。 现在她白天上班,下班後去医院料理好丈夫後晚上就出来干这个,她说她凭着自己的一点姿色还是能赚到一点 钱的,每次都想不干了但是看在钱的份上第二天又会走进男人的房间裡……说着说着她倒是平静了:「我也不怕你 笑话了,我现在就是做这个的,你要是觉得我还能提起你的慾望的话就…就当帮帮老师好不好。」 她用央求的眼光看着我。 没想到昔日风光的班主任、科学老师竟然求自己的学生干她,看来是真的太缺钱了。 我心一软,从包裡掏出三千块钱给她,说:「钟老师,拿着吧,作为你昔日的学生我也要帮帮你的。」 她激动地接过钱,说:「这么多,那我怎么好意思,这…」我又劝了她几句,最後说:「就当是我借给你的, 以後有了钱你再慢慢还还不行吗?」 钟老师千恩万谢,差点还跪下来。 她把钱放在包裡,抹了一把眼泪,转过身来,缓缓地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但心裡还是不能接受要嫖自己的班主任这个事实,就当她连衣裙落地她伸手解胸罩的时候, 我立即走上去阻止了她:「不,钟老师,你不要…我作为你的学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你快穿好衣服走吧。」 她也没有再强求,而是又感谢了一番,最後她给我留下了手机号码,说;「要是你什么时候想要做那个了,就 告诉我,老师作为一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偿还你了。」 说完她就走了,最後一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以後想玩她还是可以找她的。 我把她的号码存在了手机上,感叹了一句,真是世事无常啊。 好好的一个老师竟然会沦落成卖淫女。 後来一段时间我有时也会想起这件事情,由於工作特别忙,我回到省城以後渐渐把这件事情淡忘了。 我也没想过要去找她。 二几个月以後,我再一次回到家乡谈一笔生意,也是晚上谈成後在一家旅馆过夜。 晚上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翻弄起新买的手机。翻着翻着「钟XX」这个电话号码闪入了眼帘,我停住了,突然开 始回忆起钟老师做我班主任的三年。 其实钟老师长相、身材还是挺不错的,那是叫我们是已经三十大几了,但风韵十足,家裡条件不错,所以打扮 地也很时髦。 只是那时的她对我们比较严厉,作业也佈置很多,所以我们对她大多是一种敬畏之情,而忽视了她的另一面。 仔细想想,她的胸很挺,走起路来会上下抖动着,而且她的屁股特别大而圆,总是喜欢穿紧身的裙子,屁股看 起来鼓鼓的。 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情,有一次自习课我前面的同学问她问题,她站在旁边给予解答,我一抬头看见她的大 屁股正对着我,真的挺诱人的,她穿的也是紧身短裙,连内裤的轮廓都看见了。 过了一会儿她的一个动作更刺激了我,她俯下身去给同学讲解,大家都知道那时女人总是觉着屁股,看起来就 更加诱人了,而且她讲了好几分钟,我时不时地抬头瞟几眼她高高撅起的大屁股,下面也有了感觉,但那时没有更 多的想法,我怕她还来不及的,更加不会对一个中年的女人有慾望。 但是现在想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特别是知道她走上了卖淫的道路,我又想起了她上次到我见到她的时候,风 姿一点也不减当年,还是打扮地挺时髦的,身材也几乎没有变,除了脸色有点惨白意外,算起来她现在也四十五六 岁了,还能保持这样也不容易啊。 我回想起她最後脱下连衣裙开始解胸罩的那一幕,简直是妩媚极了,一对奶子那么大,而且一半没有被胸罩保 住,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钟老师的半裸着的身体,那时有点心动,但考虑到昔日师生关係还是阻止了她,要是她把胸 罩脱下来了那就说不定了……想到这裡我不自主地去揉着正在变硬的鸡巴,心中渐渐燃起了一团慾火,反正她现在 也甘愿卖身了,又是这么诱人的一个中年女人,何不…正在犹豫中,忽然想到她临走时的最後一句话:「要是你什 么时候想要做那个了,就告诉我,老师作为一个女人,也没有什么别的能偿还你了。」我记得清清楚楚的话。 我狠了狠心,拨通了她的电话。 她很快接了,说:「是你啊,老师可以帮你做什么吗?」 我问:「你现在有空吗?」 她马上热情地答应:「有有有,要我过来吗,我马上就可以过来。」 我心中一喜,说:「那好吧,你过来吧,麻烦你了。」 我把地址和房间号告诉了她。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她来了。 这次穿了一身黑色的套装,像个职业女性,下身依旧是黑色的紧身短裙,还穿了黑色的丝袜。看得出她简单打 扮了一番,头髮给盘起来了,脸上还化了淡妆。她笑着说:「今天有空回来啦,我也没什么準备,就简单打扮了一 下。」 说话一点也没有当班主任时的样子,而是很讨好我的样子。 我说:「哦,我也是临时想到的,随便点好了,不需要什么準备。」 她有些紧张地说:「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我当然知道这开始是指什么,我问:「钟老师,你还有什么事吗,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吧。」 她连忙说:「没…没事,老公住在医院,我已经料理完他以後回家了,今晚上一直在这裡也没事。」 我一听心中又是一喜,今晚可以好好玩玩她了,我问:「你老公病情好些了吧?」 她点了点头:「最近还算稳定,在医院用点药就行了,也没什么大事。」 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盯着她,果然还是那么迷人,我的注意力开始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又聊了一会儿,我也不好意思先开口,就说:「钟老师你累了吧,要不要先沖个澡?」 她脸一红,说:「不用麻烦了,我来之前在家裡刚洗过。」 我从她身上闻到了一股沐浴液的香味,应该是才洗的。 她看出了我的意思,说:「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我点点头,往床上一坐点了根烟看着她。 她缓缓地站起来,解开了外套的扣子,将它脱了下来,裡面是一件米色丝质衬衣,她从领口的扣子开始一个一 个地往下解,衬衣一分为二,裡面黑色蕾丝胸罩包裹着的大奶露了出来。 脱下衬衣後,她又轻轻地拉下了短裙侧面的拉链,裙子立刻滑落了下来,露出黑丝包着的浑圆的大腿以及黑色 蕾丝内裤。 我看出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好诱人了,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的女人,与二十多岁的比都不逊色,而且还多了 一份味道。 她看着我微笑了一下,走到床边手背在背後要解胸罩扣子,我忙说:「好了,先不要脱。」 她立即放下了说,问:「怎么,老师有什么做的不好吗?」 我说:「不不,钟老师你这身内衣太诱人了,我要多欣赏一会儿。」 说着我伸出了手把她一拉,她顺从地倒在我身上,说:「没想到我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有人说我诱人。」 我说:「像你这样的成熟女人最诱人了,嘿嘿。」 她也笑了,我捏捏她的乳房,软绵绵的,虽然没我老婆的有弹性但比我老婆的大很多,我也是第一次玩这么大 的奶子。 我摸的时候她开始帮我宽衣解带,直到脱下我的裤子,看到鸡巴顶着的内裤,她问我:「可以吗?」 说实话真要在昔日的班主任面前露鸡巴我还是有点紧张的,看着她妩媚的样子我点了点头。她小心翼翼地脱下 了我的内裤,硬梆梆的鸡巴暴露在她眼前,她说:「好大呀,在初中的时候你还没这么大呢。」 我和她都呵呵地笑着,我说:「老师,在初中的时候你的奶子和屁股就已经这么大了,现在还是这么漂亮。 她说:「隔了这么多年你终於有机会玩它们了,希望你能喜欢。「」呵呵呵…「想当年师生之间的对话变成了 嫖客与妓女的对话,真是无比的刺激啊。 她捋了捋我的鸡巴,说:「老师先给你吹一箫好不好?我心中一愣,没想到她现在连这个都做了,而且还用专 业的「术语」,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没等我开口,她已经把我的鸡巴含在了嘴裡,温暖的口腔包围了我的鸡巴, 她的技术还真不赖啊,一边吞吐还不时地用舌头舔我的龟头,节奏真是掌握的恰到好处啊,看着她的头在我的鸡巴 上一上一下地拱着,酥麻感一阵一阵地从下体传来,我闭上眼享受着昔日的班主任老师在用嘴吞吐我的鸡巴。 她一直连续吹了好几分钟都没有停,非常卖力,我学着A片裡的下意识地把手按着她的头,她抬头看了我一眼, 以为我是让她插深一点,一下子把鸡巴连根没入口中,我感觉龟头都要到她喉咙口了,大概这就是深喉口交的感觉 吧,她喉咙口也发出呜呜的声音,可能是感觉不舒服。 我说:「钟老师,不用插这么深了,已经很舒服了,啊…啊…」我也不禁爽的叫出声来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想我老婆在家很少给我口交,她不喜欢,就是勉强同意了也是在嘴裡磨叽两下就不干了,鸡巴都还没出水。 我也不忍心去逼她吹。 没想到身下的钟老师吹得这么爽,她的嘴唇边已经沾了很多粘液,有鸡巴中留出来的,也有她自己的口水,有 的已经从她嘴角往下淌,她顾不得去擦,而是尽自己的力快速吞吐我的鸡巴,让我爽上天。 果然,没过几分钟我感到鸡巴一阵剧烈的收缩,我知道要射了,我赶紧说:「钟老师,要射了,快点拿出来。」 她听了反而更加加快了速度,当我再次说:「钟老师…」话还没说完,下麵一热,炽热的精液就汹涌而出,这 次射的特别多,射了好多下才渐渐停息,钟老师始终把鸡巴含在嘴裡没有放开,直到我把最後一滴精液射进她的嘴 裡甚至喉咙裡. 待她确信我已经射完了,才把鸡巴放出来,我看见有乳白色的精液从她嘴角躺下来了,我说:「钟 老师,快吐出来。」 她摇了摇头,摀住嘴,眉头皱了一下就把精液咕嘟咕嘟几下全吞了下去,我甚至能听到她吞精时从咽喉发出的 声音,这次确实射的很多。 她顾不上擦嘴就拿起纸巾小心地擦拭我的鸡巴,我忙说:「钟老师,你去洗洗吧,我来擦。」 她声音有些沙哑地说:「我来擦,这是我应该提供的服务。」 等她擦完以後她说:「那我去洗手间裡裡洗一下。」 她在洗手间洗了好几分钟才出来,把口漱了好多次才算洗漱乾净,由於连续不断地吹和口爆,口腔内的粘液实 在是太多了。 出来後她还是略带微笑地躺在我旁边,问:「怎么样,老师吹的还舒服吧?」 我说:「钟老师你实在是吹的太舒服了,我本不想射在你嘴裡的,课一时间没忍住……而且你也不用把精液全 吞进去啊,那东西味道也不好。」 她笑笑说:「我一开始就準备让你射在嘴裡的,我知道这样你们男人会觉得是最舒服的,是不是?而且精液是 你们的精华,吞精是对男人的一种也干了很多比「生意」了。 我忽然觉得钟老师骨子裡的一股淫荡的气息在这几年中的卖淫生涯中渐渐挖掘出来了,难怪有人说向她这样喜 欢打扮时髦的女人都是淫荡的,只是有时受条件限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了…钟老师才休息了几分钟,就又开始了「 服务」,她伏在我身上,用舌尖舔我的乳头,我说:「钟老师你休息一下吧。」 她说:「只要能让你多舒服一点,我做什么都愿意,我不累。」 我把话题一转,把她拉过来说:「钟老师,我那时上初中的时候有时就在想,你的乳头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呵 呵,当时正处於青春期。」 钟老师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说:「那你今天终於可以知道答案了。」 说着她解开了胸罩,麻利地脱了下来,两个大奶呈现在我的眼前,虽然有一点下垂,但一点也不影响美感,四 十多岁的女人能保持这样的胸型已经很不错了。 钟老师的乳头是咖啡色的,但颜色是不很深,乳晕很大,颜色也淡一些,给人的感觉就是与乳房很协调,而且 更诱人的是乳头的形状是圆球状的,很饱满、突出,就像小说中说的「葡萄状」。 她笑着说:「怎么样,大概没你想像中的好看吧?」 我说:「没,钟老师你的乳头很美,我喜欢。」 她说:「那,既然喜欢就玩吧,激烈点好了,随你怎么弄。」 我还是第一次玩这么大的奶,比起老婆的两个小馒头好多了,我开始对钟老师的大乳房又捏又揉,手感好极了, 我甚至有一种想蹂躏她的感觉,但是念在昔日的师生情面上我忍住了,虽然我做什么她都会接受。 看着她的两颗大乳头在我手指的捏弄下变硬变胀,我感觉刺激极了。 钟老师也很配合,半闭着眼睛嘴裡发出轻轻地哼哼声,来增加我的快感。 两隻手还在我的胸脯摩挲着,想当年这也是一双批改了无数作业的手,如今成了帮助男人发洩性慾的工具了。 我张口把一个奶头含入口中,用舌头一下一下地舔着,她大概也感觉很刺激,嘴裡的哼哼声大了起来,我听着 也更加刺激了,居然一下子用牙齿咬住了她的乳头,这一下力道是大了点,她啊地轻轻尖叫了一下,眼睛也睁开了, 我忙把奶头吐出来:「说,钟老师对不起,弄疼你了吧?」 她说:「没事的,你喜欢随你弄好了,不要把奶头咬下来就行了。」 我们都笑了起来,我看见她左边的奶头周围已经被我咬红了,还有浅浅的牙印。 我帮她揉了揉,转而攻右边的奶头,这下我下嘴没有那么重了,只是用舌尖轻咬着,并拚命揉另外一个乳房, 我感觉这样刺激极了。 玩够了钟老师的乳房,两个乳头也被我弄得又红又肿,我的鸡巴又硬挺如初了。 我没给她时间休息,说:「钟老师,想当年我对你的大屁股也是有过幻想的,嘿嘿!」 钟老师二话没说,站在床上当着我的面一把扯下了有些潮湿的黑色蕾丝内裤,露出了浓密的阴毛,彷彿是一片 黑色的森林,曾经也幻想过她的下体现在终於呈现在我的眼前了,钟老师的阴毛呈倒三角状,几乎把逼都盖住了。 她朝我笑了笑,转过身去,她的屁股如我想像中的一样又大又圆,而且还很白,股沟很明显,屁股虽然不是很 翘但也不下垂,一点也不像很多中年女性那样鬆弛无力的屁股。 接下来她做出了一个机器淫荡的举动,她跪趴在床上,把屁股抬的高高的,说:「来玩老师的屁股吧,如果你 现在还喜欢的话。」 我说:「钟老师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屁股还是保养地这么好,那学生也不客气了。」 我过去捏弄了一把屁股,弹性还是很好,肉鼓鼓的,上面的皮业还算光滑,居然还不起我老婆的差,我拍了一 下,发出脆生生地「啪」的一声,屁股上的肉振动起来,这使我想起了黄色小说中的臀浪,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钟老师在一拍之下轻轻哼了一声,我玩的兴起,也没有管她。 玩屁股自然免不了要玩逼,我双手抓着她的两瓣屁股瓣了开来,整个阴唇一览无余,很是肥厚,颜色有些深, 但也没有达到黑色的地步。 亚洲女人的阴唇大多是颜色很深,像她这四十多岁的人还能有这种颜色已经不错了。 我看到了她深红色的阴道口。 这时我想到了A片中常见的将手指插入阴道把玩的镜头,可是知道现在我还没有玩过。老婆比较害羞,每次「 干活」都是关着灯插入的,摸一下都不肯,跟别说用手指了,我也不捨的那样去弄老婆。 现在看着钟老师的大逼,我兴奋起来,将手指谈到逼门处,象徵性地问了一句:「钟老师,可以吗?」她有些 颤抖地说:「可以…进去吧。」 我用食指小心地探了进去,立刻感到一股温热感,慢慢把食指全部塞了进去,感到手上黏黏的,原来扣逼使这 样的感觉。插了几下,感觉一根手指不过瘾,好像有点鬆,所以试着把食指和中指一起插了进去,这下感觉紧多了, 随即开始大胆地抽插,钟老师的唿吸明显浓重起来,最裡恩恩声越来越大,随着我双指的抽动,我发现逼裡流出的 淫水越来越多起来了。 我兴奋地大力抽动了起来,钟老师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但她忍住没有叫出来,只很轻声地说了一句:「不要太 重了,啊…啊…」被她这么一说我停止了抽动,倒不是怕弄疼她,而是自己的鸡巴又受不了了。 我直起身子,也跪在床上,拿鸡巴在她的阴道口磨了一下,在发红的龟头上沾上点淫水润滑一下,我说:「钟 老师我要插入了,你準备好了吗?」 她喘着气说:「好了,来吧!」 我的鸡巴已经很硬了,所以我勐地一顶,长驱直入了。 她的阴道不是很紧,再加上刚才的抽插,所以很顺利就一插到底了。 她还是恩地哼了一声。 我看着昔日的班主任在我的身下,忽然想起了多年前她撅着屁股在我眼前的景象,事隔多年後竟真的在床上发 生了,我有说不出的刺激感。 所以我立即高速抽动起来。 鸡巴在钟老师的阴道裡一进一出,伴随着我肚子撞在她的大白臀上发出一阵紧密的「啪啪啪」声,我很快进入 了状态,两隻手扶着她的腰,还时不时地拍打着她的屁股,两个白屁股渐渐被打成了红屁股。 我嘴裡忍不住喊着:「钟老师,你的屁股好大,好舒服,啊…啊…」 钟老师也顾不上面子,恩恩啊啊地淫叫着:「恩…啊…钟老师就是个骚货、贱货,老师卖逼、卖屁股,什么都 卖…啊…啊…用力插…把老师的逼插烂掉,嗯…把老师插死…恩…我不配做老师,连自己的学生都要卖,我不要脸 …插死我…啊…啊…」 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么淫荡的话,看着班主任在我的身体在我的一抽一插下前後颤动着,我达到了高潮,一 个无比刺激的高潮,滚滚的精液在她阴道裡劲射了出去,直射向她的子宫,我和她都叫着,我一连射了十几下,连 老婆都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高潮……随後我们都大汗淋漓地躺在床上,喘着气,精液灌满了钟老师的阴道, 还流了出来。 我们休息了一下,我扶着她去浴室一起洗了个澡。 我本想留她住一夜,但她说还有作业要批改坚持要回家,我也没拦着,有给她三百块钱,她面露难色,说:「 这,这怎么好意思,上次已经拿了你三千,我不能再拿了。」 我看她可怜,执意要给她,推了几下,我看玩笑地说:「就当是我给你的嫖资,我感到很舒服,这是你应得的, 总不会有小姐应为嫖资太多而据收吧。」 她听了这个知道我是真心想帮助她,也不太推脱,眼圈有些红红地再三道谢,最後说了句「下次再要玩就提前 给我打个电话好了,一般老公都不住在家,晚上住到我家去就好了,不用再住旅馆了。」她告诉了我她的家庭地址, 随後她就走了。 从严格意义上讲这应该算是我的第一次嫖娼,对像是我初中的班主任钟红梅,因为她以嫖资的名义收了我的钱, 我们发生了性交易的关係. 虽然我也觉得对不起我的老婆,但是钟老师的风姿实在是令我难以阻挡,後来我和她发 生了一次又一次的性关係,我每次也给她一百到三百不等,算是付给她的嫖资。虽然我不给她钱她也会心甘情愿地 给我干,但是我觉得这样想更刺激,她每次也不再推脱,而是尽可能地满足我各种各样的要求,让我爽。 第二次我是到她家裡去做的,就在她卧室的床上,我感觉在家裡真的比在旅馆更刺激。 我这次要她给我胸推,没想到她从包裡掏出了一瓶润滑油,她说这是她给其他客人做服务时买的。 没想到她这么「在行」。 她把自己的奶子涂地油光光的,在我的鸡巴上也抹了点,然後熟练地把我的鸡巴夹在双乳之间有节奏地上下搓 动着,这还是我第一次享受这样的服务,感觉被大奶夹住的感觉好极了,我问她:「是不是你在外面做的时候也做 这个?」 她不好意思的说:「是的,现在的男人要求越来越多,一开始我还不会,还是到网上查了资料才知道胸推是怎 么回事,後来还网购了润滑油。」 最後我在她双乳的夹击下终於缴枪了,精液全射在她的乳房和乳头上,她抓着我的鸡巴顶在她乳头上射,完事 後她还舔着自己乳头上的精液,样子淫荡极了。 我和她干的最多的姿势就是背入式了,就和第一次的一样,因为我最喜欢她的大白臀,每一次我看到她跪在床 上高高抬起屁股的时候就受不了,非把她干到趴下不可。 後来,我渐渐不满足於普通的性交,反正她的身体也是任我弄的。 有一次,我受A片的启发,在菜市场上买了一根又粗又直的黄瓜,到她家以後,趁她去倒水的时候我偷偷地把 黄瓜放在了冰箱裡. 等她在床上快意解带等我插入的时候,我说:「钟老师,先不急着办事,我们今天来点新花样 吧。」 她感到有些奇怪,我笑着从冰箱裡拿出了那根大黄瓜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大概知道了我要干什么,显得有些紧 张,说:「你,你要拿这个插吗?」 我说:「钟老师你真聪明,怎么样,愿意吗?」 她惊恐地看着我手中的大黄瓜,说:「既然你要,那,那就试试吧。 不过,那上面的刺多,会不会疼。」 我事先考虑带了这一点,我也不忍心用直接就捅入她的逼,我笑着从包裡掏出两个厚实的特大号避孕套,把它 们套在了黄瓜上,说:「这下就不会刺了,呵呵。」 她稍稍放鬆了一下,说:「你还準备得真周到。」 我说:「你準备好,我们这就开始。」 她仍像往常一样跪趴在床上,抬高大屁股。我左手拍了拍她光滑的左边的屁股,说:「钟老师,麻烦你腾出右 手来帮忙瓣开你右边的屁股,这样就不会那么疼了。 她顺从地将右手放在屁股上,和我的左手一起搬开了两瓣屁股,骚穴立马露了出来,我把黄瓜顶在她的阴道口, 问:」準备好了吗?「她很小声地说:「好了…来吧。」我把黄瓜慢慢地探入她的小穴内,刚探入一小半,她就呻 吟起来,说:「好凉啊,你…能不能,能不能慢一点。」 我放慢了速度,最终将黄瓜大半个都插了进去,知道顶到她的子宫。然後开始慢慢地抽插,她的叫声越来越大, 一直说:「好凉…啊…啊…慢一点…恩…恩」 越插我感到手上的阻力越大,我心中暗想,这就对了,等到我感觉插得差不多了,就把黄瓜一拔,她鬆了口气, 说:「好了吗?真的很凉。」 我笑道:「很凉吧,那我给你来点热的。」 随即我将憋了好久的硬鸡巴用力地顶了进去,遇到的阻力比平时要大很多,我感到一阵舒服,就像插入处女的 阴道一般,我兴奋地用力抽动起来,一边抽一边说:「钟老师…啊…好舒服…你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要用冰冻的 黄瓜吗…啊…应为那样子刺激你的阴道,就会…就会剧烈收缩,这样插起来就…就感觉紧多了…啊…好舒服。」 就在这收缩的阴道中,我感到无比的舒坦,一点也不像四十多岁女人的,而像处女的一般的紧实,我奋力抽插 了一阵後终於在我射了一次又一次的阴道中一洩如注了。这一招真是有效啊,後来,我经常和钟老师这么做,她也 渐渐习惯了黄瓜的冰凉感,甚至也感觉到紧紧收缩的阴道被我的鸡巴填充的鼓胀感很刺激。 後来我买了一个三星数码相机,有一次办完事以後又到她那裡去」嫖宿「,一阵激情过後,我忽然想起了黄色 网站上那些自拍的版块中发上去的一组组裸照,我想,刚好带了相机,何不拍几张玩玩呢?随即我跟钟老师说了, 当然我没说要发到网上去,只是说拍着玩玩,以後看看而已。 钟老师面露羞色,说:「还是不要吧,我…你看看倒无所谓,要是不小心传了出去,叫我以後还怎么活啊。」 我说:「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传出去的,我的档都是加密的,就算落入别人手中都打不开,绝对安全的,这 你放心好了。 「她这才有些放心,在我的半推半搡下,她在卧室、客厅、床上拍下了好多裸照以及穿着性感内衣的半裸照。 这个半老徐娘还挺上镜的,乳房、屁股、瓣开的逼,在我的要求下摆着各种挑逗的动作,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荡货。 一开始还把脸遮遮掩掩的,在我的不断要求下总算把脸对着镜头拍了一些。 最刺激的是还拍了把黄瓜插在她逼裡的照片和帮我吹箫的镜头。闪光灯闪了一下又一下,钟老师最淫荡的一面 就这样被记录下来了。 这些照片我一直藏在电脑裡,没事的时候经常偷偷看看,後来有一次我上黄网浏览自拍的照片时实在忍不住了, 就把钟老师的淫照一股脑儿全部发了上去,只是为了以防有认识的人看到她,我把她的脸部做了一点模煳处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