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情色笑话  »  【友香】(45

【友香】(45

作者:Myuyan 翻译:iambill 字数:31496

PART45

观众们别有意味的视线和窃窃私语的内容等全无心思去注意的友香,被推上 舞台中央站着,看了一圈周围的人群后用力一鞠躬。被迫用反手握住按摩棒,被 悠里在她耳边低声吩咐台词。(这、这种话)友香因为之后要说的台词太 过羞耻脑袋一阵恍惚。但是,不说不行呀

「各、各位贵宾,真是久等了。那么现在,新型按摩棒的,功能之一

性、性交、练习功能的,展示,想请各位,仔细观赏「

友香这么说完身体一扭把背影朝向观众,让众人看到反手握住的按摩棒。 『啊哈哈,好啊,友香酱的小香臀和按摩棒的合照』,观众们沸腾的声音响起, 闪光灯的暴雨也随之降临。

但是,妈妈桑接下来的话更加无情。

「稍等一下,友香酱。你呢,真的真心想做测试的模特儿的话,那个就有些 多余了不是吗?」

妈妈桑这么说着指向友香的下半身。

「客人们会看不清楚的吧,稍微剃掉一些吧。」

友香没能立刻明白妈妈桑在说什么,一时间露出疑惑的表情。剃掉?剃掉什 么?那里有的东西客人看不清楚的是不会吧!?

「友香酱,现在还装什么纯啊。当然是指阴毛啦!」

「接受按摩棒测试模特儿的人每个都好厉害呢(笑)」

「好了,这么决定了的话,在这张桌子上坐下吧好,然后大大的张开 吧。」

「啊哈哈,不错的姿势唷,友香酱!那么,向客人们请安吧」

陪酒小姐们两眼发光的,把一流商社的美女职员双腿大开的按在玻璃矮桌上。

「咦,怎、怎么可以这种姿势,太残忍了」

面对围在极近距离的大群观众挺出双腿大开的胯下的姿势,对22岁的女性 来说是会让人想死的痛苦。但是正面抵抗的话,又会被赶到店外去。那种情形下, 这次一定会被下达野外放尿之上的处罚

「求、求求你们,剃掉什么的不能放过我吗」

不过当然,满脸通红的美女的哀求,只是让众人更开心而已。陪酒小姐们喧 闹着手法熟练的进行准备,友香的胯下转眼间就被涂满了修毛膏。

「啊,对了,友香酱,请安,还没有做吧?」

悠里这么说完,抬起头看着友香的脸坏笑道。

「那么请开始问好吧。这也是模特儿小姐重要的工作喔,对吧,妈妈桑?」

又过几十秒后。微弱的抵抗结束后友香终於死心,面对眼前的摄影机开始说 出台词。

「我,松本、友香,为了成为出色的,按摩棒测试模特儿,想把小、 小穴的,毛,全部,剃光。各位贵宾,敬请欣赏,友香的,剃毛秀」

『啊哈哈,不错喔,友香酱,太棒了!』被这么欢呼喝采,友香也只能露出 僵硬的笑容。

接着陪酒小姐们又追加了一个更邪恶的主意,就是友香的剃毛由观众们一人 一刀,轮流进行。然后因为所有人都邪恶地,故意一边刺激阴核和二个肉洞一边 剃,到后半段时修毛膏几乎都掉光了,变成用爱液来代替了。

啊、啊哼、不、不行啊,那里不行呀不、不要哈,啊、哈啊、 哈哼寂静的店内,可爱的女性因为快感不停扭动身体发出细微的尖叫和呻 吟,让观众们更乐了。

(虽然她自己好像不知道,但是这女人,有抖M的素质呢)

(这样更要调教了啊,用这么可爱的声音呻吟的话,没人受得了啊)

(开心地扭着腰小穴那里也湿透了,真是淫乱呢(笑))

(把K大毕业的一流贸易公司的大小姐调教成无毛露出奴隶吗棒呆了 啊(笑))

男人们一边用眼神对话,一边剃光友香剩余不多的耻毛。

最后覆盖阴部的毛全部被剃光的友香,好不容易被解开了反绑的双手。不过 那是,为了强迫友香承受新的耻辱。

友香被迫在玻璃矮桌上全裸的正座,开始说出屈辱的台词。

「各、各位贵宾,拨冗参加我、我的,剃毛秀,实在感激不尽」

然后视线对准眼前的观众和摄影机的镜头,一边微微咬着嘴唇,一边把双手 向后伸出支撑身体,立起两膝,慢慢的开始向左右分开。(啊、啊啊不、 不要啊,不要为、为什么这种事)友香虽然这么想还是持续张开双 腿,一直张开到鼠蹊部都要抽筋的边缘才终於停止动作。这是完全的全裸M字开 脚。

「如、如何呢,友香,光溜溜的,小穴」

友香这么说完,有一瞬间牢牢闭上双眼。然后从双唇里一边『啊、啊啊』的 吐出火热的气息,一边慢慢地把向后伸出的右手转到身前。(不、不要啊,我 做了这种事的话)友香感觉脑袋里变成一片空白,把右手放到自己的阴户 上。友香的肉穴明明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但是友香痛苦的眼神和犹豫不决笨拙的 动作,还是让观众们兴奋不已。

然后感觉着众人针刺般的视线,友香慢慢把阴户上的手指分开。从食指和中 指之间,浮现了美丽的粉红色肉壁。另外,已经像发高烧似的满脸通红喘着气的 友香的脸庞也是极美的艺术品。明明觉得这么羞耻,却好像在说着请看我似的完 全张开的肉壁反射着灯光而闪闪发光。面前的玻璃矮桌上展开了极度淫猥而又美 丽的展览品,观众们一时也忘了言语入神的凝视着。

「很好,友香酱,非常好的姿势喔。看着这边笑一笑。小穴要保持完全张开 的样子喔!」

悠里开心地声音响起后,店内的沈默一口气瓦解。

「哈哈哈,很可爱的小穴呢。好像小婴儿似的(笑)」

「不过,那种抽搐的样子有点太淫荡了吧。」

「说得没错呢。刚进来店里的时候还以为是纯情的笨拙女孩,原来是做出这 种姿势会觉得开心的变态来的啊。」

「嘛,既然都拜託到这个地步的话,就仔细帮你看看吧。」

「但是,这个柔软有着粉红色乳头的咪咪也难以放弃呢。」

「不过乳头硬硬的站起来了不是吗?(笑)」

「只是,出嫁前的女儿在一大群男人面前做出这种姿势父母会哭的吧 (笑)」

「总觉得,里面一阵一阵流出来了呢,有这么开心吗,被男人看?(笑)」

因为友香对一句一句的嘲弄都会有反应,或皱眉或扭动,十分好玩,让观众 们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用言语嘲弄友香。

看着情况估计客人们已经充分欣赏够友香现在的痴态后,妈妈桑终於同意简 报继续进行。虽然说那也只是,把按摩棒垂直固定在玻璃矮桌上,让友香从上方 坐下将按摩棒吞入阴道的,「性交练习机能」的展示而已。面对在自己眼前被快 速整理出来的耻辱舞台,全裸的美女表情僵硬,忍不住用手遮掩自己的乳房和阴 部。

「好了,那么友香酱,把双手在头后交扣吧。不乖乖照做的话又要再上手铐 了喔。」

深知友香痛苦的心情,妈妈桑还是无情地说道。

「来,站到这里来,不带着微笑可不行吧。然后,一边把双腿用力打开,一 边慢慢坐下去。因为插入的情况,要从下往上拍摄呢。」

完全失去抵抗方法的友香,把双手在头后交扣,吊钟型的美丽乳房、完全被 剃光阴毛裸露的阴户、丰满的屁股,全部暴露在观众们眼前。然后慢慢抬起一只 脚,放到垂直装了按摩棒的玻璃矮桌上。(啊啊,我、我,在做什么啊这 种事、这种事)如果是不久前的自己的话,明明是绝对忍受不了的耻辱姿 势,现在却准备去做但是感觉到妈妈桑的笑容中带着严厉的视线,现在也 不能停止动作了。

站上玻璃矮桌之后,友香再次被命令说明现在的情况。

「那、那么,现在就要坐下去了友香的,阴户,被模仿 男人小、小鸡鸡的,按摩棒,插入的情形,请各位仔细欣赏此外,整个情 况,作为对产品开发有用的资料,也有拍摄影片记录」

马上要喷出火来似的脸颊通红的友香,向观众们露出僵硬的笑容。

露出淫笑表情的男人,用吃人视线凝视的男人,用蔑视的视线注视的女人, 窃笑的声音友香感觉脑袋里一片朦胧,慢慢的弯曲膝盖,像深蹲一样分开 双腿坐下去。『哇啊,好厉害特写』,陪酒小姐们一边看着萤幕一边欢闹的声音 响起。

随着友香慢慢的蹲下分开双腿,接触到按摩棒龟头的前一瞬间,蜜穴左右的 打开。用视线瞄了一眼斜上方萤幕的友香,看到自己的性器确实吞入肉棒形状按 摩棒的场面变成巨大的特写,脸孔不由得变得僵硬。

「呐呐,友香酱听说在公司是社内电视的主播吧。友香酱现在有什么感觉就 让友香酱做个实况报导吧。」

面对表情僵硬的友香,陪酒小姐中的一人很好玩似的说完,其他陪酒小姐们 也跟着笑道。

「啊哈哈,不错喔,这个。反正友香酱,也是在做这个东西的练习机能展示 吧,那么做解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嘿欸,一流公司的精英职员还要做这种事啊,真是辛苦呢(笑)」

「喂,快做啊。需要的话现在让你到外面去进行后续的报告也没关系喔?像 新进职员那样,带着笑容充满精神的报导吧。」

这种事,怎么可能过於恶毒的命令让友香含着眼泪来回看着众人。但 是这只是,又一次无意义的尝试。如果不做的话,只会有更加痛苦的处罚在等着 自己友香带着哀伤的表情微微闭上眼睛一会儿,露出微弱的笑容。就这样 慢慢的蹲下,终於蜜穴口碰到了按摩棒龟头的顶端。

「现、现在,我的,阴、阴○,碰到按、按摩棒了准备, 就这样插到里面去啊,不、不要啊」

被迫报导在众人的注视中全裸以深蹲的姿势用无毛的蜜穴吞入和男人的肉棒

一模一样的按摩棒的情况友香因为极端异常的情况和按摩棒的触感, 感觉身体的深处流出了爱液,忍不住发出惊叫。不、不行,出来的话,不行

「喂,你在做什么啊,友香酱!是性交练习机能来着吧?」

「没有做过骑乘位吗?要不要大叔们教教你呀?」

「只是插个龟头就这样勾人,真是厉害的好手呢(笑)」

「不快点做的话,我们就硬来了喔。」

面对素人的年轻女性夸张的表现感到吃惊的男客人们,终於忍不住开始用言 语逗弄起友香来。美丽的乳房微微摇晃着,裸露的肉穴也完全翻开,因为被按摩 棒的龟头插入肉穴而通红的美丽容貌,接连看了这些美景,会变得想多欺负一点 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

然后终於,由22岁的清纯美女主演的假阳具自慰秀开始了。不能拒绝客人 们的命令的友香,不得不按照吩咐把腰上下挺动,或是前后左右的扭动,还有像 画圆一样旋转磨擦。被迫把和男人的肉棒一模一样的按摩棒当成真的阴茎进行羞 耻表演的期间,友香变成完全投入在按摩棒带来的快感中。

「这、这样做的话,把腰上下挺动的话,哈啊、啊啊,啊、啊 啊按摩棒的,龟、龟头的部分,啊哈,啊哼啊、啊哈挖着、 挖着,肉、肉穴,呜、呜啊、嗯哼嗯哼真、真的非常,舒服,来着」

被迫不得不实况转播的友香,已经一边激烈地扭着腰,一边发胡话似的连续 说着羞人的句子。在中途『不是真的有感觉的话可不会放过你喔』,被妈妈桑这 么说之后,不得不主动扭着腰,把按摩棒吞到身体的最深处,就这样用力地旋转 磨蹭。全身微微冒出一层汗水,一边因为快感呻吟一边仰起脸孔的友香的身影, 让男客人们只能吃惊地凝视着。友香的胯下,已经沾满了流出的爱液,咕啾咕啾 的闪着黏滑的水光。

PART46

让友香演出可以说淫贱的痴态后,妈妈桑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友香酱,好像真的感觉很爽的样子呢不过,果然最后不确实地泄出 来,不算是完整的简报呢。可以把手从头上放下来了,现在用手去揉咪咪。」

「咦,怎么这样啊、啊、啊哼啊啊!」

完全被快感捕获的友香只迟疑了短短几秒。放开在头后交扣的双手后,害怕 的盖上乳房,完全勃起的坚硬乳头上传出电流般的刺激感贯穿全身。

「小、小穴里,夹着大、大鸡巴,再、再揉奶、奶子,的话真、真的, 感觉,非、非常爽啊、啊哈啊、啊哼友、友香,好像要变得奇怪了 啊、啊呼嗯」

友香已经,分不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做这种事,做这种实况报导了。和骑马 机展示时被强行插入全然不同的快感,以及在正下方正在摄影的摄影机和大量观 众的注视中这种异常状况下,友香的理性终於完全蒸发。我想要更多友香 无意识的不断上下挺腰,一边用自己的手揉捏自己的乳房,一边渴求快感的扭动 身体。

(你们看,这女人,真的好厉害啊完美演出了假阳具自慰啊。)

(而且,感觉非常爽的样子呢。被一大群人看着还能露出那么陶醉的表情 很适合来做我们这一行呢不是吗(笑))

(不过这个录影带,M商事的职员们会出高价来买吧。毕竟是这么可爱的女 职员用光溜溜的小穴演出假阳具自慰秀呢。)

(真是够了一般,都会哭着求饶的不是吗?)

(难道是,将计就计的表演自慰秀吗有点接受不了呢(笑))

(差不多,快来了吧不会刚好是,友香酱爽出来的时候吧(笑))

陪酒小姐们小声笑着看向店门口。

然后下一刻,居酒屋的大门被用力拉开,複数的脚步声传来。这些反常的声 音,让观众们安静下来,友香身体的动作也不由得停止下来。

「喂,刚才有人通报。说这里有一个在路上裸奔,还撒尿的女人。」

店门口,有二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在那里。

「反正就在你们店里吧。请让我搜索一下公然猥亵物陈列罪的嫌犯吧。」

(警察!?)在满溢的快感中沉醉的友香,一瞬间被拉回现实。猥亵 物陈列罪搜索逮捕!!想到观众人墙的另一边就有警察在,友香感 觉心脏好像马上就要破裂了。然后用痛苦的眼神看向周围的男人们,无声的哀求。 求求你们,不要散开

「啊啦,巡逻辛苦了,巡警先生但是,这么没有常识的女人我们这里 可没有啊。是不是啊,各位?」

面对突发的状况也不为所动,妈妈桑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虽然抱歉,但是会不会是在其他地方呢?突然说要搜索什么的,会给重要 的客人们添麻烦的呀。」

(拜託,不要过来啊)观众们谁也没有移动,依然担任城墙保护着友 香,妈妈桑也平静的装傻,让友香感觉到一丝的希望。用螃蟹腿蹲下的上半身慢 慢的坐下,变成在玻璃桌上侧坐。尽可能的压低身体。然后双手遮住乳房和胯下。 其实友香很想爬下玻璃桌,但是周围都被男人们包围住了,没办法做到。

「喂,想装傻吗?店门口的墙上,被小便尿湿了不是吗!已经拍下证据照片 了喔!」

不知道是不是认为自己被怠慢了,男人又用更强的气势说道。

「现在,老实的把犯人交出来的话,我还可以高抬贵手,如果再继续隐瞒的 话,就做好禁止营业的觉悟吧。喂,那里,有谁在里面吗?」

(不、不要啊啊!)感觉危机迫近身边,友香的表情变得僵硬。警官 明显是看到这边的人群才开口询问的。酒店也好客人也好,不会被当成共犯也要 继续保护自己的吧而且被警官发现的话,全裸露出无毛阴户的自己也根本 没有解释的余地

但是,之后的发展出乎友香的预料之外。周围的男客人们和陪酒小姐们都没 有动动,把友香保护在制服男的视线之外。然后陪酒小姐中的悠里若无其事的把 手搭在侧坐的友香肩上,做出把身体再压低一点的指示。(咦,悠里小姐) 友香抬起眼睛一看,只看见悠里轻轻点着头。

「哎呀,别这么激动嘛。我们平时可是关系很好的交情不是吗。」

然后妈妈桑更冷静的,用亲热的语气对二位制服男说道。

「那边呢,现在,只是正在做一场小小的表演而已。那个,你们二位也很清 楚的吧?虽然想看的话一起看也没关系,但是请乖乖付钱喔。啊,现在是勤务中 所以不行吧(笑)」

然后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就是不停的争论。制服男们好歹也是这家店的常客, 不说常常利用身份强求各式各样的服务,但是现在却只是说不能无视通报。然后 妈妈桑看穿了这一点,只说无论如何都要搜索的话就把搜索令拿来。

观察情况,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瑟缩身体的友香,听到悠里悄悄在耳边轻声 说道。

「友香酱,再把身体压低一点比较好喔。」

下一瞬间,友香感觉两肩被向后强拉,身体一口气向后倒下。(咦,什、什 么?)因为极近距离内有警官在场不能发出声音,但友香对自己被摆出的姿势还 是一阵无言。

(咦?不、不要啊,这种姿势!)在玻璃矮桌上被迫仰面躺下,在下流的男 客人们和陪酒小姐们眼前,把女人的一切全都展示出来友香反射地扭动身 体想逃跑,但是四肢被牢牢压住全身动弹不得。刚想摇头抗议,这个瞬间项圈上 的锁链锵哴一响,友香就好像被冰冻了一样僵住了。幸好,店门口的二位制服男 和妈妈桑的争论正酣,好像没有注意到的样子。

死心的友香忽然一看正面,也就是天花板的方向,发现众多的男男女女正带 着淫笑俯看自己。而且众人的视线,在友香泛起红潮的脸蛋上,和布丁一样颤抖 的美丽乳房上,还有光溜溜的胯下邪恶的来回看了好几次。

(不、不要,不要用这种眼光看我啊)

不敢发出声音的友香,含着眼泪扫视众人的脸。为什么啊,大家不是要保护 我的吗?

但是保护什么的当然,只是友香在做白日梦。全裸被迫仰躺,手脚又全被架 住的,含着眼泪求饶的美女这是无比刺激众人嗜虐心的景象。再继续欺负 她的话,会露出怎样的表情扭动身体呢,这女人?毕竟,被玩到现在小穴早已经 湿透了不是吗

观众们简直就像商量好的一样,把友香的双腿分别同时用力拉开。『噫、噫 呀,住、住手啊』,友香这样嘶哑的声音让观众们非常愉快。但是啊,就这样回 去的话会被说工作不认真的店门口的争论好像还没结束的样子。

然后,夜里的居酒屋中异样的光景被展开了。店门口有二个穿制服的男人和 妈妈桑在争论,隔着几个人的人墙的另一边,如假包换的清纯保守美女被迫全裸 仰躺在玻璃矮桌上,被架住摆成不堪入目的双腿大开的姿势。被大大张开的胯下, 打开的肉缝中肉红色的肉壁也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而且那肉壁已经完全湿透了, 一边反射来自天花板的灯光发出闪闪水光,一边一抽一抽的抖动。

(啊、啊啊,不、不要啊,这样的)好像被一大群男客人们的视线刺 到蜜穴深处的感觉,让友香紧紧闭上双眼,脸孔也不由得向后仰。这简直就是, 对於被强奸轮暴的恐怖感到害怕的模样,更进一步激起观众们的欲望。这么可爱 的女人,好像看看真的插进去的话,她会露出什么表情啊

接着,敏感的察觉到众人的期待的陪酒小姐,悄悄地把按摩棒拿到手上。然 后慢慢的把按摩棒贴近友香的阴户,明白她的企图的男人们纷纷露出淫笑。只有 紧紧闭上眼睛的友香还没察觉到迫近身边的危机。

然后和男人阴茎一模一样的按摩棒,终於找到了闪着水光的阴道口。『咦, 什、什么!?』感到惊讶的友香睁开眼睛时已经太迟了。『看ー招』,随着这样 的小小声音,按摩棒一口气插入到友香的身体深处。

「?哼!!?嗯、嗯哼?」

刚才被迫做骑乘位自慰秀时,已经到达高潮边缘又意外冷却下来的性快感一 口气复苏,让友香身体一抽的反仰起来。然后这样青涩的反应让观众们又开心起 来的事,友香当然早已没有精神去注意了。

(啊哈哈,太好玩了,这个女人!这样很爽似的不停扭动。)(真的好可爱 呀!让大家更多的疼爱你也没关系吧)陪酒小姐们一边互相轻轻笑着,一边准备 下一种小道具,若无其事的发给周围的男人们。

(不要、不要啊啊!)

友香看到从正上方降下来的3个物体,表情立刻僵硬。但是现在这种状况下, 扭动身体逃跑,或是摇头求饶都不可能做到。

(求、求你们了,请住手啊,工藤部长、松野课长为什么)

那是线控的粉红跳蛋。而且开关已经打开了,不停微微振动的3个跳蛋,在 3个男人手上垂下,慢慢的向友香的身体上落下。不但在玻璃矮桌上被迫全裸仰 躺双腿大开的被牢牢压住,阴户里更被深深的插入按摩棒然后粉红跳蛋更 进一步接近两个乳头和阴核这对观众来说也是十分让人紧张的场面。(友 香酱,被这样的话还能不能忍住不发出声音呢(笑))

店门口的争论还在持续,已经陷入半胶着状态。这边的工藤等人一边愉快地 看着友香全身哆哆嗦嗦的不停微微发抖,一边把跳蛋继续往下放,终於跳蛋的前 端同时接触到友香的乳头和阴核。这一瞬间,友香『唔ー』的全身一紧,紧紧闭 上眼睛,咬紧牙关的不停忍耐扭动。

「啊、啊哼呜、呜哼呜哼嗯」

发出声音的话会被警官发现,会被逮捕的极度紧张的状况之中,曝露 在不曾尝试过的快感攻击下的友香,只能弓起身体,一边一跳一跳的发抖一边拼 命忍耐。但是3个跳蛋邪恶的,在女性的弱点上将触未触的持续振动,继续进一 步的刺激友香的性快感。

对友香来说是耻辱的性快感凌辱地狱但是,对观众们来说是最棒的精 彩大秀。至於陪酒小姐们则是愉快地看着,苦闷的呻吟喘息,不停扭动的女体, 继续把线控跳蛋发给男人们。(哼哼,很顽强嘛,友香酱?那就让你更爽一点好 了)

然后几十秒后,友香的身体被无数的跳蛋缠上了。颈子、锁骨、乳房、肚脐 周围、侧腰、大腿内侧、大腿外侧,当然还有乳头、阴核,以及插着按摩棒的阴 户周围无数跳蛋同时发出『嗡ー』的声音微微振动的场面极其壮观。

「哈、哈啊啊、嗯哼、啊啊、停、停啊、嗯哼嗯、 不、不行哈啊啊」

咬紧牙关拼命忍耐不发出声音的友香,因为太过强烈的快感刺激全身都冒出 一层大汗。

整个脸蛋好像是发高烧一样完全变得通红,一边吐着火热的气息一边用虚弱 的声音求饶的模样,陪酒小姐们一边哧笑着一边仔细地录影下来。

(不过还真是努力呢,友香酱,明明身体都一抽一抽的在发抖了(笑))

(被这种眼神凝视的话,会变得更想疼爱你了吧!)

(但是这种爽到不行身体一抽一抽的反应,果然是抖M吧,这女人(笑))

(那么差不多,该给她爽一爽了吧?)

(呵呵,这样子也还能不发出声音吗,一流商社的大小姐?)

陪酒小姐中的一人,悄悄按下一只手上拿着的开关按钮。

这一瞬间,插在友香阴户里的按摩棒尾端,发出咕嗡咕嗡的声音开始旋转起 来。

「哼嗯!!嗯、嗯哼、不、不要哈啊、啊哼 停、停呀啊哈啊、哈啊」

友香的腰往上一跳,一抽一抽的全身更加激烈的打颤。(太、太激烈了,这 种的呀啊不、不、不要啊啊)全身的官能被同时不断刺激之外,终 於连按摩棒也开始振动起来,友香的脑袋变得一片空白。不能发出声音,绝对不 行但是友香虽然是努力再努力了,不过男人们和陪酒小姐们感觉好玩的性 快感凌辱也随之进一步升级。

PART47

不知不觉在店里,展开了一场把全裸美女仰躺压制,强迫她发出快感声音的 游戏。而被迫担任女主角的友香,咬紧牙关,虽然全身打颤,还是倔强地的不发 出太大的声音。

「真是的,真倔呢明明乖乖的泄出来的话就能舒服了」

莉香装模作样的这么说完,握住按摩棒的柄,从蜜穴里一口气抽出来。被按 摩棒的龟头在肉壁上一刮,『噫、呵噫噫噫』,让友香又紧闭眼睛发出细微的尖 叫。到底想装高雅到什么时候?其实被人看着泄出来,是你最喜欢的吧?

莉香带着邪恶的笑容,把按摩棒抽出来又插回去。龟头部位咕噜咕噜旋转的 按摩棒在身体深处插入又拔出友香的身体深处曝露在爆发般的快感中,残 存的理性感觉一口气被蒸发。这段期间对乳头和阴核进行刺激的跳蛋的振动当然 从没停止过。

不过一时间展现了惊人毅力的友香,也只是在观众们面前演出因为快感扭动 的淫靡舞蹈而已。终於那个时刻来临,友香用嘶哑的声音不停喘气,『啊、啊呜、 啊呜』微弱地发出哀号般的声音后,在玻璃矮桌上无力的瘫软。美丽的双 眼陶醉的合上,白皙的肌肤上大汗淋漓,身体一抽一抽的不住颤抖。

「好了,友香酱,终於去了啊!」

莉香这么说着把按摩棒用力的拔出来。接着,从高潮未退的蜜穴中,『噗噜 ー』的有透明的黏液垂落下来。

「哇啊,好厉害ー!出来这么多啊看来真的感觉很爽呢,友香酱(笑)」

「不过真是很厉害呢,这孩子!结果到最后都没有大声叫出来啊是我 们输了呢(笑)」

悠里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友香的全身像舔过一遍似的录影下来。

「不过还真是H的身体啊又白又嫩,还会发出勾引男人的声音扭动身 体什么的而且,还爽翻过去了!(笑)」

「真是的,各位客倌,和这么稚嫩的孩子当对手也费了太多工夫了不是吗, 真是看错你们了。」

应该在店门口争论中的妈妈桑不知何时走进了观众围成的人圈内,正低头看 着失神过去的美女的裸体。『抱歉,妈妈桑』,男客们的道歉声和害羞的笑声响 起。

「不管如何也未免太久了,还以为穿帮了呢原来是太爽了,甚至都爽 翻过去了的样子呢。(笑)」

「不过现在怎么办呢,妈妈桑?如果这孩子真的忍耐不住发出声音的话应该 怎么办?」

这次是担任警官的男人走进观众群中。

「但是,这么光滑有弹力又白皙粉嫩的身体,还有可爱的粉红色乳头, 乳房的感度也是超群真是让人受不了啊现在这样了偷偷插进去也不 会被发现不是吗?」

另一个担任警官的男人半真半假的说完,妈妈桑『乱来』的骂道,轻轻敲了 他的头,整家店又被笑声给包围。

然后几分钟后。友香好不容易恢复意识。(咦,这里是哪里?咦,为 什么我、我的身体动不了了咦、咦,裸体!?不、不要啊,这是什么!)

还没回想起整个状况的友香,瞪大了眼睛,拼命抬起头察看四周。

「咦、咦,不、不、不要啊啊!」

看到淫笑着俯看自己身体的男男女女的脸孔,友香才好不容易想起自己面临 的处境。那个,不是作梦吗不知何时,友香的双手双脚都被铐上手铐,每 个手铐的另一边都各自铐在桌脚上。然后,被大大分开的胯下中央,和男人的阴 茎一模一样的按摩棒正深深的插在友香的阴户里。

「求、求求你们,请把手铐解开警察的人才不会发现对吧?」

全裸双腿大开被铐在玻璃矮桌上的美女,乳房也好无毛的阴户也好,都只能 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向众人哀求道。

但是观众们只是,包围着友香,俯看着友香最为不想让人看见的部位淫笑。

「友香小姐,你在说什么啊?是你自己要使用自己的身体进行这个新型按摩 棒的展示的,因为你这么说,我们,无可奈何才给你帮忙的吧?」

妈妈桑一手捧着红酒的酒杯淡淡的说道。

「而且,因为很想当我们的店员,突然就在店里脱成全裸,在外面尿尿让人 看的人也是你吧?真是的,让警官起疑的话,我们的店可有不小的麻烦呀。」

「咦,怎、怎么会不、不是不,那个」

妈妈桑过於荒谬的说词,让友香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陷入了极度的混乱中。 确实被逼到不得不做按摩棒的简报的状况是事实,但是在路边撒尿是妈妈桑的命 令不是吗只是现在的情况惹妈妈桑不高兴是绝对不行的。一个不好很可能 会被通报给警察。

「求、求求你。有失礼之处的话真的很抱歉,求求你,请解开手铐」

友香忍着不对不讲理的话做反驳,只是哀求的看着妈妈桑。

「是吗。都这么说了要原谅你也可以,但是在那之前,可以好好的正确说明 现在的状况吗?因为我们,可是冒着危险保护你的唷。」

妈妈桑这么说完,对友香后方的悠里使了一个眼色。接着悠理微微点头,在 友香耳边悄悄地低声说了些什么。另外友香脸孔的正面,艾咪开始影片的拍摄。

眼看着友香的脸孔扭曲起来观众们又开心了。

咦,怎、怎么可以友香用细小的声音尝试抵抗,当然这只是无用的尝 试而已。友香为了忍住屈辱暂时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张开眼睛。

「我、我是,M商事的,松本、友香,今年22岁为了在居酒 屋,梧桐树的,客、客人们面前,宣传新型的按摩棒,自己主动要求进行简报。

然后自己主动实际演示口交的功能,之后,自己主动脱成全裸,把按摩棒装 在玻璃矮桌上表演模拟骑乘位性交秀然后,勾引客人们,引诱他们,把手 指插入,我的,阴、阴户里,让他们确认,我的阴道,因为性兴奋完全湿透的情 况。另外,已经压抑不了露出欲望的我,自己主动,全裸的走出店外,朝 电线桿和店门口的墙壁,撒尿因为我一己的欲望给大家添了很大的麻烦, 我已经深刻反省了。今后,保证不会第二次,再给梧桐树以及各位客人们添麻烦 了,请设法,给我宽大处理,请多关照,拜託了「

不时停顿,用笨拙的语气说完台词后的友香,不由得闭上双眼。求求你们, 可以放过我了吧

「呵呵,友香酱的心情我非ー常了解了像这样反省了的话,考虑一下 也可以喔。」

妈妈桑这么说完,把脸朝向友香的身后道。

「这种感觉可以吗?」

咦?身体仰躺着把头再向后仰的友香,看到二个穿着制服的男人站在 那里,表情立刻冰冻。不、不、不会吧

「嗯,嘛啊,就是这种感觉。托这个的福,省了写调查记录的工夫了。」

穿制服的男人一脸认真的轻轻点头。

「不过真是让人惊讶啊那个,M商事的职员小姐竟然有这种兴趣呢 剃毛什么的,野外放尿什么的」

男人交互看着友香的脸蛋和身体,装模作样的长叹道。

「那么,你是认罪了吧,松本友香。」

真的被逮捕了!友香因为强烈的冲击整个人瞬间惨白。太狠毒了,大 家把我出卖了只是因为不想变成共犯

「那、那个,不、不是不、不对,对、对不起,请放过我」

友香反射地想否定,但是和妈妈桑对上视线后又不敢了。然后,自己的社会 存在的破灭真的会变成现实的恐怖感让友香的牙齿喀喀作响,全身和之前不同原 因的哆嗦着不停发抖。谁能,救救我,拜託啊

「好了好了,友香酱也这样反省过了,念在是初犯,不用说得这么严重也没 关系的不是吗?」

伸出援手的人果然是妈妈桑。

「听好了,友香酱,因为让你当我们店的店员了,以后就只能在店里做喔。

当然,露出不堪入目的东西也不行喔,好像你现在这样(笑)「

妈妈桑这么说完,别有用意的向友香眨了眨眼。发现这点的友香连忙点头。

「看吧,友香也说会这么做了,就这样放过她吧。好嘛,我们和你们 二位交情很好的不是吗。」

想拿友香多加取乐的男客人们,想对友香多加疼爱的陪酒小姐们,都用期待 的视线看着二个男人。

「嗯ー,好吧,初犯又是轻微之罪的话,也不是不能放她一马

不过呢「

穿制服的男人好像被众人的氛围所影响。瞄了一眼另一个男人,似乎难以决 定。敏感的察觉到这种情况的友香,立刻用求情的视线看着二个制服男。

「那么这样做如何?」

突然悠里开口说话,把众人的注目集中过去。

「如果能拿到,以后友香酱违反约定的时候,无论何时都能逮捕她的完整证 据的话,今天就暂且不追究了如何。」

「有理有理,而且友香酱现在,正在用这个按摩棒的口交功能做练习喔。怎 么样,下次以客人身份过来的时候,这孩子的练习成果,不试试吗?当然,也会 有只做为谢礼的特殊礼物喔。好不好?」

『最后关头了对吧?』这句话,妈妈桑向友香一边眨眼一边轻声说道。看到 二个制服男还是难以决定的样子,友香不由得拼命点头。为了从这种情况下脱身,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

「嗯ー,好吧,如果能拿到证据的话就可以」

妈妈桑最后的提案,二个男人明显都动心了。被这种美人,可爱的一流商社 的女职员口交吸出来只是闭上眼睛想像一下就

「不过,那个,和来当客人时的服务完全没有关系喔。」

「当然,我们懂的。你们二位,是考虑到一时糊涂做出冒险行为的年轻女子 的将来,才给她做出了宽大的处置。」

妈妈桑用一派轻松的表情说道。

「那么说到证据要怎么做才行呢?把在路边尿尿时的影片,或是在店里自己 主动跳脱衣舞,自己主动手淫的影片交给你们就可以了吗?」

(咦,怎、怎么可以!)把拍摄到身为年轻女性无法想像的耻辱场面 的影片当作证据物件交给警察一个不好的话,可能会被警察中无数的男性 眼睛看过。而且,还是作为公共证据物件

「嗯,不过,那些虽然也要拜託你们交出来,但是只有那些的话稍微薄弱了 一点只是容貌相似的其他人,这样说着装傻的话也很麻烦呢。」

穿制服的男人已经没办法再维持正经的表情,而是淫笑着继续说道。

「就算採集外面墙上的尿液,没有对照的物证也不行啊。」

醒悟制服男的邪恶企图的友香,表情立刻僵硬。太恶毒了,明明知道,事到 如今我已经没办法抵赖或装傻了的

PART48

「啊啊,是这样啊,那么现在当场,採集友香酱的尿尿就行了呀。」

悠里说出观众们期待的台词。

「嗯ー,那么啊,这样做就好了不是吗?来吧,友香酱!」

悠里这么说着手拿葡萄酒杯,贴到友香的阴户上。『啊、呀啊』开心地听着 友香压抑的尖叫声。

「啊,这样的话这个会挡到呢!」

艾咪这么说着,把插入友香肉穴里的按摩棒一口气用力拔出来。被按摩棒的 龟头强力地刮挠膣壁,让友香,『啊啊哼』的发出痛苦的尖叫声。

「哎呀ー,里面都湿透了呐,这个也当作证据保管起来的话不是很好 吗?」

艾咪这么说完,拿起友香的内裤,用力塞进友香的蜜穴里藉以吸取爱液。 『啊、啊哼、啊哼呜呜』,友香仰起头因为这个强烈的刺激不停扭动身体。

然后吸满了爱液的内裤被拿开,友香的阴户再次被贴上空的葡萄酒杯。

「来吧,就当是验尿,把尿尿尿进这里面吧,友香酱?」

「怎、怎么可以我、我,绝对不会做这种蠢事的」

友香虽然因为快感的余韵意识朦胧还是拼命地反抗道。在这么明亮的店里被 掰成双腿大开露出赤裸的阴户,还被一大群人包围,加上摄影机拍摄特写的情况 下放尿这在某种意义上,比刚才在夜中的户外放尿还要更让人难受。

「不可以喔,友香酱。再继续说这么任性的话,我们就不保护你了喔。」

妈妈桑断然地这么说道,等於对友香宣告了最终结论。

「当场尿尿,或是当场被逮捕,二个选一个。」

『哇啊,这样被逮捕的话,就会全裸的被带到大街上了呢ー』,陪酒妹们开 心的声音接着响起。

当然友香没有选择。不、不要啊,这种事

「我、我知道了。我、我会配合,证据的採集」

在说出屈服的话语的同时,友香感觉眼前一阵晕眩像被七彩的闪光照射。 『啊咧,友香酱,又湿了耶,讨厌,好变态呀』,毫不留情的指责声在店里响起。

在观众们的注视中,由22岁美女OL主演的双腿大开放尿秀开始了。因为 刚才在店外放尿还没过多久,怎么也尿不出来,却反而让观众们更开心。知道在 自己尿出来之前这些人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友香,拼命地用力让尿道口一张一缩 的抽动着。而且,尿道口上方的阴核也鼓胀起来不断抖动,底下的肉穴複杂的收 缩舒张重覆开开关关。友香用被剃光毛的阴户演出的极度淫靡大秀,被陪酒妹们 拿着摄影机仔细地记录下来。

然后数分钟后,身为女性绝对不想被看到的部位以清楚得不能再清楚的程度 被众人观察着、记录着的友香,终於放尿成功了。鼓胀的尿道口滴滴答答的流出 黄色半透明液体的瞬间,店里被喝采声和掌声、笑声所包围。而友香,只是感觉 脑袋一片空白的持续着放尿快、快点,结束吧连这种事都做了,我 但是,好奇怪?讨厌,骗人的吧,感觉,好爽啊

年轻,而且是普通女孩的话死也做不出来的表演尽情地欣赏过后的二个制服 男,接着收下剃毛秀时的影片和耻毛,包括做为对照用的头发,心满意足的走到 店门口。

「那么,要好好遵守约定喔。」

「再做这么夸张的事的话,可没办法再当做没看见了喔。」

二人尽全力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这么说完,就走出店外离开了。

啪的一声店门关上后,店里一时间陷入寂静。

「呵呵,太好了呢,友香酱。这样明天也能像普通OL一样去上班了呢。」

低头看着曝露一切之后已经不在乎裸露全裸的身体筋疲力尽的友香,妈妈桑 语气愉快地说道。

「好了,那么快一点吧,可以开始工作了吗,陪酒妹友香酱?」

『那种事,请放过我』,友香拼命地哀求。但是这个哀求声已经,对众人来 说除了是让心情愉悦的BGM之外什么都不是了,被迫担任陪酒妹新人的友香, 被用反正是露出狂这个理由没有给予衣服,就这样全裸的绕遍全部的桌位,给所 有人斟酒并且一次又一次自我介绍。而且在友香的肉穴中插入手指玩弄的男人们, 让全裸的友香坐在沙发上,从两边伸出手抓揉友香的乳房,同时抓住友香的大腿 用力分开,把友香的阴户整个露出来接客。然后友香,一边被玩弄着乳房、屁股 和阴户,一边被强迫带着微笑给众人斟酒。『讨厌,友香酱的小穴,真的湿透了 呢』,各桌的陪酒小姐们都把手指插入友香的小穴里一次次的嘲笑友香。

好不容易把所有桌位都绕过一次的友香,再次回到有工藤等J社职员们在的 桌位。立刻这桌的陪酒小姐的嘲弄声就响起了。

「辛苦了,友香酱。第一天就全裸问好什么的,真是厉害的新人呢(笑)」

「真的ー. 明明上星期以客人身份来的时候,只是看到我们隔着衣服被摸胸 部就露出轻视的表情呢(笑)」

「呐,工藤桑,友香酱在公司工作的时候,一定披着猫皮装得很温驯吧?就 好像真的是纯真的大小姐那种感觉?」

接着被传来话头的工藤,瞇着眼一边看着自己憧憬的客户那边的美女职员的 全裸身体一边点点头。左手拿的威士忌的玻璃杯摇了摇让杯中的冰块匡啷作响。

「就是那样喔,带着我是K大毕业的那样一脸严肃的表情呢原来是很 喜欢双腿大开露出光溜溜的小穴表演放尿秀的露出狂真是想都想不到呢而 且竟然还有这么美的乳房呢」

工藤这么说着伸出右手,从下把友香吊钟型的美丽乳房捞起来,摇了摇。

「这个手感真是太棒了呢。柔软细緻,很有肉感友香酱,居酒屋的陪 酒妹虽然也不错,但是搓澡娘的方向也很好不是吗?(笑)」

工藤把威士忌酒杯放到桌上,用空出来的左手顺着肉缝摸上去。

「啊、啊哼嗯工、工藤桑呀啊!」

不由得呻吟起来的友香,从后面被狠狠拧了一下屁股后尖叫起来。

「真是失礼了承、承蒙您的褒奖,真是非常感谢」

被自己轻蔑的男人恣意地玩弄自己的乳房和阴户,友香却不得不带着笑容用 谄媚的声音道歉。(太、太残忍了,这种事太残忍了)

「做得好,友香酱,工藤先生是我们重要的贵客,千万小心,失礼的话可不 行喔。」

正在招呼其他桌的妈妈桑转头说道。

「好,那么差不多,该做那个练习了吧,友香酱?」

因为妈妈桑的这句话,店里的空气感觉猛然变成淫靡起来。

「咦什么的,练习呢啊、啊啊」

被男人们全身上下到处乱摸,已经意识朦胧的友香问道。又要,做什么才行 啊

「友香酱,刚才约定好了的吧,和那二人。就是,下次来的时候,要 用嘴帮他们服务啊。」

一旁的悠里插嘴说道,坏笑着注视友香的表情。

「呵呵,长相可爱,说的话却很吓人呢如果能不逮捕我的话,做为交 换,我用口交来当谢礼什么的。(笑)」

『真的ー,就是因为会这样,所以新人才可怕呢』,艾咪接着说道,让店里 被嗤笑声所包围。

「咦,那、那是」

知道自己要被逼着对男人真的肉棒做口唇奉仕,友香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僵硬 起来。只有这个不行,绝对不行友香的脑海闪过海藤爽朗的笑容。

「那、那是,那是特殊状况没办法才」

因为妈妈桑给我眨了眼的不是吗友香含着眼泪向妈妈桑求救。

「哎呀,说什么呀,你,想破坏约定吗?明明被拿着那种证据的,你真有勇 气呢。」

妈妈桑好像完全忘了眨眼的事似的直接说道。

「不过呢,友香酱被逮捕虽然没关系,但是我们被当成共犯逮捕的话怎么办 呢?在这里的客人们全部都可能会逮捕喔。」

因为妈妈桑的这句话,男客人们骚动起来,气氛也为之一变。能够玩弄全裸 的素人大小姐风格的美女确实是最棒的表演,但是也没有牵连到案件中把人生变 得乱七八糟的理由。

「等等,友香酱,事到如今不会是想逃跑吧?」

悠里这么说完,用力拉了拉连在友香项圈上的锁链。

「来吧,明白的话就快点来练习吧,要能让那二个人满足才行呢。」

在上星期还是自己怎么也比不上的存在,大小姐般的精英职员,一边品嚐让 这样的友香堕落的愉悦,悠里一边毫不留情的扯着项圈把友香拉起,把友香拉到 舞台上。然后面对众人正座。接着双手反到背后,艾咪立刻把友香的双手铐上手 铐。然后在友香耳边低声的吩咐台词。

「各、各位来宾,我是,今天开始成为梧桐树的小姐的,松本,友香, 我的第一次,口、口交秀,请、请各位欣赏」

被迫全裸双手反铐面向众人正座,说完屈辱的台词后慢慢一鞠躬的一流商社 的大小姐美女职员精彩的演出,让观众们纷纷爆出喝采声。黑色皮革项圈 反衬雪白的肌肤,吊钟型的乳房上粉红色的乳头和淡淡的乳晕,胯下无毛的三角 地带全是怎么看也看不腻的美景。

「好,说得很好那么,第一次用嘴巴奉仕,对象要谁来当呢?其实让 男朋友来当最好,但是他现在人在国外没办法不是吗。不过,在这里大量练习后, 等男朋友回国时熟练的给他吸的话,他也会很开心不是吗?」

妈妈桑淡淡的说出残酷的台词后,陪酒小姐们纷纷嗤笑起来。

「那么,还是请工藤桑来当吧。友香酱,白天上班的时候也受了工藤桑很多 的照顾嘛,当作回礼是一石二鸟呢。」

被命令对自己轻视的男人的肉棒做口唇奉仕,意识朦胧的友香的表情还是迅 速发青。但是,被身后的悠里若无其事的在身上狠狠一拧,友香只好努力收起悲 伤的表情。(对、对不起了,海藤先生)

「咦,我来可以吗,友香酱?感觉,好像不是太高兴的样子呢。」

工藤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露出假意推辞的表情,慢慢走上舞台。明知友香心 情的工藤这么说完后,低头欣赏被全裸正座勉强挤出笑容抬头向自己致意的友香 的美貌。(哈哈,想不到真的,能让那个M商事第一的大美人来给我吸鸡鸡啊)

「那么虽然有点不好意思,麻烦你多多关照了,友香酱。」

工藤这么说完,一口气拉下裤子的拉炼,从内裤的缝隙里掏出肉棒。然后前 进一步,把已经勃起的丑陋肉棒顶到友香眼前。

「啊啊,呀、呀啊啊!不、不要啊啊!」

眼前几公分处跳出一根鲜活的男人肉棒,让友香瞪大了双眼,不由得发出尖 叫把头往后仰。虽然说也有过一次的男性经验,但是对於当时房间里的灯光全部 关掉,只是在棉被里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被插入的友香来说,会一跳一跳抖动的 新鲜肉棒还是刺激太过强烈了。那是,和模仿肉棒做出来的按摩棒全然不同的魄 力。现在马上就要被强暴的恐怖感,让友香紧紧闭着双眼左右摇头。

「对、对不起,果、果然还是,不行呀请放过我」

店里响起友香近似惨叫的巨大叫声,和连在项圈上的锁链的锵锵声。(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