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共用的熟妇

共用的熟妇


               共用的熟妇
 
  叶修是一家小金饰店的老闆,娶了宣称全乡最美的女人黄秀英,也许是老婆 太漂亮了,在大女儿叶美枝读小学3年级的时候,因为积劳成疾就「万事皆休 (修)」的过世了,留下美丽的老婆和1女2男。
 
  黄秀英虽然仍然长得美丽,可是美丽并不代表就是有主张、有见识,因为从 19岁结婚后就当上金饰店的老闆娘,天天穿金戴银的守在家里,家里又雇了佣 人,她每天只是用心让自己保持美丽的身材和娇嫩的肌肤,每天等待着丈夫晚上 店铺关门后,回到家里享受她美妙的青春肉体给丈夫温柔体贴的伺候,所以黄秀 英从结婚后,就过着如少奶奶般单纯平静的富裕生活。
 
  叶修死后,一家大小失去了家庭支柱,一个年近30岁的美少妇,却完全不 知道如何经营金饰店的买卖生意,所以只好完全信任着店里唯一聘请来的吴师傅, 让吴师傅全权打理店里的事务。
 
  就在叶修死后不到半年,有一天吴师傅趁着晚上关上店门后,对这位艳丽而 无主见的老闆娘用哄骗的恐吓后;黄秀英就在店里的帐房里,被吴师傅把身上的 衣服剥光光,然后爬到身上安慰她这位已经忧心到六神无主的可怜老闆娘了。当 晚吴师傅乾脆将帐房变成洞房,让黄秀英在惊吓中重享了当二度新娘的乐趣到天 明。 
  从此,黄秀英这位老闆娘每天总要在帐房的休息床上,用成熟美丽的肉体和 吴师傅要求她配合的各种姿势,强力慰留着每天「胃口」越来越大的金饰店支柱, 虽然吴师傅每次在床上都像快枪手一样,来匆匆,去匆匆,不到几分钟就清洁溜 溜的一泄了事,可是稍稍可以让老闆娘感觉安慰的,是吴师傅年轻,性欲强,每 天总要利用没客人的时候和关店门后,和她来个两三次,让老闆娘多少能浅嚐丈 夫死去后的肉体慰藉。
 
  其实说来这位吴师傅还未丧天良,但也许因为知道自己是个快枪手,虽然每 天享受着美丽老闆娘的成熟美妙的肉体,但并没有赶尽杀绝的将人财和资产一网 打尽,只是在一个月后,趁着一个公休日把店里所有的金饰成品和当作原料的黄 金全部搬光光,当然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让黄秀英这位可怜的老闆娘来到金饰店,打开店门后, 至少还看到的是空荡荡的玻璃展示橱柜和挂在门外那金饰店的招牌,还有那一纸 摆在帐房桌上的「与妻诀别书」。
 
  黄秀英刚经历丈夫过世的痛苦,又碰上这档事,心中更无主见的到处找亲朋 好友诉苦打听吴师傅的下落;当然就是再傻的女人也不会说自己失身又破财,只 向亲朋好友说是吴师傅卷金逃逸无踪。
 
  叶修生前的好朋友陈大炮听到这件事,关心的向黄秀英问起这件事,然后他 奋勇不顾身的要帮忙打听吴师傅的去向。
 
  陈大炮是一个在铁道局看守平交道的临时工人,他的本名也不叫大炮,只是 因为平常喜欢天花乱墬、空口说大话,所以认识的人就称呼他陈大炮,但他却沾 沾自喜的自夸说是因为他下面的东西天生异鼎,长得像一支大炮,所以才叫陈大 炮.
 
  陈大炮在离去后第三天一大早就来告诉黄秀英说:有一个朋友在北部某个地 方看见吴师傅的踪迹,他要黄秀英赶快跟他一起去北部追讨,免得时间一久,那 些金饰和黄金被变卖光,到时候可要欲哭无累了。
 
  黄秀英听了紧张的更无主见,匆匆将孩子委託亲友照顾,然后跟着陈大炮赶 搭着往北部的火车;当火车到达北部某个城镇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8点多,还 好两个人在车上都已有吃过晚餐了,当然火车的车票和晚餐的钱肯定是黄秀英出 钱的,人家都已这么热心陪着东奔西跑的,费用还要自付就太说不过去了。 
  两人下车后,陈大炮拿张纸条说要去找个公用电话,问问朋友的住处;他离 开了一阵子回来,对黄秀英说:朋友下午刚到外出到东部工作,听说要几天后才 会回来,今晚又已经没有回南部的车班了,看来只能先找个地方休息,明天再作 打算了。
 
  陈大炮带着黄秀英东拐西绕的,最后两个人住进了一家看来还很乾净的旅馆; 不知道是不是只剩下一间房间,还是陈大炮私下跟服务员说了些什么,反正当服 务员带着他们上楼到了房间后,黄秀英才知道今晚两人只能同居的睡在一间房间 了。
 
  进了房间,两个人分别洗完澡,黄秀英坐在床上,陈大炮坐在沙发椅上,两 人一边喝着旅馆的廉价茶包,一边看着黑白电视兼聊天。
 
  坐了一整天的火车,当然身体肯定会累,陈大炮很有大男人的气魄,他要黄 秀英睡床上,并说他一个大男人坐在沙发上瞇一下,一个晚上就过了;不过黄秀 英躺到床上时,心里还是很紧张;可是紧张归紧张,也许坐了一天车,实在太累 了,也许旅馆的廉价茶包里不知被加放了些什么,反正不到几分钟,反正黄秀英 就是在紧张中的睡着了。
 
  黄秀英在梦中,梦见死鬼老公对着她的全身又吻又舔,两只手在丰满的乳房 又搓又捏的,玩的她阴道里淫水直流,然后老公把发硬的阳具插入到阴道内;黄 秀英在迷糊的梦中感觉梦境中的触觉太真实了,而且深刻的记得死鬼老公的东西 也没那么粗长,黄秀英想到这里一下子就惊觉的睁开眼睛。
 
  原来梦里的触觉都是真实的,黄秀英发觉她和男人都是赤裸裸的,只是压在 她身上的男主角,由死鬼老公变成了陈大炮,陈大炮两只手正分别的在她丰满的 乳房又搓又捏的,陈大炮的嘴也在她的脸上又吻又舔的,陈大炮粗长的大炮也正 插入她的阴道内运动着。
 
  黄秀英心里想挣扎,可是陈大炮果然是大炮,陈大炮的本钱比起死鬼老公和 吴师傅雄厚,连续不停的大起大落猛烈冲击,弄得黄秀英快感一波又一波的,下 体不自主的迎逢着他的抽插,没多久就高潮迭起了,肉屄内一阵阵的痉挛、收缩, 阴道内的肉褶,像小孩子的嘴,不停的吸吮着陈大炮的大龟头,黄秀英本来想挣 扎的双手,最后变成了环抱在陈大炮背部鼓励爱抚的手,当然黄秀英的口里发出 的只能变成如歌如泣的呻吟叫春声。
 
  陈大炮深入敌阵的大炮,并没有因为黄秀英阴道内肉褶的吸吮而缴械,反而 因为被淫水一泡变得更加坚硬粗长;陈大炮看到黄秀英脸颊泛红、双眼迷离,嘴 里发出叫声不绝的呻吟声,知道身下的美熟妇已经尝到人间至高的乐趣了。 
  他的嘴在黄秀英的耳边轻轻吹着气的淫笑说:「嫂子,你老公生前常常在酒 后吹说嫂子你结婚多年仍如处女一样,在床上的滋味是多么美妙,惹的我们几个 朋友心里痒痒的,没想到今晚一试,才知道嫂子果然是个妙人,不仅年轻貌美身 材好、皮肤白皙又细嫩,下面的小嘴还特别会咬人,难怪你老公那么年轻就被你 下面的小嘴吸乾抹净的早早到极乐世界了;不过,嫂子今天遇见我这支大炮,保 证以后天天会将你下面的小嘴喂得乐不思蜀。」
 
  黄秀英听着陈大炮粗鲁的揶揄,羞的脸更红的想反驳,无奈耳里被陈大炮呵 出来的热气,呵的全身瘫软无力,又因为这些未曾听过的下流话太煽情,反而让 肉屄内搔痒的流出更多的淫水,让她只好不停地扭动着下体来抗议.
 
  陈大炮感觉到身下女人肉穴里的变化,知道又勾起了黄秀英的情欲了,於是 施展出他的大炮绝技,九浅一深、三深一浅,左挑右刺的,最后大进大出的干的 黄秀英哭天喊地的满口叫着「大鸡巴哥哥、亲老公、亲汉子要干死人了…」 
  陈大炮这一炮整整干了一个多小时后,黄秀英都不知道被干的来过几次高潮, 压在身上的男人才把浓稠的精液满满的灌进黄秀英的子宫里;而黄秀英已快活的 整个人都陷入失神的状态了。
 
  这一夜,只要黄秀英稍稍一醒来,陈大炮的大炮就展开猛烈的战斗,从传统 的男上女下、老汉推车到女上男下,整整弄了4次,干到最后黄秀英的阴阜都肿 胀发痛的求饶,陈大炮才勉强的把粗大的龟头塞进黄秀英的小嘴里,痛痛快快的 泄出他最后一次的精华,真正彻底的贯彻了「朋友妻,不客气」的忠实信条. 
  因为夜里实在太疲劳了,黄秀英这一睡,直到近中午快11点才勉强被陈大 炮叫醒,本来陈大炮还想再来一次午餐前的欢乐炮击;但是黄秀英仍然昏昏欲睡, 下体也有些胀痛,实在难以再承欢,所以陈大炮只好匆匆的办理退房,带着黄秀 英到外面找间小吃店吃午饭,午餐费当然要由黄秀英再次买单,当作补偿陈大炮 整夜辛苦的劳动费了。
 
  饭后,陈大炮又找了公用电话亭打电话,打完电话后,他带着仍然有些昏沈 欲睡、全身乏力的黄秀英搭上一辆往东部的大巴士;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来到 了知名的温泉乡,两人下车后先去吃过晚餐后;陈大炮又带着黄秀英住进了一家 号称每一间房间都是温泉套房的旅馆里,这一次陈大炮理所当然的只要了一间日 本式的和室套房了。
 
  要当大炮实在是件辛苦的事,所以陈大炮刚刚在饭后又如昨晚一样,先偷偷 的吃了一颗号称可以一夜驭女无数的药丸;当然,他也趁刚刚进旅馆房间时,偷 偷在黄秀英的茶杯里,滴了几滴「荡妇吟」的催情药水,并亲眼看她喝完茶杯里 的水;当黄秀英开始频频想上卫生间时,他确定今晚又该是他陈大炮的销魂夜。 
  黄秀英跑了几次卫生间后,感觉越来越烦燥,她的全身越来越热,双颊渐渐 绯红,心跳也加快了,肌肤却反而变得更敏感;当陈大炮有意无意的搂着她要进 浴室泡温泉时,黄秀英的呼吸声都已娇喘连连,双眼也娇媚的呈现如含着水气的 状态了。
 
  陈大炮在浴室里扶着脱的如大白羊般的黄秀英简单清洗后,把全身乏力的黄 秀英放在浴室地板上,陈大炮摆开了架式;他爬上黄秀英的身上,他的手指就像 「温泉乡的吉他手」一样,轻重交叉、又搓又捏的拨弹着黄秀英凸起发硬的微黑 大乳头,陈大炮的嘴也从黄秀英的脸,又吻又舔的一路挥军向下前进.
 
  当陈大炮的嘴吻到黄秀英小腹下浓密的体毛时,黄秀英这位未亡人的肉屄内 早已泥泞不堪,淫水都溢到阴道外的大腿根了,陈大炮伸出舌头如小狗舔水般不 停的舔着她的阴阜,黄秀英却早已耐不住挑逗的伸出手紧紧扣在男人的肩膀往上 拉。
 
  陈大炮终於被拉上黄秀英的身上,不过,他却是像骑士般的骑在黄秀英的身 上,把女人丰满的乳房当作高山,他的双手像「愚公移山」的让两座高山相互移 近,挤压出一条山沟,再把他的大炮插入到山沟里,然后大炮开始在乳沟中不停 的穿插着;也许驭女无数的药丸发挥了强大的威力,他的大炮常常冲过头,不仅 冲出山洞,还常常冲撞入女人的微微张开的嘴里.
 
  陈大炮玩了一阵「火车进山洞」的乳交游戏后,见到身下的女人被欲火烧的 神智已经快崩溃了,他才终於如良心发现了,将女人的双腿分别抬放到他的肩膀 上,手扶大炮一用力的将大炮挤进淫水氾滥的阴道内,然后又开始大进大出的努 力耕耘着。
 
  喝过「荡妇吟」的黄秀英在粗硬的大肉炮插进肉屄内那瞬间就忍不住的攀上 今晚的第一次高潮的高峰,屄内的肉褶不自主蠕动收缩的吸吮着大肉棒;这一次 陈大炮足足抽插将近1小时,黄秀英都不知道已经来过几次高潮中的高潮,当男 人把今晚第一炮浓稠的精液灌在女人的子宫内后,可怜的陈大炮也才能有机会趴 在黄秀英身上喘着大气的暂时休战。
 
  两个人等体力稍稍恢复后,才相互搀扶着泡浸到温泉里,陈大炮抱着未亡人 嫂子,全身泡在温泉水里,两手还是不停的在黄秀英仍然敏感的乳房和小腹上抚 摸着,药效未退的黄秀英全身肌肤仍然很敏感,稍稍被挑逗就欲火燎原了,她已 经忘记了这次两人北上的目的是什么,她也忘记了寄放在亲友家三个年幼的可爱 儿女,满脑子只想着陈大炮身下那一支英勇雄姿的超级大炮.
 
  她的手伸到背后下,握着又开始变的坚硬如铁的大炮套弄着,不一会儿,两 人又喘气兮兮的,於是两人跨出温泉浴池,匆匆的擦乾身体后,黄秀英就迫不及 待的像无尾熊一样,双手攀抱在陈大炮的脖子上,双腿缠绕在男人的腰部,她的 手握着坚硬的大肉炮插进已经淫水四溢的阴道内,让大炮的炮柱变成她肉屄的清 膛棍了。
 
  陈大炮虽然叫大炮,可是身材并不高大,体力也不是很好,尤其刚刚在浴室 地板上发泄过一次,所以勉为其难的抱着黄秀英「一步一脚印,一步一冲击」, 艰辛的走到卧室里,然后顺势的让两个人跌躺在床垫上,继续着陈大炮他驭女无 数次的丰功伟业.
 
  这一晚陈大炮的大肉炮从浴室出来后就只能埋进黄秀英时时蠕动的阴道内, 直到鸡叫天明,两个人都已疲倦的无法动作,才让下面的器官脱离亲密接触;当 然扣除浴室地板那一次,陈大炮这一晚只能称作「一夜一次郎」,而不像昨晚那 样勇猛的当个「一夜四次郎」了。
 
  这一次两个人真正的放松的睡到傍晚才醒来,一醒来看看天色都黑了,只好 又出去吃个晚饭后,再度回到温泉旅馆继续昨晚的战争游戏。
 
  只是陈大炮今晚不敢再偷偷使用那「驭女无数」和「荡妇吟」的药,毕竟陈 大炮不仅仅两眼变成熊猫兄,他的大炮经过连续两夜不断的抽插轰炸,表皮都已 经「脱漆」了;而黄秀英更惨,被大炮两夜不停的猛烈轰炸后,原本昨晚才稍稍 消炎的大阴脣,像刚出炉的两片大馒头,又肿的几乎连肉缝都看不到了。
 
  两个人相拥的泡在温泉水里,陈大炮鼓起他那三寸不烂的舌头,不仅甜言蜜 语,弄到最后躺到床上后,还要再劳烦那三寸不烂的舌功和口水,精心的治疗那 肿的如大馒头般的两片大阴脣,这一夜就彼此就靠着两个人的舌头,互相抚慰双 方受伤的器官中度过荒唐的夜晚。
 
  隔一天早上,两人起床后,陈大炮带着黄秀英终於撘上回家的车,在车上, 陈大炮没有提起这一趟出来到底得到什么目的,黄秀英也只靠在男人的胸怀哩, 继续回味着这几天的激情和男人对他甜言蜜语的保证.
 
  当火车回到故乡时,天色又晚了,陈大炮情深意重、大义凛然的表示不放心 让黄秀英在今晚孤衾独枕,所以两个人悄悄的打开已经关门很多天的空荡小金饰 店门,这一晚,小金饰店帐房的小小休息床又被当成洞房里的鸳鸯床,当然的, 这一夜刚恢复体力的陈大炮,卖力的用刚刚修复好的大肉炮,让黄秀英再度享受 着当三度新娘的「洞房」乐趣,这一夜,陈大炮使尽一切床上手段又加上甜言蜜 语,哄得这位三度新娘芳心大喜,放开心怀,使出当初夜夜伺候死鬼老公般的热 情,向第三任老公曲意承欢,两个人在小小的鸳鸯床上,诉不尽的情话绵绵. 
  隔天早晨,陈大炮怕被邻家店铺看见,早早就起床的离去,留下全身赤裸裸 而下体仍然流着男人精液的三度新娘疲惫的沈睡在小小休息床上。
 
  黄秀英睡到早上10点多才醒来,稍稍整理后,也离开店铺,去亲友家接回 三个离开数日的孩子,回归丈夫去世后守寡的淒凉日子,至於那卷金潜逃的事情, 陈大炮已信誓旦旦的向她保证,一定会全力帮她打听了。
 
  守寡的日子最孤寂难挨,尤其黄秀英年纪刚近30岁,刚刚经过陈大炮那几 天夜夜甜言蜜语和热情的灌溉。黄秀英从北部回来才几天,已开始在心里怀念着 陈大炮那支让她夜夜销魂的大肉炮,也开始怀疑那个没良心的男人,是不是又要 吃乾抹净的抛弃她这个可怜的寡妇了。 
  又经过几天后,黄秀英心里怀怨的那个没良心男人终於又来找她了,黄秀英 原本积满心里的怨言,一看到陈大炮后,却只剩下满满的甜蜜,她将孩子交付佣 人后,急急的跟着陈大炮搭车到仍然结束营业的小金饰店里.
 
  两个人一进到帐房后,像乾材烈火般的打滚到小小的休息床上,没有经过多 少的调情前戏,陈大炮又把那支大肉炮喂入黄秀英早已淫水氾滥的阴道中,两个 人经过近半个小时的肉搏廝杀后,黄秀英才两眼迷离,满足地躺在男人的怀里. 
  休息后,黄秀英埋怨着陈大炮这些日子里连个消息也没有,害的她若得若失 的终日担心;陈大炮趴在女人的身上,两只手仍然在女人的胸前和小腹挑情抚摸 着,他也说起这些日子如何的想念她,为了她那件卷金潜逃的事,打听了多少人; 而且最重要的,为了两个人的将来,他在工作上如何的辛勤表现,终於在昨天, 铁道部直接领导他的刘领班告诉他,因为他表现良好,所以准备将他提升,申报 为正式试用人员,所以他今天一大早就跑来告诉她这好消息。
 
  黄秀英听到趴在身上的男人对她也是相思意绵绵,而且这些日子中,为了她 的事情和两个人的将来,那么辛劳的奔波努力,心里甜甜的将手伸下握着男人半 硬不软的阴茎抚套后,并引导着再塞入自己还湿润的肉屄里,然后拱起腰部轻轻 地用肉屄摇晃着,让男人的大炮能再次发威,不久,两个人又如赤裸裸的肉虫一 样交缠蠕动着。
 
  两个人在梅开二度后,舒服的又叠在一起休息,黄秀英想起刚才陈大炮说能 提升为铁道部的正式人员后,兴趣映然的问起这件事的详情;陈大炮说铁道部最 近派他的直属领班要去勘查新建铁路的路线,并允许刘领班从临时工中提报一个 成为正式试用人员作为助手,陪同一起去勘查,等勘查完成后就可以申报为铁道 部的正式员工。因为陈大炮平时表现优异,让刘领班很满意,所以昨天告诉了他 这消息。
 
  黄秀英又问着:这次的勘查工作要多久时间?是不是可以带着眷属?陈大炮 说:刘领班的意思是这次只有两个人出去勘查,大约要半年以上才能回来;但必 要时,刘领班可以再申报一个帮两人洗衣煮饭的临时工,也许到时候有缺,这个 临时工有机会再提升为铁道部的正式试用人员. 陈大炮说完,似乎很疲倦的闭起 眼睛,趴在黄秀英的身上半睡半醒的打瞌睡了;这也难怪了,虽然号称是大炮, 但谁也不能保证肉做的大炮在必要时也要休养,更何况刚刚被心爱的女人抽乾了 两次。
 
  黄秀英看着男人疲倦的闭着眼睛趴在身上的休憩,她轻轻抚摸着男人的背部, 心里却想着:陈大炮虽然一切条件并不怎么样好,但年纪和我相当,而且前几天 出去,夜夜都能让自己满足;这次他若提报为铁道部的正式试用人员后,就是准 公家员工了;再出去个一年半载的回来后,就变成正式吃公家饭的人,到时候, 万一他不要我了,一个寡妇带着三个孩子,又无一技之长,死鬼老公留下的钱又 花光了,谁又会要我们母子呢?何况听他领班的意思,似乎还有个煮饭洗衣临时 工的缺。
 
  黄秀英越想越觉得需要好好地抓住身边这个男人,於是趁着陈大炮睁开眼的 时候,嗲声的问着:「你可以向刘领班再确定的打听细节吗?如果人家跟你们一 起出去帮忙煮饭洗衣,顺便照顾你,刘领班会同意吗?」
 
  陈大炮考虑了一下说:「听说出去勘查路线的工作很辛苦,整天翻山越岭的, 有时候晚上也只能睡在帐篷里,你长的这么美,我不忍心你跟着我出去受苦,而 且那若跟着一起去,那三个儿女怎么办?你还是在家里,等我回来后提报成为铁 道部的正式人员后,到时候我就跟你结婚,反正我只出去个一年半载的时间而已。」 
  黄秀英一听到男人的意思,好像有些敷延的意思,心里更担心,觉得这一年 半载的分离后,对自己更没保证了,於是她用更嗲的声音对男人说:「人家已经 离不开你了,人家只要能跟在你身边,受再大的苦,人家也甘心,而且晚上你累 了,人家也可以帮你按摩,给你更大的安慰;至於三个孩子的问题,你也不必担 心,人家可以把这店铺卖了,拿钱给我的亲友,让孩子寄住在亲友的家;反正只 有一年半载的时间而已,说不定到时候,人家也可以和你一样,变成铁道部的正 式试用人员;大炮哥,这件事你就帮帮人家嘛!」黄秀英两只手又捧起男人下体 那整座大炮,温柔的抚摸着。
 
  陈大炮对她的要求,好像很为难的,但是下体带来的舒服感,让他又很眷念, 他皱着眉考虑了一下,最后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对黄秀英说「本来这个洗衣 煮饭的临时工,已经很多人在注意了,只是刘领班他还没下决定;不如这样吧, 我明晚约刘领班到我租的家吃晚饭,你也来我家一起吃饭,利用和他吃饭喝酒的 时候,你当面问问他,我在旁尽量帮帮你说些好话,好吗?只是明晚请他吃饭的 酒菜,肯定不能太简陋…」
 
  「请客吃饭的事情,你别担心,等一下我拿钱,你帮我向饭店定一套高价的 外送料理,顺便买些好酒,大炮哥,这件事如果办成了,人家会好好的服伺你几 晚的,到时候和你们一起出去,人家天天会让你过的更舒服。」看到男人答应了, 黄秀英喜的又俯下身体,将男人沾满两个人爱液而已经萎缩的大炮,轻轻地含在 嘴里,温柔的伺候着。
 
  陈大炮在女人的热情下连续的射出了三次,说是要赶快去找刘领班商议,拖 着发软的两腿离开了金饰店,朝着刘领班的家里去报告。
 
  这整件事情其实是刘领班和他佈置好的局。原因是前几天他回来销假上班后, 第二天刘领班找他去谈话了,刘领班开门见山的问起他说:「听说这几天你带着 叶家金饰店的俏寡妇到北部玩了几天,那女人是不是被你骗上手了?」
 
  陈大炮本来还想打马虎眼,可是刘领班说北部某站的同事看见他和叶寡妇一 起走进了旅馆,直到第二天中午才一起踏出旅馆的大门;陈大炮知道行踪已经被 人看见了,而且刘领班是他的主管,自己只是个临时工,只好老老实实地把和黄 秀英出去的来龙去脉说出来,甚至住了几晚,每一晚做了几次的详细情形都说出 来;最后还回味无穷的说「可惜那女人胃口太大,而且下面的小嘴太厉害,难怪 他那死鬼丈夫那么早就被吸乾了。」
 
  刘领班听的两眼发亮,嘴里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刘领班快40岁了,可是 因为工作性质要常常四处漂泊,而且又好色,每个月的薪水几乎都花到酒店小姐 身上了,所以至今仍未结婚,而上面的领导知道他是孤家寡人,所以常常派他到 各地巡查铁道的行车安全性。
 
  这几天上面真的要他找个人去勘查将来铁路计画铺设的新路线,只是这条铁 路新路线的勘查工作,并不是一年半载就可以完成的,也许要花个三、五年以上; 因为出去的时间太久了,铁道部的正式员工里没有人会想出去。
 
  刘领班恰巧又在前几天听到北部同事告诉他,在北部某站偶然看见陈大炮的 情形;刘领班这阵子对叶寡妇金饰店发生卷金潜逃的事情也稍有所闻,所以他找 陈大炮来,提出一个条件就是:让他一起分享那个俏寡妇. 只要陈大炮答应,他 立即为他申报为铁道部的正式试用人员,而且陪他一起出去勘查工作时,如果能 把叶寡妇带着一起走,半年内肯定帮他转成正式员工;而且整个勘查工程费那么 多,随便安插一个洗衣煮饭的临时工,对刘领班的职权来说,那也是小事一桩。 
  陈大炮想了一想,觉得好不容易有个转正的机会,真像天赐良机般的大好事, 而且那几天和黄秀英夜夜春宵也让他对黄秀英在床上那种来者不拒的需求有些怕 怕的;所以最后和刘领班共同设计了这个布局,让黄秀英自己跳下来。到时候两 个男人加上一个俏寡妇,在深山野外,谁能保证男人和女人间不发生一些事呢? 更何况还有个「有机会提升为铁道部的正式试用人员」的诱因,能让这俏寡妇不 得不乖乖的听话。
 
  第二天早上,陈大炮兴沖沖地到了黄秀英家里,天花乱坠满嘴跑火车般说起 昨天他是花了多少时间,承诺了多少报效心意,向刘领班说到嘴都破了,口水都 乾了,刘领班才勉强答应今晚的饭局,陈大炮又向黄秀英夸起刘领班的为人有多 好,做人多么仗义,多么照顾底下的人……
 
  最后他要黄秀英今晚穿得漂亮一些,因为刘领班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 广大人民的搭车安全,牺牲了青春,到现在都快40岁了,还是孤家寡人,连女 朋友都没时间找;说完后,陈大炮要黄秀英带着几件晚上要穿的衣服,跟他一起 去已经休业的金饰店里挑选试穿一下。
 
  黄秀英看到陈大炮那色迷迷的神情,知道这个男人又想再和她到帐房里玩近 身肉搏的游戏,而自己这一阵子也习惯了,每天不让陈大炮的大肉炮在下面的小 嘴内炮轰两回,晚上睡的也不安稳;所以只好半羞半喜的匆匆安排好家里的事后, 跟着陈大炮搭车到金饰店重续情缘。
 
  这一次的试穿会直到午饭过后才结束,陈大炮迈着酸软的都快站不稳的两腿 离开前,要黄秀英回家后再精心的打扮一下,最好多洒点花露水在衣服上,晚上 好给刘领班一个更深刻的好印象,也许事情就能圆满达成了。
 
  时间将近傍晚时,黄秀英不仅洗好澡,脸上也特意的画点淡妆,穿上有些暴 露的低胸套装后,她又在腋下洒了一些香水后,她在家里若得若失的等着,不一 会儿,陈大炮搭着出租车来了,黄秀英感觉自己有些像新娘出嫁般,娇羞的低着 头坐进车里.
 
  出租车在陈大炮引导下,没多久就到了陈大炮居住的大楼下,陈大炮带着黄 秀英上了三楼的家,打开了家门请黄秀英进去,黄秀英看着这只有一间小客厅、 一间厨房兼饭厅、一间卧房,而小小的卫生间就在卧房旁。
 
  这时只见厨房的小方型饭桌上已摆满了饭馆送来的各种菜色、几瓶啤酒和两 瓶看起来很高档的白酒;陈大炮请黄秀英先在客厅里的小木椅坐下等着刘领班来 了再一起入席,顺便回厨房里端了一杯白开水让她润润喉,黄秀英看着客厅没地 方摆放茶杯,只好先把开水喝掉了。
 
  陈大炮看着黄秀英喝光开水后,笑瞇瞇地帮她把杯子又拿进厨房洗净放在橱 柜里;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了,陈大炮疾步的跑去打开门;黄秀英抬头看着这位满 脸带着笑容,刚步入客厅的男人,壮硕的身材,长着国字脸,也许常常在外地奔 波,皮肤有些黑,看到她,点点头的笑一笑。
 
  这时黄秀英也拘谨的站起来,陈大炮嘻笑着脸为两人介绍后,请大家进到厨 房的饭桌坐后,陈大炮帮客人倒酒,黄秀英表示自己不善喝酒,也少喝酒,所以 陈大炮只好帮她倒了一杯啤酒,然后帮刘领班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白酒。
 
  身为主人的陈大炮端着酒杯站起来说:「首先今晚感谢两位能到寒舍来,给 我很大面子,我先乾为敬,也请两位先喝下一杯酒。」说完他先喝完酒,刘领班 也笑着喝完酒,黄秀英没办法,只好勉强的把杯里的酒喝光。
 
  陈大炮随即再为三人倒满酒后,又端着酒杯说:「这一杯感谢刘领班能赏识 我,让我有机会提升为铁道部的正式试用人员,也感谢黄小姐今晚能陪我向领班 表示谢意,所以请两位再喝下一杯酒。」说完他把酒喝完,刘领班也喝完酒,黄 秀英看他们喝完酒,只好又把杯里的酒喝掉。
 
  陈大炮又再为三人倒满酒,又端起酒杯站起来说:「这一杯我代黄小姐向刘 领班表示谢意,让她今晚能有机会认识刘领班,并且表达她想要一份工作的诚心, …」说完又喝完酒,刘领班举着酒杯停顿了一下,黄秀英看到后,赶紧站起来, 对刘领班露出羞涩的娇笑,并将酒喝完后亮杯给刘领班看,刘领班似乎很为难的 考虑着,最后很勉强的喝下酒,三杯酒喝完,黄秀英感觉头有些晕晕的,还好, 陈大炮敬完三杯酒后,请客人们开始用菜。
 
  空腹喝酒对不善喝酒的人最容易醉,更何况两个怀有心机的男人呢;就在两 个男人一搭一唱的表演中,在黄秀英确知刘领班已经答应把临时工的职缺给自己 后,终於支撑不住的醉趴在饭桌上了。
 
  黄秀英虽然知道自己醉了,但是她觉得反正在陈大炮的家,也算是自己男人 的家;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陈大炮把她贡献出来做为换取晋昇的条件,因为毕竟她 还是挂着叶姓寡妇的头衔;所以当她在刚进门后,陈大炮端给她喝的开水里就大 有玄机了。
 
  两个男人看到俏寡妇趴在饭桌上后,两个人匆匆的结束饭局,将黄秀英搀扶 到陈大炮那张旧铁架床上,陈大炮巴结的向刘领班示意后,离开卧房到客厅上等 着当第二棒的救援投手。
 
  刘领班慢慢的剥开俏寡妇身上的衣服,看着黄秀英娇嫩的肌肤和丰满的乳房, 他一边脱下自己的衣服,一边把玩着黄秀英丰满的乳房和阴户上的小豆豆,为了 今晚能好好享受着俏寡妇娇嫩的身体,他可是下了大本钱,吃过号称可以御女无 数而绝不伤身的「千声娇」。
 
  刘领班看到黄秀英开始发出饥渴的呻吟声后,立即爬上床跪坐在黄秀英张开 的大腿跟前,吃过「千声娇」的肉棒果然与众不同,不仅仅坚硬,而且又涨大的 比陈大炮吃过药后的大炮还要大,几乎可以号称为「超级大肉炮」了。
 
  刘领班手扶着「超级大肉炮」让龟头抵着黄秀英的阴蒂上,轻轻的揉着,黄 秀英虽然醉了,可是先前喝过加工后的开水,效果果然不同凡响,让她全身的肌 肤更加敏感,而且肉屄内变的更紧缩;这时她阴道内淫水氾滥的好像水淹金山寺, 当然她的淫水要淹的肯定是入侵的大肉炮了,可惜的是她的呻吟声变得更娇媚, 她的双手不停的在床上想抓住些什么,破坏了严肃的战斗力。
 
  刘领班看到黄秀英的淫荡神情,腰部一挺,「超级大肉炮」立即深入敌营, 刘领班的双手捏握着女人丰满的乳房,开始细细的品尝把弄着:「超级大肉炮」 果然厉害,已变的更紧迫的肉屄刚开战就被敌人入侵后就达到第一次高潮,阴道 内的肉褶不自主的蠕动收缩、吸吮着攻入的敌军;刘领班感觉到阴道内的肉褶如 婴儿小嘴在吸吮着他的「超级大肉炮」,他心里欣喜若狂的如同发现宝藏,他想 着这俏寡妇下体的名器果然名不虚传,他更坚定的想把黄秀英带出去陪他去开山 涉水,开闢更多的战场。
 
  

<